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基督徒,我單身

樹枝

今天純粹想談談單身的人在教會內的處境。

因為多元家庭的議題在社會發酵的關係,每個基督徒,尤其是牧者,更是如坐針氈,深怕一個講不好,就會讓整個教會的家庭價值陷入無法收拾的深淵。近年來,許多教會講道題目及內容會從家庭經營、家庭價值、家庭建立……來探討。我當然很肯定這些真理,也很喜歡小孩,但是很抱歉,我是個剩女,可是我也想親近神。教會能不能放過我?

有次有個牧者公開地承認,教會中的姊妹和弟兄的差異,的確呈現很大的數量、質量的差異。我不得不承認,教會中的社青女性占了很大的層面。這些姊妹在教會中可能有極重比例的服事,也很可能有很多的金錢奉獻。但是也因為強烈提倡家庭價值,以至於單身姊妹們會呈現很大的心情落差。我試著用自己的觀察提出幾個淺薄的觀點:

一、講道的針對性無法讓單身者產生關懷及認同感。牧者的講道要是過度朝著建立家庭的議題思考,會造成單身者的邊緣感加重。很多單身者投入很多的禱告在尋求更好的伴侶,但眼看自己的年紀越來越大,頭髮越來越白,卻還是單身。明明已經將很多教會服事做好了,奉獻了,人際關係搞好了,但是單身者在深夜時卻沒有辦法面對神,永遠覺得自己「獨居不好」。

二、對單身有很深的自責及誤解。事實上,單身有很多好處。首先是時間和金錢上的自由。對事奉而言,不管是對宣教、教會事務,或是對神的追求,都需要很大量的時間,家庭的羈絆會大大減少這些事奉的狀況。尤其對於因為年紀大就試圖嫁給非基督徒的姊妹而言,這更是一條讓她們加速遠離神的道路。

另外,單身者若不是有其他不良嗜好捆綁著他,他的經濟狀況勢必比已婚者來的優越許多。單身者不僅可以享受神所賜的豐富生活,也能夠在奉獻的事奉上更大方。

三、無法辯駁及孤單。單身者最大的孤單莫過於家人的催婚。在教會,婚姻通常不是自己的事,而是教會的事,是家族的事,可能還是牧者的事。單身者會遭遇的催婚狀況,通常會在小組聚會裡被提起(因為誰誰誰和誰誰誰在一起了),或是家庭聚會,父母可能又說誰和誰已經結婚了,你呢?也可能在主日崇拜中,因為牧師又在講婚姻經營了。

這層層疊疊的團體性,社會性的共同潛意識在在都否定了單身者在教會的存在價值,於是單身者就成了「口裡頌讚主,心裡遠離神」的狀態,在祈求神給予建立家庭的機會的禱告中,同時否定了神現今所賜的自由和平安及快樂的心境。教會裡的單身者常常因為單身感到不安及憂傷,但是單身最重大的賞賜卻正是「不必為」丈夫、妻子、兒女、婆媳、經濟憂傷,不是嗎?

我當然也會在獨處時禱告,希望神賜給我一個安穩可靠的弟兄。但是在這之前,我也是要幸福活著服事神。我希望教會的聲音除了提倡建立家庭價值之外,也為單身者開闢一條蹊徑。每個單身的人一定都不是想「母胎單身」,而是他們都有一段不為人知的故事。害羞、太忙碌、不想和父母一樣吵吵鬧鬧、還沒找到信主的對象、那個人不喜歡我、離婚或伴侶已經死亡……。教會這個談愛的地方,為什麼要營造「邊緣的人」呢? (作者為基督徒)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