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原境嘉義報導】長期關注社會議題的嘉義獨立書店「島呼冊店」,7月份舉辦2場「香港性/別日常系列講座」,邀請香港性別及酷兒研究者、目前於國立清華大學通識中心任教的Franco Lai,帶領與會者認識香港的移工社群和抗爭行動。7月18日的講座Franco Lai分享如何從移工及女同志的雙重邊緣身份,看待自己離鄉背井的生活日常,7月25則談論對於香港抗爭運動中的性別觀察,分享後眾人圍坐暢聊對於香港現況的擔憂與疑惑。

(攝影/張原境)

「國難當前,性別僅是一個小議題,抑或香港的女生已經很有地位,不用再談性別議題?」開場時Franco Lai即拋出如此疑問,並梳理香港婦女運動的脈絡:1980年代開始有女性主義團體談論相關議題,90年代進一步挑戰法律改革,20年代才開始論及情慾與性工作等性文化意識。Franco以《雨傘女子說》一書為例指出,許多女性開始走上街頭甚至願意睡在地上,而2017年 「#Me too」運動的興起,女性的權益日漸受到重視。

(攝影/張原境)

談到2019年開始的反送中運動,Franco指出,參與者跨越階層、年齡與種族等不同面向,甚至可以看到過往持不同意見的群體——例如同志團體與反同的基督教團體,一同走上街頭,顯見此次運動議題性之複雜。「警察以性暴力作為武器,男女均成為受害者。」Franco表示諸如雞姦、脫去示威者上衣與內褲、拍胸、無力要求搜身、如廁時不允許關門等時有所聞,「香港警察對拘捕者的性暴力一直存在,不僅是反送中運動時才出現。」然而亦有反送中的支持者,用粗口或者歧視同志的語句侮辱警察,也會有男性以「外面太危險」、「還要麻煩男生來救你」等理由阻止女性抗爭者上街頭,「抗爭運動與性別意識,兩者如何去得平衡?抗爭議題是否有先後次序?這當中仍存在許多爭議。」

(攝影/張原境)

Franco認為,2014年的雨傘運動之後許多人遭受拘捕,本土派冒起,開始主右翼思潮,促使主張和理非的民主派逐漸被邊緣化為「左膠」,然而時至反送中運動時,不同路線者彼此相寬容,和理非會強調和手足(勇武派)站同一陣線,而面對過於敏感、不應拘泥與性別議題這種小事等批評的女性主義者,也逐漸以「connection before correction」的方式與立場相異者對話。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