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神所頒的最大誡命

◎范泉山

「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怕疫,你的心魔。其次也相倣,你要怕人如鬼。」都問:義大利的防疫模式為何看起來比共產黨的武漢防疫模式弱那麼多?是因為尼采的上帝在共產黨死了的緣故嗎?

行事的果效,靠的是意志,不能靠感情。因為感情只會蒙蔽對錯,無法判斷對錯。所以行動要能見到果效,在唯物史觀中會容易許多。這世界若是無情,很多事情會很好處理,伊甸園事件、十字架事件都會很好處理。但是,顯然上帝不這麼處理,因為祂是愛。問題是上帝帶著感情處理,自有祂宏偉的恩典計畫,全然無誤。然而,人……唉!複雜了許多。

試問:
1.如果在這場瘟疫中你死了,這防疫措施對你而言,是對或是錯?還有意義嗎?
2.你願在無情中活著,或溫馨中死去?
3.武漢台商不能輕易放行,武漢中你的太太可以放行嗎?武漢中的你本人可以放行嗎?
4.當這病毒不會消失時,什麼會消失?
5.愛的本身如果沒有錯,那顯然是愛的表達方式錯了。愛的不同表達方式仍會被感受為愛嗎?
6.約伯被凌遲到絕境時,仍可理解上帝的表達方式,但若約伯被凌遲到掛掉時,上帝還是上帝嗎?

唉!我會不會是想太多了?抗疫講求「快準狠」──快判是非、準料好壞、狠下行動。任何一步錯失,都會導致不可逆的疫情發展。武漢最初在「快判是非」時並未錯失(應該是早在11月底就知道是非是什麼了),卻在「準料好壞」上失手了──在預測結果(是要傷經濟餓死或是大流行病死)的抉擇上料計錯誤,於是決定撲滅哨音。後來,在封城上又在「準料好壞」上回了魂。

料準好壞之後,要如何狠下行動?上帝都死了,還理你的心魔嗎?共產黨一聲令下就狠下行動,管你城人的情?但是這個無情的狠勁,值得咱基督徒深深思考:要這樣嗎?上帝是這麼搞的嗎?耶穌是這麼做的嗎?愛與公義是這麼處理的嗎?

民主社會在「狠下行動」上困難多了,這決定了主政者是政治家或政客(要有不怕被罵狗官的壓力)。神的兒女在「狠下行動」上,更是挑戰:在疫的隔離與愛的隔絕中,我們要決定神的國與神的義。

耶穌說:「我不求祢叫他們離開世界,只求祢保守他們脫離那惡者。」(約翰福音17章15節)或許是說:「我不求祢叫病毒消失,只求祢保守他們免疫。」因為出淤泥而不染的純淨,遠勝於無菌室的任何東西。而且這些病毒將會弱化,將成未來的疫苗,別怕。

保羅問:「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嗎?是困苦嗎?是逼迫嗎?是飢餓嗎?是赤身露體嗎?是危險嗎?是刀劍嗎?」(羅馬書8章35節)

我想:是唯物史觀!是無情!是無愛!所以我們當守哪一個誡命?或是在唯物史觀中不理誡命? (作者為彰化基督教醫院醫師)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