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偕安寧的守望者:三十而立不求己利的憨人

123

賴允亮

「明天和意外,你永遠不知道哪一個先到。」這句話應用在武漢肺炎來襲,防疫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當下,必定是相當有感覺的。

2020是馬偕醫院安寧療護推動30週年,正當年初大家細數30年走來的痕跡、準備著研討會與感恩音樂會,沒想到1月底武漢肺炎疫情延燒全球,台灣的檢疫、防疫工作超前布署,不僅強制醫事人員與社工人員在6月底前出國需有報備核可的條件,醫院內許多教育訓練及聚會也告暫緩,並且研議分艙分流、布署兩班制的班表,以防國內發生進一步的社區或院內感染。

安寧療護給一般人的感覺,多是「生命後期了」「平靜安詳」「不痛不苦」「好好走」的想法,與發燒篩檢、兔寶寶裝的防疫第一線似乎有段距離。

回想2003年SARS爆發,馬偕醫院全院投入抗SARS工作,不計虧損,成為全國收容最多SARS病人的私立醫院。第一線人員全天戴著N95口罩,所有員工早晚回報體溫,尤其在和平醫院封院後,院內員工無一不在原本的汗水與眼鏡霧氣中更加上一層心理壓力。

當時有個鮮為人知的故事,就是馬偕安寧療護教育示範中心在第一時間就空出病房,作為照顧SARS的醫護人員下班後的住宿與臨時集中休息中心。

馬偕安寧療護始於1990年,於1998年由病房擴建為獨棟建築作為教育示範中心,共四層樓、其中兩層為病房,總面積2153.8坪。在抗SARS戰役中,成為最完整的醫護隔離休息中心,原本病房中的病人因應當時情況,則選擇回家或轉到其他病房。

不僅如此,當新聞中報導其他醫院在徵召派遣醫護人員進到負壓隔離病房執行工作的生離死別畫面時,馬偕醫院已經有了一列自願的護理人員準備進去照顧病人。問了其中一位才執業沒多久的護理師為什麼要進去,她滿腹熱忱的回答:「因為我們的阿長在前面帶隊,我們就跟著走了!我們是單身沒關係,其他的學姊還有家庭或小孩!」原來是安寧病房的護理長率先號召一起進到隔離病房照顧SARS病人,下了班就回到撤空的安寧中心病房自我隔離休息。

不論是生命後期的照顧、是抗疫作戰的前線、是生死之間的急診,能夠持守安寧緩和醫療精神服務的團隊,都是單純一心為病人的「好人」「憨人」。因為安寧醫療服務的提供,沒有利益、更不符合以經營業績考量的目標。而願意提供這樣服務的人,焦點不在自己身上、更不是為了眾人的掌聲,只盼望與受苦的人群伴行多一哩路。

安寧緩和醫療,是最直接面對苦難、也是最直接碰觸人的醫學。祈願在安寧人的持續努力下,因著生命靈性的成長,以及生命態度的重建,讓醫療在醫治身體上的疾病時,也能為苦難的靈魂帶來安慰、愛與盼望。 (作者為馬偕醫院安寧療護教育示範中心醫師)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