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圖◎林慧卿

當你在家附近覓食,越南春捲、印尼咖哩、泰國打拋悄悄入駐。不必參加東南亞七日遊,就能在自家門口聽到越南語、印尼語、泰語、菲律賓語的交談聲。國際疆界逐日消失,過去遠在天邊的跨文化情境,如今近在眼前。嘉義基督教醫院20多年前積極迎接契機,成立國際宣教中心,承擔跨文化關懷的使命。

移工湧入開啟關懷事工

台灣於1991年正式開放引進外籍勞工(移工),嘉義基督教醫院因鄰近頭橋與民雄工業區,1994年前後陸續湧入移工朋友做身體檢查或看病。本於教會醫院的異象與使命,1996年嘉基邀請泰籍牧師艾應昌舉家來台,負責關懷泰籍人士,成立泰語福音中心「暹羅園」。菲籍人士方面,則於1997年邀請已在台默默關懷菲籍移工十年的尤萬安牧師夫婦投入,於1997年成立「菲律賓奇異恩典教會」。

艾應昌牧師是在泰北邊境山區長大的第二代華人,艱辛的成長環境讓他更能體恤困苦人的需要。在基督徒比率不到千分之三的泰國,他忠心傳道十餘年。一到嘉義,他白天翻譯文件,與黃福蘭師母到醫院各部門擔任口譯,協助泰籍患者與醫護溝通。每晚帶著兩個稚齡的兒子,全家出動發福音單張、帶小組聚會,足跡踏遍泰籍朋友出入的工廠、泰籍配偶家庭、泰式餐館、夜市及公園。他們時常凌晨時分才忙完,小孩累了就睡在福音車上,隔天一大早又要上班、上學。到台灣前,小孩只懂泰文,在台就學初期挫折連連。大人也需要適應文化衝擊,全家人的辛苦不在話下。

尤萬安牧師是菲律賓長大的第二代華僑,因了解早期菲籍勞工來台工作困境,為關懷他們身心靈需要,早在1985年即放下在菲律賓的教會職務,親自來台,深入工廠,也成為勞工一員。隔年,王玉美師母也到嘉義工廠夫唱婦隨。礙於諸多困難,五個孩子仍留在菲律賓,由親人代為照料,尤牧師夫婦仍供應子女經濟需要,不定期返鄉探視。相隔兩地,只得把牽掛化為禱告,祈求神保守看顧。

如今孩子都已平安成長,各自就業,而尤萬安牧師夫婦從最初運用下工後時間在工廠、公園發放單張,就地蹲下和菲籍移工話家常,到成為嘉基專職的牧者,可說是全心投入,一步一腳印,已然結實纍纍。

外籍朋友離鄉背井,長時間高負荷工作,語言不通,生活領域狹小甚至封閉,加上需償還高額仲介費,心中苦悶不言而喻。壓力無處宣洩時,輕則透過菸酒、賭博暫時麻痺自己,重則暴力傷人或傷己。倘若雇主忽視人權,壓榨勞力甚或虐待,遭受職業傷害、殉職,更是雪上加霜。他們是存在台灣產業底層的弱勢族群,支持體系極度薄弱,全方位關懷照護不易。

幸好,兩對牧者夫婦滿懷從神而來的愛心,嘉基的物力、人力與財力則成為他們堅強的後盾。十多年來,他們不辭辛勞在第一線衝鋒陷陣,將愛與資源帶給異鄉人。

返鄉宣教各地開花

許多生命煥然一新的移工,不再以賺錢為職志,而是迫切期待「賺回」失喪的靈魂。他們有如飽含生命力的種子一般,返回家鄉萌芽、扎根,結出更多果子。

有些泰籍朋友一旦信了主,就進入栽培體系,工餘接受門徒訓練課程、神學函授課程;有的返國接受更完備之神學教育,成為傳道人。如今他們在泰國已拓植Bankhaen、Chamni、Rayong、Nation、Asean、Chai-Badan、Chiapon六個暹羅園教會,在台灣除了嘉義,尚有平鎮泰語福音中心、高雄福音中心。以Sawai為例,他返鄉帶領家族及鄉民信主,開拓Bankhaen暹羅園教會。此外,他培養信徒學習生活技能與經營之道,如裁縫、養青蛙、養魚、做米線及培養香菇等,又籌募兒童助學金等,讓教會朝自足、自養、自傳的方向邁進。

在佛教背景的村落中承認基督,必須承受極大的壓力與誤解,但Bankhaen的信徒們信心堅定,人數越發增長。漸漸地,茅草蓋的會堂已不敷使用,建堂的需要日益迫切,信徒們開始齊心籌措經費,有的用竹節撲滿存錢,有的努力生產,竭力奉獻。在泰國基督教總會十二區會與嘉基共同資助下,四樓層高的多功能新會堂終於在2011年竣工,矗立在武里南府,見證神無遠弗屆的愛!

看到艾應昌牧師十五年如一日辛勤耕耘,以及嘉基關懷外籍朋友事工蓬勃發展,李科永文教基金會為實踐愛人如己的精神,捐贈位於高雄市前鎮區的大樓約兩百坪的一層樓,用於移工及新住民關懷及宣教事工。2011年嘉基高雄關懷中心獻堂啟用,成為外籍朋友在高雄另一個家。

如今艾應昌牧師夫婦腳步仍未停歇,繼續在宣教前線奔走,於泰國曼谷建立Asean教會,照顧其他東南亞國家到泰國工作的移工,將福音的種子撒向更多民族。

菲律賓與泰國國情不同,因是移工輸出大國,菲籍移工在台約滿後,多轉往第三國。生命更新的菲籍朋友在世界各地成立細胞小組、禱告小組,為數有600之多。透過網際網路,身在台灣的尤萬安牧師夫婦仍遠距牧養與督導散落世界各處的小組。

其中,當然也有人回到家鄉建立或牧養教會。2000年成立的馬尼拉巴石奇異恩典教會,就是由在台信主的Ronnie牧師夫婦負責。位於都市邊緣貧民區的巴石教會,成為每年嘉基赴菲短期醫療服務的基地。尚有13位在台信主的菲籍牧者在其他宗派牧養教會,由於都是尤萬安牧師夫婦的子弟兵,自然成為聯盟,一旦進行社區營造等整體性工作,這些聯盟教會就可以聯合動員。

榮耀基督的名

在一、二個世紀之前,投身跨文化宣教意謂著舟車勞頓與生離死別。等到千辛萬苦踏上異鄉,面臨的又是藐視、誤解、逼迫,甚至殉道。如今,乘著全球化的浪頭,跨文化宣教機會已近在咫尺,執行起來也相對輕省。嘉基自勉將繼續在過去十數年的基礎上耕耘,期待生命影響生命的連鎖效應能持續發生,在海內外開花結果,遵循神的旨意,榮耀基督的名!



Sawai(泰國籍)

Sawai原本留著一頭長髮,吃喝嫖賭、放浪形骸,甚至混黑社會,讓母親終日擔心他被砍、被殺。來台工作時,他在暹羅園接受了基督信仰。三個月內,他便戒除了菸酒等惡習,性情變得溫柔謙卑,連同事視為畏途的洗廁所差事也搶著做,在工廠表現令上司刮目相看。

Sawai想到家鄉無人聽過耶穌,毅然返鄉獻身傳道。母親目睹他改頭換面,驚喜不已,不計代價資助他受神學裝備與建立教會。本來只有小學學歷的他連考試機會都沒有,僥倖得到機會應試,聖經考試竟比許多高學歷的人成績還好,泰國伯特利聖道學院因而破格錄取他。神更為他預備了一位出身自傳道世家的好姊妹,與他同奔天路。


阿萳(泰國籍)

阿萳在21歲時,依照泰國傳統當了一年的和尚。但從廟裡出來時,菸酒等惡習依然不改,連到台灣工作也因嗜酒如命而中途毀約。

有一次,阿萳在暹羅園聽到了有關末日的信息,他心受感動,舉手決志,從此生命大翻轉。神賜給他一位愛主又愛他的妻子黃阿美,兩人回應呼召,一起接受神學裝備。目前在桃園平鎮泰語福音中心帶職事奉。


Saran(泰國籍)

Saran畢業於泰國大學。在台灣工作時,朝夕相處的兩位同事意外抓魚溺斃,導致他被死亡陰影籠罩,每晚無法入睡。

後來經介紹到暹羅園,有一天Saran在福音車上聽艾應昌牧師分享生命之道,越聽越嚮往,當下決志信主。回泰國後,他拿到神學碩士學位,放棄擔任神學院老師的機會,在教會事奉,並婉拒台灣教會的支持與奉獻,堅守在福音前線。


Tanaboon(泰國籍)

Tanaboon因酗酒導致右半邊身體麻痛至無法成眠,藥石罔效,飽受折磨五年多。直到受邀參加暹羅園的聚會,看到路加福音記載耶穌醫治大痲瘋、瘸腿、瞎眼等各樣疾病,他心想更嚴重的病耶穌都有辦法,更何況是自己的病?於是大膽開口求,沒想到真的痊癒了。

信主後,Tanaboon進一步求神幫助他戒掉菸酒,數月後成功了。於是,服事這位獨一真神成為他一生的職志。


Glonard(菲律賓籍)

為了改善家人生活,也嘗嘗同儕口中的享樂生活,Glonard滿懷憧憬來台灣淘金。一開始還不錯,哪知好景不常,他服務的工廠被收購而且減產,導致他工時縮短,收入銳減。他起意返回菲律賓,卻受制於合約。美夢破滅下,他心情鬱悶,工作頻頻出錯,因而常被主管責罵。

某天Glonard勉為其難應邀參加菲律賓奇異恩典教會聚會。那天尤萬安牧師正好講到耶穌說的:「凡勞苦擔重擔的,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馬太福音11章28節)他感動之下接受主,前所未有的平安頓時進入他的心。

回到工廠,雖然環境依舊,Glonard心中卻不停湧出喜樂,這滿溢的喜樂使他工作態度轉為積極,年底時竟當選年度最傑出員工。接著他經歷一連串祝福,如在工廠節日抽獎活動抽中液晶電視、摩托車。神還為他預備了副業,讓他收入增加。經歷神又真又活的恩典,他更認真在教會服事與學習,原來對音樂一竅不通,也學會彈吉他,帶領音樂敬拜,又擔任小組長。他用喜樂而活潑的生命見證主,讓父親深受感動,也信主受洗了。


Jose(菲律賓籍)

「既然身體不好,不能好好做工,你還是回去菲律賓吧!」Jose聽到台灣老闆這麼說,既焦急又無奈。急的是還不起借錢支付的大筆仲介費,無奈的是自到台灣就一直不舒服,吃東西腹側會疼痛,長期食不下嚥,精神、體力自然不濟。

幸而朋友邀Jose參加嘉義基督教醫院舉辦的籃球賽,同樣來自菲律賓的弟兄關心他、幫助他。尤萬安牧師陪同他前往嘉基做直腸鏡檢查,發現原來他直腸內長了約兩公分的瘤。當天醫生就幫他動手術,被遣返的警報也得以解除。

更重要的是,Jose在菲律賓奇異恩典教會認識神,找到生命的意義和方向。他工作態度變好,下班後也不再四處遊蕩。過去同事慫恿他不要配合台灣老闆加班,但尤牧師告誡他要順服老闆。看到他工作態度與效率變好,老闆自動延長他的工作契約為三年,更加器重他。

在菲律賓的妻子因聽信耳語,懷疑Jose在台灣有外遇,夫妻因此不合。尤萬安牧師居間輔導,讓夫妻倆和好如初。笑容滿面的Jose和之前愁眉不展的Jose簡直判若兩人。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