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二高一低

32
Image by Gerd Altmann from Pixabay
◎亞克羅斯

根據內政部今年上半年的統計,台灣的生育率已經低於死亡率了,也就是說,台灣的人口處在負成長的狀態下。筆者猜想低生育率可能與其他「二高」有關,那就是「高工時」以及「高在校時間」。

高工時以及高在校時間兩者經常有相關新聞或研究討論,卻很少將這兩者合在一起談。但若仔細去看反對在校時間縮短的各種理由,裡面就有一項「家長接送不方便」。家長為什麼會不方便?這可能就跟高工時有關係了,因為大家都很忙,誰也沒時間照顧小孩子。

時代漸漸轉變,以前台灣社會有段時間可以靠單薪支撐整個家庭,但現在幾乎都是雙薪家庭了。根據勞動部2019年的統計,台灣的工時在全世界主要39個國家中排行第4名,就算是經濟強盛的美國也僅排第12名,總工時比台灣還要少249小時。而排行榜上工時最長的新加坡,出生率也是年年下降,很難說高工時與生育率低下完全沒有關聯。

如果要縮短學生的在校時間,可能要先解決的就是工時過長的問題。工時如果縮短,家長就有更多的時間陪伴孩子、發揮家庭教育功能,這樣縮短在校時間就不會是問題。除此之外,根據波士頓多瑪身心健康中心(Domar Center for Mind/Body Health)的研究,過大壓力也會造成男女不孕。如果能縮短工時,讓人有時間去調解壓力,除了對身心有益以外,也比較能讓人有心情、有機會生出更多的小孩。

也就是說,這兩高一低其實是息息相關、環環相扣的問題,政府如果能做整體性的規劃,才有可能真的改變,若只從單一問題下去談,可能得到的對策都只解決皮毛,甚至因為其他原因而互相牽制,到頭來什麼事情都解決不了。盼政府拿出改革的決心! (作者為長老教會青年)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