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一人旅》旅行中,暫時作個迷路的孩子吧!

吉卜力整體外觀

文圖◎迷路旅人

熱愛自助旅行的我,其實是個宇宙無敵大路痴,連拿著Google map都會看錯方向的那種程度。

不過,迷路也代表要問路,是一個與當地人接觸的機會,因此在我累積了多個城市迷路經驗之後,未來應該可以逐步建立一個衡量各個城市居民友善程度的「迷路人友善城市指數」,當成朋友們選擇旅遊地點時的另類參考吧!

Anyway,因為有在各種地方都可以迷路的能力,得以領受許多陌生人的善意,從宜蘭市區老夫婦的善意便車、京都女孩熱心幫問其他路人找路,到溫哥華郊區面惡心善印度伯伯護送到目的地,這些陌生人的援手,都是我旅途上溫暖的風景,而這次的東京一人旅也不例外。

品川宿
吉祥寺商店街
井之頭公園湖邊

 迷路奇遇到處都有

出發前往東京前,老實說我有點成見,覺得像這樣繁忙的大都會,人們可能是匆忙又冷漠吧?應該不會像我愛去的關西那樣熱情而有人情味吧?結果,東京卻給了我一個心暖暖的一人旅。

一到東京,當我在地下鐵死命扛著29吋行李箱走上沒電梯的月台時,一對身材精壯的男女就過來幫忙,而且還是女生一手接過行李健步如飛地上樓梯!然後她的男生朋友很悠哉地跟我說:「她很強壯的,沒問題!」隔天在吉祥寺的串燒店吃飯,則是遇到鄰桌的人叫服務生跟我說我可以多點一串,那串他請客。在我下榻的Guesthouse品川宿,也感受到員工溫暖的待客之道,一看到下大雨,就拿出大傘代替我的折疊傘,晚上進交誼室就一直熱情邀約一起打任天堂紅白機,隨興開啟一場台、美、日旅人齊玩紅白機和分享零食的「小趴踢」。

而被我問路的許多路人,也都給我善意而熱情的回應,甚至親自陪我走一段。例如有天晚上,為了找一家網路介紹播放爵士樂的特色澡堂「湊湯」,跑到少有觀光客的八丁堀,一個像是高級住宅區、路人不多又頗暗的區域,不過到了Google map指引的那條街上,只見黑漆漆的沒有任何店家,於是向一個拎著百貨公司大紙袋、像剛購物回來的大叔問路,他跟我解釋那家錢湯今天公休,我順口問附近有別的錢湯嗎?他竟熱心地親自帶我過去。沒想到距離其實有點遠,但他一路上熱情地跟我這個日文初學者聊天,才知他是位法國料理主廚,不太會講英文的他和日文幼幼班程度的我,半講半猜地討論台灣與日本民眾對異國美食的喜好,我頓時有種不但有人領路、還免費附送15分鐘主題會話課的感覺。到了目的地才發現,那裡已經是地鐵下一站的築地了,大叔這樣提著重重的購物袋陪我走了一大段路,感覺「揪甘心」。

龍貓詢問處
吉卜力局部景觀

 孤身一人卻不寂寞

這趟東京行最大的目的就是去宮崎駿的三鷹之森吉卜力美術館朝聖。那天在吉祥寺,當我穿過森林般的井之頭公園進到嚮往已久的吉卜力美術館,打開導覽手冊看到上面寫的這句話,感動得有點想哭,因為正說中了我對宮崎駿動畫的感覺、我當下對旅行的感覺:「一起來作迷路的孩子吧!」

在台北的日常生活裡,尤其職場上,我必須很精明、世故,能一手掌握大小事。但其實,心底還是有個傻氣又天真的孩子,只是必須隱藏。不過,一人旅的時候,不需顧忌他人,我可以五感全開地旅行,讓想像力和觀察力奔馳,彷彿回到孩提時的敏銳。在無人相識的異鄉,我不再需要故作姿態,可以一點新鮮事物就大驚小怪、一件小事就滿心歡喜、偶爾耍笨、不知道下一步要往哪裡去……。旅途中,我可以暫時作個迷路的孩子,讓心底那個孩子氣的自己出來透氣、放鬆,於是,當我要回到日常生活的常軌之前,我可以重新得到力氣。

謝謝這趟旅行中一期一會的人們,上述與我善意互動的人們、民宿交誼室裡一起打電動和聊天的旅人(任天堂實在是一種超越國界的語言啊!)、國會議事堂為包括我在內的唯二外國人做了專屬英文導覽的警察小哥、Guesthouse品川宿和民宿上野之家的員工們,都讓我一個人不覺得孤單,走了一趟暖心的充電旅行。

吉卜力路牌
吉卜力機器人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