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文學館出版日治作家西川滿唯一現存日記

(攝影/張原境)

【張原境台南報導】日治時期在台日人作家西川滿目前唯一僅見之日記,由國立台灣文學館付梓出版,2021年3月31日上午於台文館B1圖書室舉辦新書發表會。

(攝影/張原境)

該日記原由西川滿之子西川潤教授所藏;2010年,西川潤親手交予真理大學台灣文學資料館前榮譽館長張良澤教授,期待西川滿研究者能夠有機會閱讀進而研究日記所承載的思想與文學。記事起自1947年(昭和22年)3月30日,終至1948年(昭和23年)3月30日止,內容完整;根據張良澤教授判斷,是「西川滿先生唯一留下的一本日記」。台文館進行「台灣文學地方先行者史料徵集、數位收存計畫」時,與張良澤教授合作,由其翻譯並編寫「西川滿戰後初期(1945-1949)著作年表」,另委託日本香山大學教授高橋明郎為全書校註,研究者鳳氣至純平審訂,是了解西川滿與戰後初期日本社會的重要書籍。

台灣文學館館長蘇碩斌表示,多年前台灣曾經歷日本統治的歷史是無法抹滅的,當時西川滿經營的雜誌,帶動整個民族的書寫,及對於裝幀、藏書票的經營,都給予後代很多文學上的養份,「西川滿被認為是台灣人的一部分,是很重要的一件事。」蘇碩斌說,曾經跟台灣這塊土地扣連的,都是台灣文學的一部分。

(攝影/張原境)

張良澤表示,以前曾聽長輩口傳的故事說西川滿返日後在路邊擺攤替人算命,後來前往日本才有機會與本人結識。張良澤說,日本戰後復興時需要精神上的鼓勵,其中之一就是看書,當時戰後日本文壇大眾文學相當興盛,因為西川滿對台灣有一定了解,他的故事小說有特別的海外氣氛,在日本文壇受到歡迎,得以靠寫小說養活家人,還栽培長子就讀早稻田大學。張良澤認為從日記中可以感受到1947年日本作家的十足活力,也感嘆台灣作家因為二二八事件遭噤聲約半個世紀。

《彼方:福島、西川滿與台灣年輕藝文創作世代》導演陳飛豪表示,西川滿雖然是日本人,但他的命運卻完全可以反映台灣這塊土地,「感謝西川滿相關的研究者刻畫出鮮明的人物形象,讓我們創作時可以快速地進入狀況,得到可以參照的素材,這是張良澤老師及相關研究者留給我們很重要的資產。」

長榮大學應用日語系助理教授鳳氣至純平指出,1945年日本戰敗後,海外日人開始「引揚」,展開一場民族大遷徙,台灣的引揚大概可分為6次,西川滿參與的第一次也是人數最多的一次,約28萬多人。

(攝影/張原境)
(攝影/張原境)
(攝影/張原境)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