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眺望】屬於特定群體的團結

43
◎盧恩萱(普世改革宗教會聯盟東北亞區會書記)

世界衛生組織(WHO)秘書長譚德塞於4月底記者會上呼籲,若WHO缺乏國家合一與全球團結(solidarity)的信任,最糟糕的時刻將至。

團結一詞在近年來被廣泛使用,似乎在論述中重申團結,就代表同舟共濟,彼此同行。針對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武漢肺炎)蔓延,WHO也在各種對策中嵌上團結這個名稱,如推動跨國的藥物臨床試驗研究稱為團結試驗,發起籌募「團結救助基金」來幫助對抗武漢肺炎病毒。

WHO宣稱世界各地皆通報出比中國更多的確診與死亡數,因此告訴會員國這是場團結的試煉。諷刺的是,捍衛健康平等權的組織,在中國政治角力的主導下,自動遺漏中國境內不斷新增的確診個案及群聚感染,這個團結是直接割除無法發聲的個體。

這般團結的行動其實也排除經濟弱勢、醫療資源欠缺及國際地位劣勢的群體。在政府未控管口罩市場的國家,業者哄抬口罩市場價格,可能直接導致貧窮者無法負擔與搶購。WHO不願正視疫情擴散的態度,也讓醫療器材設備未普及的地區無法於疫情初期及時篩檢與預防。

此外,WHO團結救助基金支持的因應計畫與研究,是否受到中國政治勢力誘導,而研擬錯誤的決策,也有待商榷。許多發表在知名學術期刊的論文,其所研究的武漢肺炎流行病學或演算的生物統計模型,多數都是基於中國確診數下降或是無新增病例的前提來探討。我們必須質疑偏差事實的假設及結果,如何實務上圍堵疾病?

全球各教派同樣也呼籲團結能跨越阻礙,在疫情逐漸擴大後,齊力發起禱告文,懇求上主醫治與憐憫。但似乎未發現普世教會敢於譴責中國對疫情的隱瞞,那些在各項會議上振臂疾呼推倒不公義的教會人士,在這個全球大流行中又對中國的惡行噤聲了。

普世教協(WCC)受到中國基督徒的鼓舞,讓他們自認為正在前線扮演重要的角色對抗疾病;而中國基督教協會駐會副總幹事林曼紅牧師表示,中國基督徒透過禱告、提供資金、口罩及醫療用品、配合指揮等方式,積極參與這個困境對抗病毒。這樣的唱和正如同WHO與中國的呼應,欲粉飾太平。

普世教會與國際政治組織、醫療衛生組織竟然趨於一致,面對中國的經濟利益,人權與公義就銷聲匿跡。中國能皈依基督新教或天主教的潛在人口數,以及其能供應的龐大經費,皆使普世教界漠視或縱容中國對人權的壓迫,團結只是一個虛晃的術語。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