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立(台灣大學腫瘤醫學研究所博士候選人)

「移民將會搶走美國人的工作!」「蓋牆能讓偷渡客不再進來我們國家!」「我能讓美國再次偉大!」等,答案都是「並沒有」。即使我能拿出失業就業統計數據、邊境管理數據、人類發展指數等能量化的指標,都無法說服相信川普如此宣稱的支持者。台灣人當然不用笑別人,2020年的美國總統大選有多少人因為焦慮「拜登會舔共賣台」「川普是台灣好朋友」等經不起檢驗的事情,而堅定的支持川普,不管有多麼違反他自身對於人權自由價值的信念,更別提最後投票期間已經上升到世界奇觀的詭異手段,只差沒有說外星人偷走選票的陰謀論。所以,什麼是事實這件事情,真的是我們所在乎的嗎?

歡迎來到後事實時代


歡迎來到後事實(Post-truth)時代!這個時代,我們將以事實來解釋事實,空想的事實,最終還是成為了現實。人們再也不在乎事實和真相是什麼了,只在乎自己的感覺,感覺對了,就是對的。

或許有些人會有點難理解,什麼叫作「以意志力重塑現實」。如同首篇提及的「惡魔論證」還有「桶中大腦」所證,我們對於外界的感知和型塑能力是十分受限的,事實上,我們感知到的一切,也都未必會是真的,不同個體之間的視網膜上色錐細胞的比例不同,腦部視覺區域等結構也有點不一樣,每個人眼中所見到的世界都是有些許差異的。所以,當某人堅定地相信某件理論上不可能的事情,即使無法真的重塑外界的現實,也足以扭曲對於自身的認知,進而改變行為、甚至是個體受到刺激的反應。要承認這點,才有可能更進一步去嘗試接近我們心目中嚮往的真實。

英國脫歐和2016年川普的當選實在太具有衝擊性了,作為指標性的事件,揭開了後事實時代的序幕。筆者剛剛所提的事件好像都距離我們很遙遠,但要注意的是,後事實時代是一場通俗八點檔爛戲,絕對又臭又長,而全世界都深陷其中無法倖免。LINE群組裡頭一天到晚充斥著各種明顯錯誤的問題訊息,新聞媒體刻意誤導、錯誤引用、甚至直接造假,而公眾人物當然不會在這場混亂中缺席。在這個時代,既然無法改變潮流,不如趁勢撈個一把,對吧?先不說不在乎事實到底可以造成多麼恐怖的傷害,隨便一個LINE的群組謠言就能引發公衛危機,特別是在全球疫情大流行的當下。

失落的討論空間與機會


那麼,對事實的不在乎到底有多危險?最顯而易見的就是,人們再也無法藉著討論來理解彼此的觀點、達成最低程度的共識、共同克服前方困境,也因此付出許多無意義的成本和消耗。為了簡單闡明這個問題,我用誇張一點的直白例子來說明。

「我在這次的總統大選決定要投韓國瑜。」「喔,為什麼呢?」「因為我更喜歡髮量多的候選人,總統就該選這種的。」「可是蔡英文的髮量比韓國瑜還來的多啊?」「並沒有,韓國瑜的頭髮比蔡英文多。」「我數給你看喔,韓國瑜……一根、兩根、三根。好,再來是蔡英文……一根、兩根、三根……很多根。看吧!蔡英文頭髮比較多。」「沒有,我覺得韓國瑜的頭髮比較多。」「可是我數給你看了啊,韓國瑜的頭髮真的比較少。」「沒有,我覺得韓國瑜的頭髮比較多。」

當失去了對最基本事實的標準一致認定,任何議題都會失去討論的空間。即使本來就很困難了,但立場不同的雙方若有打算繼續合作下去,或是至少不要置對方於死地,那麼相互妥協便是至少需要做到的事情。但在失去了對事實的客觀認定之下,這件事情就變成不可能的任務了。對於需要廣泛討論的公共政策,或政府失職,放棄自身專業與行政責任,將選擇丟給社會大眾的時候,這些無法形成有效討論的情況,其造成的傷害可真是難以想像的恐怖。歷史上,希特勒當選,還有為了避免重蹈此覆轍出現的防衛性民主,這兩者以筆者的觀點來看,對人類社會造成的傷害或許有差異,但恐怕並沒有差到很多。

「我覺得打疫苗會導致自閉症。」「可是沒有證據指出,打疫苗會得自閉症。」「可是也沒有證據指出,打疫苗不會得自閉症啊。」「但是這個情況下,正方沒有舉證,反方要從何反駁?而且科學的研究方法本來就是需要先有觀察到一個現象的發生,才會有後續的假說和研究,不然某件事情的不相關性有無限種,討論不相關性根本不理性。」「你一定是被大藥廠收買了,這讓我更加堅定的覺得打疫苗會導致自閉症。」

在沒有證據證明打疫苗會導致自閉症的前提之下,自然不會有相關的研究探討這件事情。目前所有相關證據都是來自許多本身顯然就有狀況的實驗設計,或是信譽非常有問題的人所提出的說法。這個情況同樣適用於人為全球暖化,還有各式各樣多到無法全部舉例的陰謀論。學術界甚至為了緩解大眾的疑慮,做了很多兩種真的是不相關事物的研究,比如「打疫苗真的不會導致自閉症」和「全球氣候變遷真的不是偽造的」。學術機構在這些無意義的事情上浪費愈多時間,能處理正事的心力和資源就愈少。除了浪費寶貴的資源之外,費盡心力說服陰謀論的支持者,往往會導致該陰謀論被強化,因為所有的努力,被認為是更加證明該陰謀究竟有多麼龐大,可以動用多少資源來掩蓋真相。

前述兩項對事實的不在乎,其產生最顯而易見的問題相互作用起來,更會延伸出後續無數的問題。立場相對的雙方無法辯論,即使其中一方毫無道理,也無法鬆動其支持者們。所有的嘗試妥協的行動,都只是浪費時間和心力,並且淪為聲勢更加浩大一方的宣傳。因此唯一能夠增加獲勝機會的方法,並不是遊說各方、據理力爭,而是迴避討論,嘗試製造出另一股更大的聲量,不論是從原本的支持者之中,或是嘗試開發新的客源。

所以在彼此叫囂之間,如果我們運氣有夠不好,最終出線的是最糟糕的結果,其實並沒有什麼好意外的,因為那不過是遲早會發生的事情罷了。那基於非理性的因素,選擇了某個只會把社會帶往和目標相反方向的決策,之後只能花費更大的力氣跑回來,前提是正確的方向有被發現的話。簡單來說,就是你想要髮量多的候選人,卻推舉髮量少的人。即使最後如你所願,事情的發展肯定也不會如你所以為的那樣,因為一開始,你的認知就錯了。

事態還有轉圜餘地?


那麼,正如同《綠野仙蹤》的桃樂絲所說:「我們已經不在堪薩斯州了。」(編註:意指不在熟悉的環境、舒適圈)抱怨後事實時代的種種惡果已經無濟於事,更別提事實上所有人都有責任,只是多寡的問題。那麼,身為重視人類文明的現代公民一分子,如果想要嘗試成為做出對的事情的人,以及心中總有著某個聲音讓你去在乎對與錯、公理和正義、事實與虛假,可以怎麼辦?

第一步,便是願意去持續的學習。很遺憾的,依照科技發展的速度,還有以惡意為目的偽裝的假訊息演化速度,遲早會超出一般人判斷能力。但是持續的接觸新知,並且學習,將會盡可能使這個最糟糕的事態延緩,直到制度或是技術層面出現解方,比如說嚴格的立法規範或更普及即時便捷的事實查核功能。人們在成年以後,甚至過了人生巔峰,總會覺得學習新的事物好像十分困難,但並不表示這是做不到的。對於接觸到某些事物的時候,常保好奇心及求知的慾望。「千年藻礁將在火力發電廠興建之後消失。」什麼是藻礁?為什麼需要花費千年形成?那這樣藻礁有什麼價值?火力發電廠有好多種,這是哪種?為什麼需要蓋火力發電廠?那蓋火力發電廠的價值是否有超過讓藻礁繼續存在的價值?或者是說其中一方的價值根本無法估量,所以這是連猶豫都不用猶豫的事情?

以往,上述那些問題,要找到能夠解釋給一般大眾理解的專家已經不是很容易,更別提那要花費多少成本聯絡、採訪、出刊。但是現在,只需要動動手指在網路搜尋,所有需要的資訊都能夠在幾秒鐘內跑出來。一個標題,光是要弄清楚背後的名詞解釋,所需要的時間和耗費的心神,的確就已經不少了。但說真的,你有很急著去幹什麼嗎?求學階段,大家都會如數家珍的說自己搭公車通勤時多麼努力背單字,怎麼成年了以後,就都不再努力了?這是不是表示,我們的價值觀出了什麼問題?平常在學校抱怨學到的東西用不上,今天這些和生活息息相關的事情,有時確實是關乎於生死的事情,卻依然決定撒手不管,是因為學習新知太累人了嗎?如同前面所提,什麼是事實這件事情,真的是我們所在乎的嗎? (待續)

相關閱讀
【探索頻道】後事實時代,我們想要的是什麼真實?(上)

【探索頻道】後事實時代,我們想要的是什麼真實?(下)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