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聊有何不可?

◎李道勇

日前,台北市第一女中舉辦校慶園遊會,學生相當有創意,推出「女高中生陪聊、學姊給你愛」攤位,並明確標示10分鐘45元的收費標準。當下就有人質疑此舉是否有物化女性嫌疑?不過校方回應,指該攤位創意健康、正向,且現場也都有老師,「不覺得有什麼不妥。」

北一女75年來第一位男校長陳智源對此也表示,聊天為項目的攤位,設定客群是高一學妹,針對108課綱選課問題、如何製作學習歷程檔案、社團幹部的工作內容等。想法單純正向,已獲得導師和學務處支持。
知名律師呂秋遠也在臉書發文,認為靠講話收錢,有什麼不行?為什麼一定要諮商師與律師才能收談話費?許多宗教大師,不用說話都能收錢了。此外,他強調,北一女學生靠聊天賺錢這件事根本沒有任何的法律與道德問題,「因為要尬聊10分鐘,如果沒有一點能力,是根本做不到的。」他換算後還說:「時薪270元,青少年願意聊天,這實在太難得。為什麼要聯想到援交或『JK(女高中生)經濟』呢?」而且就教育的角度,讓孩子學會如何靠說話賺錢,不也是很正面嗎?

隔天,筆者在網路看到一幅漫畫,反應此事:在北一女「陪聊」攤位,一位女高中生對一位正在掏錢包的壯年人士說:「爸!你怎麼也來了?」「捧妳的場呀,自從妳上北一女後,我們一個禮拜難得才能說上一句話,現在才花270元就能換一小時,比律師談話費便宜多了!」「咱們就坐這兒聊聊好了。」

這幅漫畫,不但點出他們父女的問題,也點出北一女高中生的問題,甚至看到現下社會的現象──冷漠。因為人與人之間的冷漠,才會出現「陪聊」的攤位。如果不要人來陪著聊天,只有找上手機。

現在這個時代,人不管到哪都要滑手機,不管坐車或走路,都一直低頭看手機,一點都不在乎它的後果。好像每個人都在關注那麼多人,人家過得怎麼樣;也好像那麼多人在關注你,向你問好。這個時代,許多事物、文化與習慣都因為手機而徹底改變了。

那麼冷漠怎麼來的呢?一個人,孤單久了就會寂寞,寂寞久了就會習慣;習慣久了,人也就變冷漠了。只有適度地使用手機,才有可能恢復與人交談的機會,也只有人與人之問的交談才能迴避冷漠。

(作者為城南文史工作室負責人)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