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在診間第III部7-4】坐車

(相片提供/Pixabay)

 范泉山

有位接受肝炎治療的姊妹,問我這兩、三個月連續失眠,會不會爆肝。我說:「暫時還不會,只是長此以往,將來爆的不只是肝。是什麼事讓妳煩了?」
她談到她一直以來照顧老媽媽,到了40多歲了仍未婚。最近媽媽走了,家裡空蕩蕩地剩她一人。
我問:「妳沒兄弟姊妹?」
她說:「只有一個哥哥,人家有他的家庭。」
我再問:「那妳平常有心事,除了媽媽外,都找誰聊?」
她搖頭說:「我怕麻煩別人,都裝得像沒事。」
我說:「唉呀,妳當她們都是瞎子,看不出妳有事?妳越裝,她們只有越不知所措。在擔心冒犯了妳之下,妳會逼她們閃躲妳。」
她說:「這倒是,她們把我帶到教會,然後推給了教會。」
我說:「教會不錯呀,那裡有很多熱心的姊妹。」
她說:「是呀,只是我後來不參加她們了。」
我很訝異,問:「她們怎了?」
她說:「她們是很好,只是時不時會問我聖經讀到哪裡了沒,我受不了這逼迫的壓力。」原來,她把關懷當交際的場面話忽略了,卻把人家囑咐的助人工具當壓人重具揹著,因此受不了。
我說:「妳覺得聖經只是個沒人性的權威,一章一節地唸,根本打不到妳心靈深處,對不對?」她點頭。
我說:「我要為她們給妳的這個誤解跟妳道歉,這個誤解我以前也有。」
她說:「誤解?」
我說:「對!聖經是神的話,這些話是為了趨使我們到祂那裡,而不是只到達祂的話就停止了。」她表情茫然。
我說:「這就好比我當初要到醫院報到時,一下火車站頓時覺得孤苦伶仃。還好有熱心人士帶我到公車站,然後開始喋喋不休,告訴我各個公車路線,到哪一個轉角會看到什麼歷史建築,到哪一站會看到什麼宏偉大廈……,還一直逼問我這樣清楚了沒有?」
她笑道:「結果你清楚了嗎?」
我說:「我深深地謝謝他,待他轉身離去,我叫了輛計程車。拜託,我是要到醫院,而不是坐公車呀!」
我兀自憤憤不平地說:「而且妳知道嗎?那計程車司機看我是外地人,就不跳錶,最後多收了我100元。」她終於開懷大笑。
我說:「我當時若乖乖去坐公車,不理太多路線、轉彎,就安然欣賞窗外風景,累了就閉眼歇著,痠了就伸一下懶腰,然後拜託旁座,到了醫院記得叫我,再放空他熱切的嘮叨……也就不會在情急之下亂坐計程車,還被坑。」
她說:「我懂了,要記得我是到醫院,而不是只到公車上。我要到上帝那兒,而不是只到祂的話,對嗎?」
我點頭:「而且坐車坐累了,下車伸伸懶腰,甚至尿個尿都無妨,因為妳不是坐囚車嘛!」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