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vette的社會旅行小提案│老街之外的南庄心風景【部落篇】

老街之外的南庄心風景【部落篇】

文◎Yvette Chen  攝影◎Mata Taiwan、Yvette Chen

 走進部落,
 聽獵人和雷女子民說故事

到南庄,除了體驗客家農村創新風景,也越過老街往山裡走吧!華文世界最活躍原住民資訊媒體Mata Taiwan的團隊,在南庄推出定期的部落小旅行,帶著旅人們來個「島內出境」,進入泰雅與賽夏的國度。

跟著Mata Taiwan走進山裡,我們來到東河村,東河舊稱瓦祿(Walo),是賽夏語蜂蜜、甜甜的意思,是幸福甜蜜之地,也是賽夏、泰雅和客家3個族群融合交會之處。

瓦祿文化產業館由在地的東河社區發展協會營運,展示賽夏與泰雅傳統工藝,如眼前的美麗吊飾,由薏仁做的串珠、銅管和鈴鐺組成,是賽夏族祭典paSta’ay(巴斯達隘,俗稱矮靈祭)中,唯一發出樂音的傳統樂器。一旁則有部落的工藝師現場示範如何使用傳統織布機織布,並展出融入傳統織紋的創作。

欣賞完傳統工藝,我們來到石壁部落的「瓦祿部落廚房」,由社區媽媽掌杓,提供「賽泰客」私房料理──賽夏×泰雅×客家的「賽泰客」,苗栗最潮Fusion菜無誤。每道菜既美味又有在地特色,如「原鄉瓦祿夾餅」,是現搗客家麻糬搭配山豬肉,Q軟鹹香讓人一口接一口;還有香氣四溢的「刺蔥烘蛋」,帶著混和蔥與迷迭香的辛香氣味;部落現採、採到什麼就吃什麼的本日限定炒山菜;還有這一道「樹豆豬腳酥」,將原住民傳統作物樹豆加入客家風味滷汁裡,再把豬腳滷到連骨頭都酥軟得能直接入口,是部落廚房最受歡迎的獨家料理。

接著,跟隨泰雅獵人Iban進入「賽德克巴萊」裡的神仙谷,尋訪山林裡的獵徑,學著辨認山豬足跡,就地取材用草木做陷阱,也聽Iban講傳統Gaga祭團或獵團的意義,以及泰雅文化與狩獵的深深連結,和數千年來與大自然和平共處的獵人智慧。這一天Iban的腰間掛著兩樣東西,左邊時是打獵時的獵刀,右邊是他的小蜜蜂,這兩樣,都是他的武器,他用狩獵和導覽解說,持續捍衛原鄉的傳統文化。

走進鵝公髻和向天湖,則進入賽夏族的國度,相傳賽夏族是雷神女兒娃恩的子民,姓氏都取自大自然的動植物或現象,像是日、風、夏、芎……他們擅長於編織與耕種,對植物有豐富知識。這一天,我們跟著賽夏青年錢鴻彬,探索鮮為人知的鵝公髻古道,學習辨認植物,聽他解說一草一木在賽夏族世界裡的意義,還剛好採集到一株嫩芽可食用的擬德氏雙蓋蕨,為我們的午餐添了新鮮的山林滋味。

而海拔738公尺的向天湖,是個常常雲霧繚繞、帶著神祕氣息的高山湖泊,也是賽夏南祭團舉行paSta’ay的傳統領域。我們在這裡繞湖而行,欣賞向天湖在氤氳霧氣裡的美,也走了條和一般觀光客略為不同的路,繞進向天湖部落裡,聽paSta’ay和雷女的故事。

夜晚,在群山環抱的鹿場部落,住進Iban姊姊經營的「嗚哇磯山休閒民宿」,繞著營火,邊吃烤山豬肉、邊喝小米酒,邊聽部落的爺爺講部落八卦和狩獵故事,也和夥伴與Mata Taiwan團隊聊原住民狩獵權等公共議題。聊著、聊著,遠方傳來了幾聲槍響,因為今晚有獵人上山去了……原來,南庄也有這樣的夜晚啊!這一夜,我在賽夏、泰雅和客家族群的交會之處,體驗了南庄的獨特魅力……。

 作賽泰客,
 走進議題與文化的小旅行

以前也參加過好幾次部落行程,但這次活動給我不太一樣的感覺,好像更感受到一種部落的主體性。談起南庄部落小旅行的特色,Mata Taiwan創辦人方克舟說,Mata Taiwan是媒體,而旅行也是一種媒體。他們想用一種新的方式去嘗試小旅行,帶入部落議題與文化,讓參與者能更了解原民議題,如同Mata Taiwan這個媒體所做的。
與Mata Taiwan合作的在地工作人員,像Iban、錢鴻彬和東河社區發展協會的專案經理余成益,也都帶著同樣的熱情傳講部落風土人文。談到南庄觀光,余成益表示,15年前從桂花巷開始,南庄變成大眾觀光景點,但他們現在的挑戰是,如何去翻轉只是走馬看花的大眾觀光,如何讓既有客群更多認識在地文化與產業、認識大眾觀光動線之外的鵝公髻、鹿場等地,走進不一樣的深度旅行路徑。
余成益說:「有導覽員的風景和沒有導覽員的風景是不一樣的。」甚至同一片山林、同一株植物,由不同部落的人來說,就有不同的故事。Mata Taiwan和東河社區發展協會的團隊,正透過小旅行述說一個不一樣的南庄故事,等待有興趣多走一哩路、多親近土地一些的旅人,來體驗「賽泰客」的獨特魅力。

小旅行的投票箱
@ Mata Taiwan南庄部落小旅行
獨特性 ■■■■□
在地性 ■■■■□
趣味性 ■■■■□
美味度 ■■■■□
風景度 ■■■■□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