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百工學家】人生就是政治

SANADA(立法委員服務處主任)

「週末要忙嗎?」睡前旁邊的人淡淡地問。我照例打開Google行事曆滑上滑下,拿給她看,「早上就要開始忙,一整天,一直到晚上,讚吧!」然後我如常得到一個常見的翻白眼。太太不會再說什麼,這已經算是家常便飯中的清粥小菜。

政治這份工作是我自己選的,事實上我也樂在其中,一整天的忙碌不算什麼,我應該是傳說中的工作狂吧!每天陪老闆東征西討、過關斬將、服務民眾,越是投入越是感覺痛快。特別是當把擱置十幾年的老案子解決掉時,身體的、心理的疲累,瞬間都會煙消雲散。

人生就是政治,生活就是政治啊!(茶~)

政治工作也是服務業的一種,什麼奇形怪狀的人事物都遇得到。在台灣,人民對民意代表的「定位」常是「立委當議員用、議員當里長用」,即使我的老闆與政黨主張的是「新時代、新政治」,也無法擺脫。每天要面對各種不同的陳情案,一邊了解案情細節時,還要從中仔細找出「可行的」與「不可行的」,快速判斷這個訴請內容,究竟是「個人情緒」或者「確實受不平等對待」,然後再站在委員的立場,考慮是否能在合理的範圍內給予協助。

我也遇過經團隊研判後給予可行的協助,例如辦現場會勘、召集相關人員調解等,事成後對方非常高興,帶著禮盒來到服務處,要感謝我們。但是我們一向不收任何回禮,就算是水果、飲料也不收。對方跟我推來推去、推來推去,直到他也累了,跟我說要去門口抽個菸休息一下,我不疑有他讓他去。沒想到他出去抽完菸後拔腿就跑!幸好我發現得快,趕緊抓起他拿來的禮盒衝出去追趕,把東西還回去。當時我心想:到底在演哪齣啊?每天工作時間已經夠長了,還要這樣搞心肺運動,實在是哭笑不得。

像上述的故事,多到講不完,每次跟太太講這些真實情節時,她都會笑說「根本科幻小說」「可以去拍成日劇了」。如果我文筆夠好而且有足夠的時間,應該能寫出比《半澤直樹》或《華麗一族》還精采的台灣政治小說,不過目前狀況是,每天行程滿檔,太太放牛吃草去過偽單身生活。

下次大選只剩下不到半年,對於台灣是不是還能繼續目前的民主狀態,明年1月的選舉是很關鍵的時間點。所有台灣人民都必須要有「可能快要被中國統一」的危機感。

處在黑白灰色都是漸層狀態的政治實況裡,想要站得穩、不受各種誘惑影響,必須要有明確的信念。太神聖的話我不會說,但願上主的同在教我時常行走在公義正直的道路上。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