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口無遮欄】會談、共識、指引與真理

施壽全(馬偕醫院院長、七星中會仁愛教會會友)

種種藥品、試劑、醫材與儀器被允許可以上市,普遍使用在病人身上之前,必須經過重重嚴格的專業評估與鑑定。

以新藥為例來說,雖然現在已有電腦輔助而可以縮短一些測試流程,但從藥品結構的確認、細胞株實驗的初步鼓勵性證據、動物實驗、健康受試者、少數病人,到完成具有統計意義數量病人之人體試驗的安全性與有效性的結果,費時最多可能長達10年以上,經費耗用則通常以數億美金計。

商業力量在此類過程中會視情況介入,是大家熟知的運作模式。因為一方面,需要有充分的資金,科學的驗證才能順利進行;另一方面,這是一種投資,一旦成功,就有極為豐碩的回饋利益,但投資的風險極大,數十甚或百種「標的物」,能有一種成功,就算是幸運的了。

不過,回到科學的層次,新藥上市後,還需要在「真實世界」中繼續監測有否不良反應與評估臨床效能。有些藥品問世後才發生嚴重併發症事件,只好下架,但多數能繼續走下去的,仍有許多問題需要克服。

因為新藥通常都相當昂貴,所以必須理論與實務相互配合,才能因應許多挑戰,比如說,是否所有符合適應症的病人都可以納入治療?或者哪些病人需要優先?治療期程多久最適當?或者一輩子使用?與什麼藥物搭配使用效果最好?停藥有什麼風險?諸如此類的疑問等等,醫學專家們需要透過摸索,或者說研究,才能得到答案。

專家們研究的結果,通常都會在相關醫學討論會上報告,從國內到國際都有。這一類會議有各種不同的名稱,但基本上可以籠統稱之為「會談」,因為報告以後,就會有同儕的提問與討論,使報告的價值與意義彰顯出來。

經過無數次的「會談」後,專家所組成的聯盟就會逐漸形成「共識」,當然,因為人種與地區的差異,不同的專家聯盟,也可能得到近似但卻不會完全相同的共識,以適應不同的需求。

共識形成之後,新藥的使用經過一段時間後,沒有明顯的爭議出現,共識就可能會納入醫學教育的教科書中或成為臨床作業的標準「指引」(或說常規)。再過更久的時間以後,少數共識或指引,也可能變成無可置疑的「真理」。

從「會談」到「共識」,再到「指引」或「真理」,有什麼絕不可踰越的底線?或者存在著與時俱進改變的可能性?不斷考驗著世代交替中,科學家們的智慧與耐性。

約翰福音14章6節,「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