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五四到六四 新疆維吾爾族人處境

(攝影/洪泰陽)

【洪泰陽台中報導】適逢六四事件30週年,5月22日晚上,台中好溫度青年基金會與華人民主書院邀請美國維吾爾協會主席伊利夏提・哈桑・柯克博爾博士(Ilshat Hassan Kokbore),針對維吾爾人自20世紀初到現今追求科學與民主化的歷程,進行一場精采的專題講座,讓與會的年輕台灣學生體認到極權統治對人權與民族的壓迫,藉此可對照台灣的社會經驗,思考如何保衛台灣民主。

伊利夏提1988年畢業於大連科技大學化工專業,曾在教師培訓學院擔任講師15年。因持有華語和維語翻譯證照,經常為法院、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等機構擔任翻譯。2003年為逃避中國政府政治迫害,隻身流亡海外。如今他是一位華文作家、部落格主,與中國異議人士有密切交往,並在世界各地倡導維吾爾議題。

伊利夏提表示,在中共統治下,維吾爾、香港、圖博都面對區域自治被架空與高壓統治的危機。尤其受高等教育的維吾爾人逃離中國後,在當地的親人都會受害。他的弟弟與父親因不明原因死亡,妹妹全家受到監控,母親在要求他不要再聯絡幾個月後,也不見了。

講座中,伊利夏提回顧維吾爾現代思想的產生和源頭,對比中國的現代思想源頭;接著論述科學、民主對現代維吾爾及東突厥斯坦自由運動的影響,最後則是中國政府對維吾爾現代思想的扼殺和民族清洗政策的現況。他強調:「新疆自始不屬於中國!」維吾爾族很早就有學者提倡要以民主教育改變處境、走向現代化、甚至獨立。1933年,成立了東突厥斯坦伊斯蘭共和國,後來所有政軍高層族人皆被蘇聯誘殺而覆滅;1944年成立的第二共和國,也被蘇聯與中國國民政府(國民黨)消滅。1955年後,中國政府(共產黨)在當地設立了自治區,美其名自治,卻是透過屯田政策大量引進漢人,在當地掠奪政經資源。

1989年六四之後,對維吾爾族知識分子來說,就只有兩種選擇,一是接受中國模式的統治,在體制內生存;或反抗中國、支持獨立。現今在中國更高壓的維穩政策下,眾人已認清完全獨立才是維吾爾真正的未來。

(攝影/洪泰陽)

透過逃出集中營的族人轉述,加上美國國務院調查發現,約有80至200萬維吾爾人,被關押在中國政府的「職業培訓中心」,另約有300萬人被轉移到中國其他省分。父母被迫與小孩分開,年幼的小孩被送往其他中國省分,如今在東突厥斯坦,只有老年人與父母在集中營的小孩。之前國際新聞也報導維吾爾族小孩凍死在村莊街道上,畫面震撼國際。

此外,在中國官方與學界出現了一種強調同化維吾爾族成為中華民族的聲音,欲透過各項手段與政策讓維吾爾族消失,以掠奪東突厥斯坦的土地。這讓目前僅有1100多萬人口的維吾爾族處境更加堪慮。

伊利夏提強調,中國政府從2003年開始,就有計畫性的轉移18歲至25歲的維吾爾族勞動人口到其他省分。如今在高壓的集中營統治下,他憂心的表示,已經約有600至700萬族人被隔離,當地傳統文化、生活方式與信仰被破壞、清真寺被剷平,甚至維吾爾族女性被迫與漢人通婚,中國如此對待維吾爾族的民族清洗政策,不僅違反聯合國憲章,更是一種接近種族屠殺的國際犯罪。

「新疆式維穩」類似的模式已蔓延至中國各地,例如大規模監控系統「天網」工程、中國公安的「大數據」系統、還有具備面部識別技術的智能眼鏡、地鐵站抽查市民手機等,意味中國政府正在快速地將其打造成高科技極權主義國家。這不僅對維吾爾族基本人權造成前所未有的威脅,全世界也可能會受影響。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