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可以讓我安息嗎?

笛卡兒

家母再次致電問候我的近況,言談中再三提醒「記得要上教會啊!」掛掉電話後,親情與寬慰被深深的無奈感給淹過。其實從小在教會長大的我,以前就常參與服事,從團契幹部到教會司琴等,只要有時間就往教會跑。在旁人眼中,我是典型的教會小孩,然而前往外縣市求學,及至埋首研究與工作後,就不能像以前一樣常常回到母會聚會。

其實我很感激的是,信仰一直是支撐著我獨自在外生活的力量,但關於「上教會」這件事,不知不覺對我而言已經成為一種負擔。我也發現,不少跟我一樣在外上班或讀書的青年,跟我有一樣的困擾與疲憊。

主要原因有三,一是隨著所學習到的知識、哲學和思辨能力,教會開始無力負擔我們的疑問,使我們感到疏離。當我們對教會裡某些「大人」的言行,甚至是對講道的內容有疑問時,常常遭到不客氣地回絕與羞辱。例如你怎麼可以質疑上帝、怎麼可以批評牧師等等,然而我們不是出於惡意,而是想為自己的信仰負責。辯論與對話是我們得以在社會上成長的重要過程,但是在教會裡卻被汙名化為找麻煩、驕傲的年輕人。

其二,教會對特定議題的立場,讓人心有不安。例如前陣子的公投,我對性別議題的看法跟多數掛著紅布條支持愛家公投的教會大相逕庭。那時我參加某間教會禮拜,裡頭從週報、海報到講道,通通在反對同性婚姻,我真的不知道那場禮拜是要我領受什麼。

其三,「被歡迎」成了壓力。我相信上主創世的最大祝福是安息,而經過五日甚至六日的工作,身心真的很疲累,我也很想好好休息。但是像我們這樣在外工作的人,去找了一間教會禮拜後,因為是「新朋友」,就會被叫起來自我介紹,還要寫身分資料卡,會後還要跟陌生人寒暄。因為不是很固定出現,往往很難融入那間教會的團契氛圍。有時候上完教會回到住處,感覺更疲累了。

或許有些人能藉由社交紓壓,但像我這樣的人就會很痛苦。更累的是,當我試圖和父母或其他教會朋友講這樣的心情,往往會招來不原諒的語氣:上教會是本分!基督徒就是要上教會!甚至被定罪為對信仰不忠的人。但是,如果沒有人願意和我理性討論問題,沒有人能同理我的疲勞,沒有人視我為一分子而總是「新朋友」,而只是一味逼我上教會,這樣一點都得不到釋放啊!我想只有主耶穌能讓我得到安息了。請那些常常上教會的人,對於不常來禮拜的人更溫柔一點吧! (作者為教會青年)

2 意見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