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的夢想?誰的國家?

◎烏陵

文建會建國百年國慶晚會搖滾音樂劇《夢想家》,2個晚上燒掉2.1億,國家文藝獎得主曾道雄以「毛骨悚然」來形容、民意代表希望檢調介入調查、基督教恩友中心的李牧師也投書表示該機構年度花費不過2000多萬。2.1億對一般民眾或是各類型的非政府部門來說,確實是無法想像的天價。我們可以把它換算成數不清的營養午餐與老農津貼,這些算式的結果總是讓我們驚嘆連連,更讓人驚嘆的是,文建會主委盛治仁身為一個基督徒,從他的信仰實踐來看待國慶活動這樣懸殊的財務分配,是否曾經萌生一絲認為這樣的作法不公義的聲音,在他的信仰當中,國慶晚會這件事是否真的有如此驚人的比重與排序?

投身於藝文團體或非政府組織的人,大都明白這筆帳非同小可,絕非才華、國慶、名導幾個關鍵字能夠打發。即便檢調介入後證明一分一毫的錢都是合法的,這樣的案例是否就能夠全身而退、乾淨收場,不需要經過社會公評與納稅人的監督呢?我認為2.1億背後述說的是一個更需要深思的邏輯──一個充滿文化霸權心態的國家。

早在《夢想家》爭議爆發之前,李建常、何榮幸等人就在媒體上呼籲大眾反思建國百年連串慶典進行的同時,「美麗灣」與「核廢料」等原民主體性展現的社運串連活動被無視,也因此導演李建常在接下「台東百年地標落成晚會」總導演之前,自費前去與原住民社群對話後,決定退出這個活動,而盛治仁在其部落格的回應則認為,這些議題不應該與國家的生日慶典混為一談。

《夢想家》事件讓我們明顯地看出,國家,是屬於這群能夠在場內作著藝術(與政治)大夢的人;夢想,只有這群人能夠有資格用錢來堆砌;而建國百年活動背後支持的國家意識形態,也只屬於某些人的文化與國族想像。的確,《夢想家》裡出現了原住民歌謠、而建國百年也確實補助了原住民藝文活動,然而誰的文化是滔滔巨流、誰的是點綴裝飾,正如2.1億之於吳念真導演說,文建會預計給他的1000多萬預算,高下立見。

藝術是政治的,尤其一場補助2.1億天價的藝術,絕對不是賴聲川導演說他只負責創作就能開脫,也不會因為這是為了慶祝「國家」的生日就中立而冠冕堂皇起來。這樣好大喜功並帶著霸權面具的國家慶典,不但毫無想像力可言,這種單一大型的巨額補助,更讓人有極權國家復辟之感。

(作者為NGO機構工作者)

&nbsp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