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國際地位(一)

徐望志(前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助理總幹事)

「他人即地獄」是尚-保羅·沙特(Jean-Paul Sartre)於1943年創作的劇作《無路可出》(Huis Clos)結尾時的名言。該劇描述在地獄會客室中的三人:Garcin、Estelle及Inez。正當三人還在困惑是什麼罪導致他們下地獄,以及他們將會受到怎樣的懲罰時,他們很快推測出根本不會有施刑者及行刑者,也沒有那可以永恆燃燒他們靈魂的火焰。這裡就只有他們三個人,困在僵局。 

「那些眼睛都盯著我瞧,他們的目光吞噬著我。什麼?只有你們兩個?我以為會有很多很多人。所以這就是地獄真不敢相信。你們都記得我們曾聽說過地獄的情景拷刑室火及硫磺炙熱溶岩。全是無稽之談!不需要熾熱的火杵。他人即地獄!」 

《無路可出》完美地描寫出人們共存的難處,他人與他們的目光,疏離我且將我的存在禁錮於他們特定的想法之中,剝奪了我的自由。

一位20世紀的存在主義文學評論家指出,身處在一個極度不確定的環境下,我們可將「轉瞬即逝」視為一種自由的形式及希望的緣由,而不是如劇中三人所面對的永恆咒詛。

當我正在準備要向你們及時回報台灣現今國際地位發展的演說時,我一直想起《無路可出》。與大家分享台灣在國際團體中所遭受的侮辱,深深刺痛我心。台灣遇到的狀況,就如「地獄即他人」,不只中國而已。我稍後會多加說明。當然,中國利用其外交及經濟力量將台灣困住,就如同沙特的劇作,台灣似乎無路可出。

我的責任是將台灣的故事告訴你們,幫助你們決議台灣普世論壇(TEF)如何能成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PCT)及台灣人民的希望及安慰。PCT認為彌迦書6章8節點出普世價值:

「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索要的是什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

對PCT而言,從1865年來,台灣的基督徒從聖經的角度,著實根植他們的信仰在這塊他們稱作台灣的土地上。PCT於信仰告白中承諾,認同所有的住民,通過愛與受苦,而化為盼望的記號。

PCT認為,支持TEF論壇賦予普世價值實質的意義,並重申堅定的信念,即普世機構有責任支持教會,尤其在渴望世界各地夥伴的陪同,追求國家尊嚴、國家主權及自決權等基本人權議題上。

台灣作為國際孤兒的現況

台灣的面積與比利時或瑞士差不多,是一個中等大小的國家。就人口數來說,它超過聯合國70%成員國。國內生產總值(GDP)排在80%至90%的成員國之間。台灣的健保系統有效、實惠普及、並且採用單一支付者模式,支付範圍含括97%人民的費用,其醫療團隊更為解決世界健康問題,做出卓越貢獻。

自美國總統尼克森於1972年訪中後,華盛頓開始抽手與台灣官方的外交及軍事關係,而三種看法定義了美中台關係:一個中國原則、兩岸現狀以及華府的戰略模糊。此三種看法型塑國際團體間對美中台關係的認知,也導致台灣變成國際孤兒的原因。

一個中國原則

對台灣而言,1972年簽署的美中上海公報(Shanghai Communique)被稱為「原罪」,因此簽署隨後遂成為三國國際關係的基礎。美中上海公報闡述了雙方對一中原則的歧見,儘管兩岸僅隔著僅90英哩的台灣海峽。北京當局表明,根據歷史、文化及司法事實,中國及台灣皆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實體的一部分,這就是「一個中國原則」。

另一方面,華府只認知海峽兩岸的「所有中國人」皆持此一觀點,不同之處僅在於誰應統治此合併領土。美國「期望」該問題能被「和平」解決。

順帶一提,上海公報的發起人,亨利·季辛吉(Henry Kissinger)於2007年警告台灣當局,「中國不會一直等下去」,習近平在上台不久後也得意地回應,說台灣問題「不能代代傳下去」。

中共(CCP)一年一度對台工作會議於今年二月初舉行。於會議中,中國副總理汪洋,當選中國全國政協主席,強調在新時代,中國對於台灣關係需要採取新的措施。

汪洋表示:「我們應堅持我們最初的願望,牢記我們的使命,全心全意貫徹中共中央委員會對台灣關係的決策與計劃,秉持歲月不待人的精神,把握今天,抓住時機。」

在過去兩年裡,習近平政府軍事上透過演習及環繞飛行,不遺餘力恐嚇台灣;外交上,持續孤立台灣;經濟上,威迫利誘、軟硬兼施。

兩岸現狀

上海公報闡明海峽兩岸的「和平與穩定」,概念上等同於維持「現狀」。華府一再呼籲雙方避免採取行動攪亂海峽兩岸的「台灣地位未定論」,進而造成緊張及不穩定的關係。在我看來,自1987年解嚴後,這種「維持現狀」的立場大幅影響台灣政府進行外交的態度。台灣政府老是擔心「老大哥」。(例如:台灣環宇全球(WV)基於人道主義對北韓的援助)。

自1971年10月25號台灣於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中被中國頂替後,兩岸關係處於激烈的競爭及對抗狀態,在國際上被視為「支票本外交」(checkbook diplomacy),也造成許多盟友把台灣當作肥羊。

敏感的國際地位及有限的資源,都讓台灣很難交到新朋友,更別說與舊朋友保持聯繫。北京一再炫耀其雄厚財力,只會使狀況變得更加困難。自從蔡英文總統當選以來,台灣的五個前盟友-甘比亞、聖多美及普林西比、巴拿馬、多明尼加共和國及布基納法索-皆一一投入北京的懷抱。

美中關係正走在負面軌跡上,而台灣已感受到這股迴盪。隨著競爭策略的加劇,台灣不能再下錯棋。

華府的戰略模糊

中美簽定「上海公報」後,華府對於中國長達數十年威脅侵略台灣的行為,秉持著典型的模糊戰略:「我們不知,你不知,一切看情況。」 從此,北京軍事戰略布局方向,皆企圖使美國不要因干涉兩岸問題而來保衛台灣。

美國總統川普在就任前接到來自台灣總統蔡英文的祝賀電話。北京對此表示不悅,視此通安排好的電訪,為川普即將改變對中國政策的預兆。

此外,川普於2017年12月18日親自公佈年度國家安全戰略報告。自1990年以來,台灣首次在報告中被正式提及,同時美國也再次確認對台灣的防禦承諾。報告指出,美國有意遵循一個中國政策,同時維持與台灣的緊密關係。包括根據《台灣旅行法》所做出的承諾,以提供台灣正當防衛需求,並阻止任何外力脅迫。

今年三月,美國國會一致通過《台灣旅行法》,並由川普總統簽屬,旨在鼓勵美國官員認可台灣並來台參訪,為台灣提供道義及政治上的支持。

就在兩週前,中國勸告美國避免做出危害台海和平穩定的行為。美方官員則表示,兩艘美國驅逐艦於週末,因演習需求航行國際水域屬「例行性過境」。這起通行事件起因可追溯自兩岸之間的摩擦激增,進而引發中國一系列圍繞台灣的軍事演習。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指出,海峽兩岸的問題牽涉中國的主權及國土的完整性,中國要求美國嚴格遵守一中原則,避免傷害中美關係及台海的和平穩定。

國際孤兒的新模式大衛v/s歌利亞

美國及台灣的政策決策者一直在討論一種可能的新模式來界定美中關係。當然,如果沒有中國的參與,它的影響將極為有限。然而,新的討論在台灣引起了激烈爭論。例如,上個月,前總統李登輝直接點出台灣問題的癥結所在。

正如「大中華思想」所證明的那樣,李登輝表示,國家式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症似乎讓台灣易於認同中國這個「劫持者」的信念。如此看來,不論有無意識到,許多台灣人民的思維方式正與中國所定義及規範的規則同步,卻沒有意識到在內心深處,他們就是那些否認與貶低自己的人。

北京正是利用這種心態,企圖在國際上不斷貶低台灣。李總統接著說:「令人遺憾的是,這種心態不只在公眾面前顯出,而且在政府官員身上都看得到,在各種不同的事件上,官員們在國際活動中並沒有大膽要求使用台灣的名字。」李總統的分析非常敏銳,但我想要另外補充一點,也就是我之前提到有關老大哥戰略的矛盾影響。

我認為台灣及政府官員極需了解,自重才能得到尊重。假若台灣要尋求國際對其尊嚴及主權的肯定,它必須在國家自尊及尊嚴上有明確表示。

我們都熟知在撒母耳記上第17章50到51節中,耶西的兒子小大衛與一位可怕的非利士人歌利亞對抗的故事。台灣蔡英文總統對抗中國習近平也可視為一則現代寓言:居於弱勢的台灣軍隊,對抗擁有衛星及先進致命導彈的中國軍方,加上,就在距離台灣90英里之外,中國佈有4000枚飛彈對準台灣。大衛及歌利亞的對抗也可比喻台灣在爭取國際認可中的掙扎。今天,194個聯合國會員國中,只有18個與台灣有外交關係。這18個邦交國不斷承受巨大的政治及經濟壓力,進而承認中國。

2 意見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