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鳥神學生之冬蟄與春醒

132

盧初

桂月進神學院,天真如我,錯以為培育教會牧師、核心同工的場所,裡頭只有春風拂面的宜人氣氛,但怎聞夏日炎炎燙人話語,又怎見寒冬蠟月般待人冷漠,更別提春蛙秋蟬,此起彼落。

我奮力吹退浮雲,好讓真理陽光再現,直射人心陰暗角落,然此同時亦捲起陣陣刺人眼目的風沙,叫人閃避不及;於是,我亦成了不美麗的景緻,法官兼犯人,自判有罪,把自己關入「自我控告」的牢籠。
信仰受到衝擊,腦海不停叩問:縱有神學知識,靈命也不見增長,既然如此何必來此?然而,退步想:兩者亦可兼俱,不相衝突啊!但又思及:作為未來教會領袖亦如此不全,教會前程豈不岌岌可危?想破了頭也理不出個頭緒,可原已吃重的課業因此耽擱,無疑成了壓垮我的最後一根稻草。

心靈荒蕪,草木皆枯,原本活蹦亂跳的我進入毫無生息的冬蟄。「你要不要當我輔導的個案?」報春鳥捎來喜信,同學殷殷發出邀約,窩在巢穴冬蟄許久的我,被頻頻的鳴唱喚醒,探頭探腦的我,小心翼翼地步出察看,春風送暖,大地回春。

感謝主的預備!在校所修學位為聖經輔導的親近姊妹,見我槁木死灰,主動邀約我當她輔導個案,晤談過程助我察覺盲點,信仰再次堅立。

首先,唯神是全知全能,自認參透人心,無疑將己置在神的高度,錯把己之觀察力當偶像。再者,從古至今,唯耶穌是完全人,莫論神學生,甚或神學院的老師,也單單只是蒙恩的罪人。老我罪性須靠聖靈不斷治死,成聖是一輩子的事,唯待離世,親見主面,方能「完全成聖」。

歷經寒冬凜凜,享受春風徐徐,舉目望天,不禁想起詩篇8篇3~4節:「我觀看祢指頭所造的天,並祢所陳設的月亮,便說:人算什麼,祢竟顧念他!世人算什麼,祢竟眷顧他!」是啊!我們算什麼?神竟眷顧我們!或許仍有軟弱時,但我堅信:神的奇妙護理昔在、今在、永在,祂保守、堅固屬祂的子民到底! (作者為神學生)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