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掀開中國的紅色面紗

文化宗教、民主自由岌岌可危 探討防衛性民主之效用

46
台灣圖博之友會與台灣東突厥斯坦協會舉辦「被窒息的自由──中共壓迫下的宗教與文化」座談會,探討中國境內各種宗教遭受迫害的手法與現況。(攝影/邱國榮)

編按:中國在世界的影響力日益增強,除了表面的經濟蓬勃發展,潛藏的資訊戰亦波濤洶湧。中國政府利用大外宣,隱瞞國內各種迫害人權的事實,只將美好的一面呈現出來,吸引不諳中國實況的各國人士合作。而鄰近中國的台灣更是首當其衝深受影響,除了中共長年對台統戰、文攻武嚇,打壓台灣的國際空間亦未曾間斷,中國製造的假消息也不時侵襲著台灣社會。台灣面對這樣的「巨獸」,又該如何因應呢?

為此,十月底,台灣圖博之友會與台灣東突厥斯坦協會舉辦「被窒息的自由──中共壓迫下的宗教與文化」座談會,探討中國境內各種宗教遭受迫害的手法與現況;永社與台灣教授協會合作舉辦「戰鬥為民主──反紅色滲透的世界經驗」座談會,探討台灣對抗民主敵人的可行模式,並且平衡防衛性民主的理念,強調其保障人民權利的功能。本專題將統整兩場座談會,分析中國內部實況,並找尋台灣未來可行的方向。


被窒息的自由──中共壓迫下的宗教與文化座談

黃春生│七星中會濟南教會牧師

1基督教遭打壓▶中共是敵上帝的魔獸之國

【邱國榮專題報導】「被窒息的自由──中共壓迫下的宗教與文化」座談會上,七星中會濟南教會牧師黃春生開宗明義地指出,中國共產黨就是魔獸,中共掌理的中國是敵基督的魔獸之國。

黃春生表示,中共對中國境內的基督教展開「清零行動」,已經有數以千計的教會遭到取締與拆除,而所謂的清零行動是「去規模化、去組織化、去教會化」,此行動光是在2014與2015年間,浙江當地政府強拆了1800多個十字架和教堂;2018年河南省政府更強拆了近7000個十字架;此外,同年位在北京的錫安教會、守望教會,以及在四川省成都的秋雨聖約教會也都先後遭到取締。只要不是中國政府承認的「三自教會」系統,擁有上千名會友的家庭教會就會被取締。

不僅教會的十字架及建築物被拆除,基督徒也被禁止聚會,此外,中國政府也對基督教祭出許多限制令,包括禁止18歲以下的青少年與兒童進入教堂。因政府設下了許多限制令,導致有很多基督徒遭到濫捕、刑求。其中較為人知的,就是秋雨聖約教會牧師王怡,他在2018年遭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和「非法經營罪」,迄今仍被羈押中。

中國政府控制網路言論,也對基督教設下限制,黃春生說,凡有相關提供基督教資訊的平台也被徹底清除,以致於中國境內基督徒無法上網購買聖經、靈修書籍與相關基督教的物品。

中國政府打壓基督教的舉動層出不窮,現在更是竄改聖經。黃春生指出,中國政府將耶穌赦免淫婦的故事,扭曲成耶穌拿石頭砸死婦人,嚴重汙衊耶穌的形像,而這就是末日魔獸敵基督的寫照。現在中國基督徒的處境看似一片黑暗,不過,多年前曾到中國培訓家庭教會的黃春生則有信心地說:「當受迫害者哀歌響起,就是末日魔獸的喪鐘,而就在未來,會進入新天新地裡,現在,大家(反中國、反中共者)要團結一起。」

跋熱‧達瓦才仁│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

2圖博遇民族滅絕▶掌控寺院文化傳承遭斷絕

【邱國榮專題報導】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跋熱‧達瓦才仁表示,中共以舉國之力,長期壓迫和迫害圖博(西藏)的宗教文化,是因為圖博的宗教文化妨礙了中共對圖博的民族滅絕政策。

跋熱‧達瓦才仁指控,中共對圖博的民族滅絕政策,首先突顯在宗教壓迫,不僅在所有寺院都設立「駐寺工作組」,掌握寺院一切權利和資源,還在寺院建築的各個角落安裝監視器。此外,中共也強迫組織僧尼舉行政治學習或愛國主義教育等,甚至在偏遠地區為躲避中共控制而建立的寺院,其僧眾也遭中共驅逐。

跋熱‧達瓦才仁指出,因中國的人口政策,圖博人民超過半數移居到中國西藏省以外地區,但是藏傳佛教在中國是地域性地存在於西藏,不會外擴,因此,藏傳佛教並沒有威脅到中國北京當局的統治,也沒有要挑戰中共統治中國的意圖。由此可知,中國對藏佛宗教的迫害,並不是因為人民信仰藏佛後會挑戰中共政權,也不是因為共黨無神論的因素,中共並沒有基於本身無神論的理由而要消滅藏佛,「唯一的原因是,消滅圖博民族的滅絕種族政策。」

關於中國消滅圖博文化的方式,跋熱‧達瓦才仁指出,利用近似於澳大利亞曾經「失竊的一代」的手段,對圖博進行滅族。在西藏,中國政府成立許多寄宿的「內地學校」,規定所有圖博的孩子都要去內地學校就學,一年中只有兩個月放假時間可以跟父母同住,而在這樣的教育政策上,看似西藏圖博的孩子沒有失學問題,卻被隔絕了跟母文化與傳統的原本連結。

圖博人的文化是體現藏佛的信仰,中國政府迫害藏佛宗教是傾國家的力量去進行,跋熱‧達瓦才仁說,所有西藏省境內的寺院都派漢人專門管理,因此許多圖博人特地到荒郊地帶禮佛、學佛,形成新型態寺院。然而,現在中國當局要拆毀這樣的寺院,也就是說,中國政府就是要消滅其境內的圖博民族。

吾爾開希│台灣中國民主促進會主席

3維吾爾族被逼迫▶因意識形態受威脅而迫害

【邱國榮專題報導】六四學運領袖之一、台灣中國民主促進會主席吾爾開希表示,中共迫害宗教的本質是基於恐懼,即共產黨對黨的信仰強度無法跟上宗教而所產生的恐懼。

吾爾開希指出,1949年左右中共向蘇聯協商,要求新疆併入中華人民共和國,早期維吾爾族因為還有軍隊,中共仍對新疆相當禮遇,透過利誘方式收買新疆人。等到統治後,中共又用欺騙的方式,宣傳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經歷文化大革命後,中共採取高度欺騙的手段,控制全中國社會;一直到了六四事件發生,中共轉向以鐵腕方式統治社會,於此同時,維吾爾族也被中共貼上了極端恐怖分子的標籤。

被貼上極端恐怖分子標籤的維吾爾族,開始遭到中國政府鎮壓,而始終對宗教感到不安的中國共產黨,在2017年後,開始產生對所有宗教的恐懼,近三年於新疆更發展出集中營進行迫害,要滅絕維吾爾人的信仰與種族認同。

中共對宗教的恐懼越來越強烈,吾爾開希指出原因說,對人民而言,宗教的意識形態比起中共的意識形態更有吸引力,而且宗教的意識形態也比起中共強調的國家主義與民族主義更加強大。中共意識到黨有生存的危機,會遭到宗教摧毀,所以中國政府現在的宗教政策都是往迫害宗教的方向進行。

「他們(中共)是邪教,是犯罪集團,竊取國家統治地位後,利用地位瘋狂掠奪國家財富。」吾爾開希說,只要與中共立場不同者都被視為阻礙其利益,因此,感到危機的中共禁止宗教活動、迫害神職人員。對中國來說,在新疆信仰伊斯蘭教的男人留鬍子是極端分子,女人帶面紗是極端分子,都會被優先關入集中營裡。他說,中共對宗教恐懼的本質就是瘋狂,而世界面臨中共迫害宗教,要清楚中共這個本質,尤其是台灣更要清楚這個本質。

朱婉琪│台灣法輪功人權律師團發言人

4法輪功受迫害▶世紀災難為利益強摘器官

【邱國榮專題報導】台灣法輪功人權律師團發言人朱婉琪指出,中國政府迫害法輪功已長達20年,她點出法輪功遭迫害的一項重要原因──活摘器官的驚人利益,由於修練法輪功的人不抽菸、不喝酒,身體普遍健康,導致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至今仍未停歇。

朱婉琪表示,在長達20年的時間裡,中共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數量難以估計,然而法輪功不僅沒有如中國前國家主席江澤民所願在三個月內消滅,反而因此在國際上聲名大噪。她呼籲,宗教不只是要向善,更需要揭惡,沒有勇氣揭惡的宗教,就不是真正的向善。她希望更多人選擇站在一起,共同迎向沒有共產黨與共產主義的新世紀。

朱婉琪指出,中共對於法輪功的迫害,幅員從中國境內到海外;迫害的機制及手段從酷刑到強摘盜賣活體器官。而從中共迫害使用的資源,以及迫害的時間長度來看,可說是「21世紀最大的人類災難」。她指出,從2000年起,中國的器官移植中心從原先的100多家成長到2005年的800多家。2010年,中共首次正式公布器官移植數量的統計,在高峰期每年大約1萬例手術。朱婉琪也另外引述獨立調查員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的調查,估計中國實際器官移植數量每年6至10萬例。

朱婉琪根據2007年中國《南方週末》的報導指出,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器官移植中心的快速增長,帶來了巨大的收入和利潤,僅肝臟移植就為該中心帶來人民幣1億元的年收入。

朱婉琪指出,魔鬼給中國養分,中共是魔鬼派出的弟子,切斷人與上帝之間的聯繫。但法輪功認為,迫害法輪功的人不都是十惡不赦,而是魔鬼利用人性利慾薰心。為此,法輪功架設了「退出共產黨」網站。她最後也呼籲中國共產黨員,退出共產黨和共產黨組織的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與中國少年先鋒隊。


 戰鬥為民主──反紅色滲透的世界經驗座談會 

永社與台灣教授協會合作舉辦「戰鬥為民主──反紅色滲透的世界經驗」座談會,探討台灣對抗民主敵人的可行模式,並且平衡防衛性民主的理念。
張雁翔│美國印第安納大學法學博士

5民主須主動捍衛▶應確立國家認同 認清境外敵人

【邱國榮專題報導】「言論自由是民主的基石的重要一環,但防衛性民主會對言論自由設下條件,是否因此會破壞民主?」「戰鬥為民主──反紅色滲透的世界經驗」座談會的主講人、美國印第安納大學法學博士張雁翔律師指出,歐洲民主國家雖多採防衛性民主,然而根據總部設於美國華盛頓特區的NGO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的評比,這些實行防衛性民主的歐盟國家,其自由度的分數並不低。

根據自由之家評比,歐洲民主國家的防衛性民主並沒有壓迫到自由或違反民主原則。至於民主國家是否要建立防衛性民主機制,張雁翔指出,應先思考的問題在於「要相信政府多一點,還是相信政府少一點」,至少在維繫民主制度的選擇裡面,應參考國情與實際狀況接近台灣的為主。歷史上,台灣人權遭侵害情況接近德國,言論自由受壓迫情況則接近美國,「因此我們的制度(反紅色滲透)會在這兩者間擺盪。」

張雁翔說,台灣的國家認同非常歧異,所以要先建立共識,確立境外敵人;建立「代理人制度」可直接迴避跟言論自由有關的問題,但至少有充分資訊揭露,讓社會知道其背後是誰。

另外,特定社會人士做出過於激動的行為,張雁翔指出這是「仇恨犯罪」。他也說明了仇恨犯罪與言論自由的關係,若是因歧視與偏見,對特定群體做出過於激動的言行,應該要有法律先予以懲罰,如此才可以讓言論自由的市場更加健全,並且可以降低紅色滲透的機會,因為,中國最希望看到台灣社會因充斥仇恨的言行出現恐慌與害怕的集體氛圍。

楊聰榮│台灣師範大學華語文教學系副教授

6學術界暗藏危機▶滲透已無所不在 採取行動要快

【邱國榮專題報導】與談者之一、台灣師範大學華語文教學系副教授楊聰榮呼籲政府,應趕緊集合學者研究紅色滲透,全面掌握中國可能左右世界與台灣的影響力,這也是進一步防堵似是而非的資訊影響台灣社會。

楊聰榮根據生活經驗表示,要在台灣社會中談反紅色滲透的議題並不容易,「有許多跟我年紀相仿的人在中國經商,而在經濟利益當頭,同學、朋友間是不會接觸紅色滲透議題的,這就是台灣的生活環境。」他表示,不僅是社會如此,在言論與學術皆自由的大學校園裡尤其嚴重,使紅色滲透有機可乘。

對澳洲民主政治有深度研究的楊聰榮指出,中國利用澳洲的民主,近年成功滲透澳洲。過去不論是自由黨或工黨執政,澳洲向來採取親中的外交政策。如今的澳洲政府承認親中的路線不對,現任總理史考特‧約翰‧莫里森(Scott John Morrison)已開始抵制中國。

楊聰榮表示,澳洲是五眼聯盟(澳大利亞、加拿大、紐西蘭、英國、美國)之一,也是反紅色滲透的最前線,澳洲開出了抵制中國的第一槍,尤其是在今年世界衛生組織(WHO)會議上,提出要追究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武漢肺炎)出現的過程。除此以外,也特別針對中國操控與資助的「孔子學院」祭出制裁;美國在五眼聯盟的情報交換下,也要求各級學校今年底前關閉孔子學院。他說,澳洲率先發現孔子學院是紅色滲透民主社會的重要據點,是中國赤化世界的謀略,善用科技與資金,具體在國際社會間發揮其獨裁的影響力。

江雅綺│台北科技大學智慧財產權研究所副教授

7假消息不可不防▶主流媒體成溫床 不實內容橫行

【邱國榮專題報導】與談人之一、台北科技大學智慧財產權研究所副教授江雅綺拋出問題,她表示,面對現在網路環境、新科技平台力量以及演算法對社會的影響,要思考的問題是,言論自由與民主自由的紅線應該設在哪裡?

江雅綺根據資訊操弄研究團隊(Information Operations Research Group,IORG)今年資訊流量統計分析的報告指出,有關武漢肺炎似是而非或不實內容貼文,數量最多的地域就是台灣。散播的流程,先是中國官方媒體報導,再由台灣主流媒體轉載,進入台灣網路社群;之後由各社群做成圖文,形成氾濫。她也從其他案例分析,台灣主流媒體是傳播不實資訊的重要角色。

江雅綺表示,在討論「管制不實資訊流竄,是否該管制個人發表言論的自由」同時,往往忽略主流媒體的影響力,而這項研究能幫助理解這個問題。既然知道發生問題的關鍵在於主流媒體,那麼「管制資訊的個人言論,是否會是錯誤的方向」?

江雅綺說,透過法律管制言論可能會踩到言論自由的底線,但其實現在的網路社群平台多已有做內容過濾,它們透過契約的方式告知使用者,條款中平台有權限做內容管理,因此把言論交給平台管理是經過雙方同意的。然而她也指出,民眾會表達言論的平台通常不超過三個,換句話說,所謂網路內容從以前分散多元發展,到今天已變成大量集中狀態。而這樣的狀態,是否應將言論的管理交給私人契約、個人使用者條款等去做規範呢?值得眾人思考。

林佳和│政治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

8投票≠實踐民主▶言論自由非放縱 慎防危害內容

【邱國榮專題報導】政治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林佳和在與談中指出,民主社會的投票行為不代表自由的實踐,因為有可能選擇的是反自由的方向,這在歷史上著名的例子就是德國納粹,「希特勒可是德國人民用選票選出來的。」

為何民主的程序讓獨裁者登基?林佳和指出,在1929年經濟大恐慌前,投票給希特勒的人極少,之後票數上升是因為人民想要賺大錢,開始轉向認同那承諾日後會為全民帶來經濟富庶、讓人民吃得飽的獨裁式政權。而這就會是人民成為奴隸的開始,各國的經驗都是如此,經濟的誘因在民主的選擇上從來沒有消失過。此外,納粹說自己是「國家社會主義」,一開始強調社會主義,某部分程度強調左派,但之後這些強調左派的群體,遭到希特勒謀害,使社會主義就在納粹發展的過程中被壓制。

言論自由方面,林佳和表示,美國是高度重視言論自由的社會,其公權力在管理言論採取的態度是退縮的,原因是美國社會對言論自由展現非常在乎的態度,因而已經有了非常強大的監督機制。而在台灣社會中,人民高度強調民主與自由,當有人表述出國家要追求「兩岸統一」的論調,不認同此論調的一方要給予尊重,不過,若是言論的內容危害到了國家與民主的程序,則另當別論。

林佳和談到「代理人制度」,他說該制度誕生於1938年的美國,亦即在美國參與二戰前,最主要是針對納粹德國占領後的代理人,因當時美國的人民有不少人崇拜納粹,想要推翻、埋葬自己的民主。另外他也指出,防衛性民主不應該針對激進而是針對極端,不要用簡單模式去解決複雜問題,不要用愛國主義與民族主義解決問題。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