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進行中的新世代

總會邀請全台各中會青年代表前來高峰會,暢談社會議題觀察,以及當代年輕基督徒如何投入公共參與,於時代中成為上主的光與鹽。(攝影/陳逸凡)

劉炳熹

選舉前兩天,年輕夥伴開始散發出焦慮感,紛紛傳訊息詢問同學是否返鄉投票,這股緊張的氛圍延續到開票後半小時,隨著票數差距擴大,大家才又彼此談論:「我們到底在焦慮什麼?」

焦慮感源自於一種覺醒的動能,凝聚成強大的社會力,推動整個國家向前走,選舉結果說明了,大家不再願意開倒車返回舊思維裡。此刻,我們進入新世代,各個群體或組織,若無法提出具深度與前瞻性的論述,勢必會被這股社會力拋諸腦後,邁向淪亡。

選後有一些提問指向宗教組織,教會是否預備好自己與年輕世代溝通了呢?然而問題是,究竟誰代表「教會」?儘管大家往往會指向牧師,不過按照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民主代議制度來看,牧師並未能全然代表教會,通過總統大選也再次說明,民主的力量與價值源自於全體國民,教會的代表性同樣源自於該教會的全體會友。我們究竟要向整個社會傳遞什麼訊息,發揮什麼功能,每個世代都有每個世代需要扛起的責任,絕非倚靠個人,不然就等於又回到舊思維的死胡同去了。

政府過去4年來無論在年金改革、長照政策、同性婚姻……等議題的改革,都為社會/教會帶來一定程度的衝擊感,有些看似引發反彈,選舉結果卻說明了,人民相信這是整體社會迎向新世代的轉型階段,我們仍舊應該繼續往前走。教會卻習於處理表徵,而未從聖經經文與神學詮釋的深化思考,提出具備反省力的信仰實踐,實為一大危機。

就年金改革而言,教會內部相當比例的主要奉獻者都受到影響,連帶讓教會經常費下降,然而我們的生活模式並未隨之修正。舉例來說,每年還是要花大錢辦些滿足內需的聚餐、旅遊,或者通過大型活動顯露教會有多強壯,鋪陳浪費的背後,垃圾減量與環境保護的議題顯然不被在乎;長照工作更是如此,關心怎麼辦活動、拉人進入教會勝過我們到底希望陪每個生命走向哪裡,打造一個什麼樣的社會安全網;同性婚姻更是教會內部張力最大的死局,一刀砍下去最快、最省事,如何聆聽、理解年輕人對婚姻的想法及他們所面對現實的難題,顯然就不是大家想費力去做的了。

上述這些議題僅是舉例而已,隨手捻來,還有更多我們未曾認真思考與對話的議題,因此大家得問自己,教會內是否栽培出適當的人才,能持續與新世代對話,進而推動宗教組織的轉型?要投注相當的力氣與資源培養新世代,從來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相對來說,得回到自己的信仰核心,什麼是推動我們的價值與信念,哪裡是上帝為我們預備的場域,是我們最重要的使命所在。

繼續向新世代前進,才會有優秀的年輕世代輩出,反之,人才外流就將成為必然。這不僅在教會圈,對各行各業皆是現在進行式! (作者為東部中會新港教會牧師)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