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落在泰國清萊深山

文圖◎旅人Elle

「Taipei final call……Taipei final call……請盡速登機。」

昨天在東京,今天在雪梨,這幾年的時間,我過著忙碌充實的飛行人生,一個人在異國,走走停停,有時開心,有時悲傷,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我幾乎快要不記得,當初背著背包踏上人生第一個旅程美國洛杉磯時那個青澀、熱血滿腔的我。

機場對我來說,是特別有意義的地方,在這裡,上演著無數比婚禮還真的感情,比葬禮還濃烈的捨不得。歲月讓我知道,機場還藏有一份沉重,離境時,我學會不回頭,揮揮手瀟瀟灑灑,眼淚隨著起飛的機身往腦後流;入境時,我不害怕,凝視著機窗下的燈河與霓虹,收拾好自己,再闖進另一片滾滾紅塵……。

 在泰緬邊境笑了

世界上最美的風景,是人。閉上眼睛,那段在泰緬邊境的回憶,全部回到了我的心裡,彷彿清楚地聽見了邦撒村耿耿小學小朋友童真的笑聲,溫暖的陽光下叫著:「老師!老師!」彷彿又聽見晨曦會早上7點伴隨著日出唱起的詩歌……。

邊境山嵐雲霧湧現,給人感覺如此寧靜、安心、和平,我深深地懷念。午後的涼風吹著我們與玉米田,在村落旁的小賣鋪喝著快爽的泰國汽水配上一包薯片,在這裡,人們沒有很多錢,沒有完善的設備,沒有足夠的師資,卻擁有一切。離繁華越遠,離自己越近,在邊境有一種很獨特珍貴的名產,即便你是億萬富翁也不一定買得到,叫做快樂。

那是我從前未曾見過、想過的故事,一群來自緬甸的華僑,他們多半是國共內戰時雲南逃兵的後代。看著緬甸傳統服飾下的他們,你可能已猜不出來這群人身上流著炎黃子孫的血脈。

  伴著晨曦新生

你可能也不知道,在毒品猖狂的金三角地帶,隨處可見、可便宜買到的海洛因、安非他命,毒害重創許多年輕人,甚至可以摧毀一個人的一生。而今晨曦會座落在泰國清萊的深山,透過耶穌基督的愛,幫助浪子回頭。當你想要成為更好的人,不管你曾經是誰,貧窮或富裕,卑微或風光,來到主裡,舊事已過,你便是新造的人。

當毒癮發作的時候,如同上萬隻螞蟻鑽進骨頭,用力吸你的血、咬你的肉。難以想像,晨曦會卻不靠任何藥物,以禱告、詩歌,靠著福音戒毒,這是多麼強大的力量!主的恩典夠我們用,在這裡,我再次讚嘆耶穌基督的愛何等美好、尊貴、神奇。

晨曦會弟兄們各個刺龍刺鳳,但我已看不見曾經惡狠狠的暴戾之氣,卻在他們深邃的眼神裡看到憂傷,想起了江蕙一首歌〈落雨聲〉唱著:「人孤單,像斷翅的鳥,飛袂行,咁講是阮的命,故鄉的山永遠攏站置遐,阮的心晟只有講乎山來聽。」離家的遊子啊,你們曾經年少輕狂,聽不見家人心碎的聲聲呼喚,在毒品裡跌倒,害怕、惶恐、說不出口的思鄉,是不是都寄託在這片美得令人心疼邊境夜空的繁星裡呢?他們都是有故事的人。在這裡,我們彷彿多了很多重情重義的哥哥,永遠忘不了一起唱詩歌時,他們淌下的男兒淚。

 帶著夢想上路

頂著一顆西瓜皮,拖鞋都已經開口笑,黃色的臉孔有著灰色的污泥,黑色的眼珠帶著稚嫩的傻氣。邦撒耿耿,是一間遙遠山區裡貧窮的小學。這裡的教室沒有電視、投影機、冷氣,這裡的廁所是台灣早期那種簡陋的茅廁。這裡的小孩沒有電腦、手機,有的是藍天白雲、山河小溪。看著小朋友開心地拉著我們志工隊的手圍成圈唱歌跳舞,興奮地往我們身上跳,老師東、老師西喊著,真的完全融化了我的心。

8天的相處,快得一晃眼就結束了,當我們上到最後一堂課時,我無法想像原來這些看起來無憂無慮的小孩子,也懂得這已是離別時刻,他們變得很安靜,就像不知道何年何月還能再見到我們一樣。當師母的卡車把我們載出小學,我望見某個小朋友擦拭著眼淚,我仰起頭不想讓自己也流出淚來,迎著晚風,看著夜空的銀河。

親愛的孩子,但願你要記住我,但願你要長出翅膀,長大之後,才能飛得又高又遠。「小小的夢想,能成就大事,只要仰望天父的力量,小小的夢想,能改變世界,帶來明天的盼望。」老師會記得你們每一個人教會我的簡單與純粹,帶著你們的歡笑聲走在將來的人生路上,老師愛你們。

 美麗的回憶

蔡藍欽的〈這個世界〉唱著:「在這個世界,有一點希望,有一點失望,我時常這麼想。在這個世界,有一點歡樂,有一點悲傷,誰也無法逃開。我們的世界,並不像你說的真有那麼壞,你又何必感慨,用你的關懷和所有的愛,為這個世界,添一些美麗色彩。」

感謝主耶穌,帶我經歷了一趟改變我人生的旅行,這是我有史以來最美的一段旅途,勝過璀璨的巴黎,超越迷人的紐澤西,我會記得在同一片天空的世界裡,有一群人沒有考慮任何利害關係,對我真心,會記得那片閃爍的星空,還有,那些邊境的故事。Amen。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