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百工學家】生命的探戈

90
攝影師:Matthias Zomer,來源:Pexels
◎林秀琪(長期照顧領域的社工)

邁向31歲的生日,在社會工作這條路上也耕耘將近9年,似乎過了7年之癢,很多事情都可以一笑置之,謝謝這些曾經在我生命留下一席之地的服務對象,我是多麼備受祝福。

社工是什麼?有薪水嗎?是志工嗎?要把屎把尿嗎?

8年多來,回答無數這類型的問題,社工有薪水,我們跟志工不一樣,但如果想要「一秒激怒」社工,可以說:「社工都很有愛心!」那我們一定會翻白眼,但沒關係,這樣的誤解我們早已習以為常。

社會福利的領域有很多種,我是長期照顧(長照)領域的社工,說白一點就是服務失能老人或是有長期照顧需求的民眾。這些年來服務過很多長輩、家庭,也看過各式各樣對於家人照顧的態度,社工雖然在服務中扮演協調、評估、連結或是倡導的角色,但是我們是與服務對象一起工作,一起維護身而為人的權利與尊嚴。

謙卑,是服務對象一直贈與我的生命養分與提醒。

剛出校門時,我帶著很多徬徨與熱情踏入社會,一個沒經驗的社工憑什麼要家屬或服務對象相信我是專業的?但也因為他們,造就現在的我。

畢業半年後,那是一個下著雨的冬天,我騎車前往嘉義中埔訪視一位中風且兩老獨居的新案,阿公在訪視過程哭了,他說中風後已經半年沒進浴室洗過澡了,雖然有居家服務,但因為住家是租的,而且浴室動線太窄輪椅進不去,所以只能在病床上擦澡。

年輕如我,從未看過一位長輩哭得如此撕心裂肺,洗澡本該是最基本的需求,如今變成奢求。回程路上我也哭了,眼前的衝擊讓我深感自己空有一腔熱血卻無能為力。不過,我必須為服務對象打起精神,不求自己全能,只求我為他人的尊嚴奮力一搏。經過與主管討論及其他服務單位的協調,我慢慢克服困境。阿公的哭聲至今還迴盪在耳邊,提醒著我,服務的不僅是一個案件、一本資料夾,而是活生生的人。

各領域中,社工多少都握有資源,一不小心便會產生傲慢心理而用專業霸權壓迫服務對象,感謝我所服務過的每一位長輩,他們總是提醒我「每個人在疾病面前都是公平的。」當我尊重且愛護眼前的生命與靈魂,我才能真正向我的工作致敬與抬起胸膛;謙卑的領悟得來不易,也許我不記得每位長輩的臉孔,但他們在病痛中對我的善意與關心,教導我生命的尊重是互相流動與包容,我沒有很偉大,也沒有充滿愛心,因為在這些受疾病苦痛的長輩面前,他們的信任與仁慈才是高尚的。

有人說社會工作是一條不歸路,但對我而言,我是何其有榮幸體會這些長者數十年來的精神底蘊,靈魂的交流像一支雙人探戈,感謝曾經的他們,讓我參與其中。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