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光

73

陳甲均

今年7月,我以神學生的身分回到建造我的教會實習。這是何等美好的一件事情,但也讓我心驚膽跳。

當我開始思考自己以一個不同於以往的身分回到教會時,我不禁開始煩惱自己該用怎樣的角度去回應教會的兄弟姊妹,也擔心自己是否能夠與教會有良好的磨合,甚至能幫助教會。但我也了解,不能仗著自己對教會同工的了解,用舊有的眼光和印象去評斷同工。

這讓我想到一些神學院學生,他們在入學前簽訂母會條款。也就是畢業後不需經過總會傳道部抽籤,即能夠直接進入原先推薦教會當傳道師。在這種身分轉換中,傳道師本身該用怎樣的心態面對教會?而教會的會友、同工和長執又該如何看待這位自己看著成長的青年,如今要成為教會的領導者?

在這樣錯綜複雜的關係中,教會的會友必須要了解,在眼前的這個人已經不再只是那位對人熱情、願意服事的年輕人而已,更是一位來幫助教會,教導神學和信仰的傳道師。當彼此眼光沒有改變時,彼此的關係也會開始變得很難界定,這或許也會影響到傳道師與教會未來的走向。

我相信在這樣的關係結構中,教會和被推薦的神學生本身都必定做好萬全的準備,去面對可能發生的狀況。而我也看見,人必須不斷改變自己的眼光,才能夠有更多元的思考。就如同傳道師必須要有更開闊的眼光,才能知道教會真正的需要,而教會的會友也必須看見傳道師不只是單純的服事者。

當人有更廣闊的看見,就不會讓眼光侷限在人與人之間的明爭暗鬥,抑或是只看見別人所做的不是。甚至覺得年輕人做事情就是搬椅子和帶活動,中年人就一定是決策者,老年人就是沒有生產力的族群。

當我們用不同的眼光去看,必定能夠做出不同定論。也讓人的可能性變得更多元。無論是看信仰,抑或是生活中的人、事、物,我們都需要一個開闊的眼光,不要只看見人的有限,也要相信神的無限。我始終相信,當我們尋求神,神的眼光必在我們心中,也必看見神的同在。 (作者為台南神學院神學生)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