台語文的主體性──回復張正雄兄《廈語/台語聖經譯本 ê 人名 kah 地名》一文

張宗隆(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聖經現代台語譯本翻譯審議小組召集人)

張正雄兄刊佇《台灣教會公報》3458期的大文,講著台語文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台語文的主體性。關心台語文的人攏會抵著(tú-tio̍h)此個問題,mā 需要做夥進一步思考討論。特別,面對台語文受強勢的華語文真大影響的實況,咱會發見台語文主體性的問題加真緊迫、複雜。

以下是筆者對台語文主體性的一寡淺見:

一、台灣話是語言抑是方言?

台灣話是語言,毋是方言!百外年前,杜嘉德(Castaire Douglas)就將廈門話定義作獨立的語言,毋是方言。何況,台灣話老早就及廈門話無仝。台灣話毋是閩南方言,毋是普通話閩南方言,毋是中國方言的一種。台語毋是廈語!

咱會當真自信對全世界講,雖然台灣話的起源是佇中國,毋拘已經毋是中國漢語的支系方言。台語文 vs.漢語普通話/華語文的情形,含日語文 vs.中語文,以及美語文 vs.英語文的情形仝款。台語文及美語文、日語文攏會當公開講,in 的語文是 tùi 中語文抑是英語文去的,毋拘已經 tùi 華/英語文獨立出去啦。台灣話是另外一個獨立語言!台語文是獨立佇華語文以外的語文!

二、著替台語文「尋根」?

有人愛替台語文 tùi 古音、(古)漢字、華語文去「尋根」。此款作法,有時陣有需要,有時有幫贊,有時咱就深深感覺 so what。

講著台語漢字及台灣話的用字、讀法,豈(kiám)一定著用廈門音新字典、閩南方言辭典、廈英及台日辭典作標準抑是作根據?台灣有一寡本土人士編撰的台灣話字/辭典,雖然有時猶會去中語文「尋根」,毋拘已經有新的詞,造新的字;仝款的漢字有新的讀法(註1)。Tùi chiah-ê 著作及整理,以及觀察台灣人的生活語言,咱嘛會當看著有一寡仝款的用字用詞,佇台灣話的含意已經及漢語普通話抑是廈門話的含意無仝。換話講,對台語文的用字、用詞,抑是讀法,毋是閩南方言字/辭典,以及 hiah-ê 用漢語普通話/華語讀法做台語文的根據的辭典講的才著。華語文無資格對日語文講東講西(註2),美語文毋免插英語文 teh 講啥(註3)。像款,台語文毋免步步去華語文「尋根」;台語文的讀法、用字、用詞、意思,毋免步步用 hiah-ê 根據華語文編的(普通話)廈門方言字/辭典,抑是古早的廈門音字/辭典作最高權威。

聖經現代台語譯本雖然字詞含發音及廈門音有仝款的所在,毋拘,伊用的是台灣話毋是廈門話;聖經此個譯本是現代「台語」譯本,毋是「廈語」譯本。

有影,目前台語文的讀法、用字、用詞,是佇「戰國」的情形。咱著接納此種現況,嘛著相尊重,佇逐個人對字詞、發音的「寸尺無仝」的中間做伙為台灣話拍拚。

三、按怎才是正港的台語文?

台灣話真多元,嘛真開放。台灣話有漳州音、泉州音、海口音、鹿港音、金門音(註4)……。雖然有人笑台灣話「不漳不泉、亦漳亦泉」,毋拘這抵抵表示台灣話的多元性。咱已經 bē 當講,用叨一種音講,才是正港的台灣話。咱真歡喜,無論對方講什麼音的台灣話,大家會當互相接納、包容,koh 會當了解對方 teh 講的話的意思。

台語文因為歷史因素,加真豐富。平埔族話、原住民話、日本話、英語、普通話、……,攏有佇台灣話內面。換話講,台灣話有真多外來語,台灣人會曉用台灣話的發音講外來語的字及詞。台語文已經有一寡廈門話、漢語普通話無的字、詞,特別伊的語法及華語文的無像(bô-siâng)。

因為歷史經驗的緣故,對台語文引用華語文,咱特別敏感。台語文對華語文的引用無法度避免,毋拘欲接納到什麼程度,就見仁見智啦!

台灣話互咱掛慮的有真多項。其中一項咱 bē tàng 忽略,就是用普通話的文句、語法直譯做台灣話。此款情形,咱佇電視台語新聞、演講(包括教會中的講道)不時會發見,佇日常的交談時常會聽著,佇台語文的刊物常常會讀著。台灣話「漢語普通話化」是一個大危機!咱欲堅持台語文的主體性,teh 主張著講正港的台灣話,可能著佇句讀(kù-tāu)及語法出較多力,較毋是 teh 爭發音及漢字按怎才著,雖然後面二項嘛真要緊。

建立台語文的主體性是台語文工作者共同的關心及勞力。佇以上講著的幾點,筆者感覺,台語文佇目前猶會有「見仁見智」「寸尺無仝」的情形。真向望,聖經現代台語譯本的讀者對此個譯本的用字、用詞、發音,會當包容、尊重。

四、什麼時台語文會當全面羅馬字化?

欲建立台語文的主體性,上根本的法度,是台語文羅馬字化。

呼音(拼音)語文是人類文字演化一定愛達到的地步。呼音文字比象形文字較好學,較緊普遍。呼音文字比象形文字較有包容力,嘛較會當保留所引用外來語的元素,較會當及國際連接。

台語文佇目前的處境,羅馬字化的第一個好處是,會當「去華語文/漢語普通話化」;無論是用字、用詞、讀法、語法,甚至思想,攏會當脫離普通話/華語文的牽制(khian-chè)。越南語文、韓語文、日語文攏是咱真好的先例(註5)。台語文若羅馬字化,就會當照台灣話想、講、寫、讀,建立 台灣文化(註6)的主體性。

什麼時台語文才會當全面羅馬字化?著聽候到台灣建國以後嗎?

台語文羅馬字化是一個大題目,有真多值得咱研究,嘛需要大家做夥討論。筆者干單佇 chia 點火作開始。真向望咱台灣早一日有家己的語文。

×   ×   ×

張正雄兄的文章有講著「人名及地名」。現代台語譯本內面的人名、地名,有關漢字及讀法的關係,新舊約聖經全書出版前,本小組猶會做總體的討論。

筆者真期待有 koh 較多的兄姊及關心台語文的朋友歡喜對此個譯本提出建言,互此個譯本 koh 較好、koh 較 súi,通成做對台灣教會及台灣人民的祝福。

註1.張正雄兄佇文章內面講,伊有佇某圖書館 péng 館內「所有的」(quotation 是筆者添的)台語 kah 閩南語字典,tùi 按呢講有某某漢字並無什麼款的發音。張正雄兄若會當,請給彼個圖書館建議,加買寡本土人士編撰的台灣話字辭典。

註2.日本出名的建築師伊東豊雄去中國訪問的時,有中國人講伊的名的「豊」毋著,叫伊著改作「豐」才正確。

到今(2018)年,台灣的政府才承認的「黄」及「黃」攏著,攏會使(ē-sái)用。以前姓「黄」的人士去公家機關申請資料、辦手續,攏真麻煩。「黃」,日本人寫作「黄」;台灣經過日治時代,「黄」就按呢留佇台灣。

註3.到今仔日,猶有英國人會將美國人寫的 labor, fiber 改作 labour, fibre。有英國人講:美國人 bē 曉講英語;美國人講的英語毋是英語。

註4.今年,有一個民間的基金會舉行全國性國小學生的台語比賽。金門嘛有一隊來參加,毋拘 in 得著的分數並毋是真高。當然,比賽有輸有贏,逐個人有伊的標準,著尊重裁判共同的裁決。不過,事後有人 teh 討論,講,金門隊的同學講了實在非常好,可能是 in 的金門音及(金門的)用詞,台灣本島的人較無慣勢(koàn-sì)。

註5.日本、韓朝、越南原來的主流文字攏是漢字,毋拘 in 決心用家己早就創設的文字作 in 的國語文,一個非常重要原因是欲「去中國化」(脫中)。

註6.台灣文化包括中華文化、平埔族文化、原住民文化、西洋文化、日本文化、近年來新住民(南洋)的母國文化,以及 1948 年以前就住佇台灣的客人、福州人及「台灣人」(河洛/福佬/鶴佬人)的文化等等。台灣文化是全世界上有包容力、上有特色的新文化。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