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豹之死

36
Image by King Lip from Pixabay
◎傲潔

「黑豹死了,他四年前得了大腸癌。」8月29日清晨,即將進大學的老么震驚地向家人宣佈。
「怎麼會?」芳齡23歲的大女兒不能置信地尖叫出來:「不應該在這時候離開!」
有學習障礙的老二則一臉錯愕,無言以對。

 ♦展現非裔民族尊嚴 

「漫威英雄電影系列」首部獲奧斯卡最佳影片提名的《黑豹》,將以黑人為主軸的電影題材從「黑奴」「種族歧視」及「爭取黑人權益」跳到「奇幻英雄」,有活潑熱情的非洲歌舞貫串劇中,襯上絢麗鮮豔的服裝,在在潛移默化地昇華觀者對黑人的形象,讓背負歷史傷痕的非裔族群在觀眾心裡占了尊貴的一席。

非裔演員查德威克‧鮑斯曼(Chadwick Boseman)因著《黑豹》,進駐無數年輕影迷的生命裡。在戲裡雄姿英發的他,其實是位口碑不錯的基督徒,對罹癌一直很低調,治療期間也持續拍片。黑豹的英勇實難與死亡劃上等號,無預警地撒手人寰,衝擊到不少青少年,尤其在種族衝突激烈的彼刻,無形加深了響應「Black Lives Matter」的民眾心頭的痛。

「黑豹之死」與美警打死黑人事件所掀起的暴動時間點如此靠近,英雄的殞落令影迷們更珍視《黑豹》一戲所振興的非裔文化風華,是否也學會用敬重「抗癌黑豹」查德威克的眼光,去看待所有黑人呢?

 ♦搭築溝通的橋梁 

過去十多年,「漫威英雄電影系列」陪伴無數孩童走過青少年風暴期。這些電影看得我眼花撩亂,有些情節複雜得令我費解。偏偏,兒女盡是漫威迷,從未看漏過任何一部。為了拉近親子距離,我就加把勁克服「眼花撩亂」,陪他們一起觀影。

老大和老么對漫威系列的來龍去脈瞭如指掌,就連有數字障礙的老二也能「神準」地預告情節變化與故事發展,「漫威宇宙」在他們腦際裡井然有序。鋼鐵人、蜘蛛人、黑寡婦等虛構人物早已在兒女生命裡排成一列,伴隨他們走過寄居異地、因文化差距和身分認同所產生的混亂感。這些充滿想像、傳奇英雄的電影系列,不經意地搭築了一座又一座的橋梁,是我與青春叛逆年華的兒女們溝通互動的捷徑。

我體會到:「漫威英雄」能駐紮少年人心,是電影裡的超級英雄所肩負「為正義而戰」的使命,而劇終總是「邪不能勝正」。反觀現實人生,諸多不公不義多半無解,對憤世嫉俗的年輕觀眾,「漫威電影系列」可能彌補他們對生存環境的不滿與失落感。

 ♦為真理打仗 

莫說年少輕狂,他們的心其實比成人更直接地感受到是非黑白,對正義的執著更是堅韌。老么放眼世界,對貧富不均、種族歧異等現象忿忿不平,他關注貧窮國家的人民,對長年處於戰亂的居民生發悲憫之情,立志幫助有需要的人。大女兒想成為一位好基督徒,發現耶穌在世時都與窮人在一起,就決定跟隨主的腳蹤,參與窮人福音事工。我這受過神學裝備又當過傳道人的母親,對這些單純地貼住基督真理的心靈感到欽佩又慚愧。

這令我想起高一信主那年,在教會的少年團契曾獻唱過一首詩歌〈將你最好的獻與主〉,歌詞說:「將你最好的獻與主,獻你年輕的力量,將你純潔熱情心靈,忠心為真理打仗。」好一顆「純潔熱情心靈」,多少人在滄海桑田的生命旅途中遺失了!

與兒女暢談「漫威英雄」,再次喚起我當初那份「為真理打仗」的赤誠,想到去年香港的逆權抗爭及餘波未平的「Black Lives Matter」示威行動,都有非常多青少年抱持類似「為真理打仗」的精神熱烈投入,不禁令我省思:基督徒的天職不就是持守並活出真理、畢生為捍衛真理而戰嗎?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