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郵船冰川丸 穿越戰火的海上歷史

文圖◎于倉和

如果有機會去日本橫濱的話,在橫濱港畔山下公園的一隅,可以看到一艘老式的客貨輪靜靜地停泊在另一側的碼頭邊,開放供遊客參觀。漆黑的船身、雪白的上層建築,煙囪則是以黑色為底,搭配紅白相間的條紋裝飾。只要對日本航運業歷史稍有研究,就知道這是一艘屬於日本知名大型海運公司日本郵船株式會社(NYK)的輪船。

冰川丸煙囪特寫。
冰川丸駕駛台的舵輪。

   和平時期華麗客貨輪

這艘客貨輪名叫「冰川丸」,她沒有令人眼花撩亂的炫目塗裝、也沒有經過精心計算的現代化流線造型,卻有輝煌的歷史及服役紀錄,在日本近代的航運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在昭和時代早期,日本郵船株式會社為了與美國和加拿大的航運商競爭北太平洋航線,加上原本的船隻漸漸老舊,因此有建造新船的需求。另一方面,當時的日本海軍受到《華盛頓海軍條約》的限制,無法擁有太多航空母艦,因此當局尋求解決的辦法,就是建造新式客貨船,在平時作為商船使用,一旦戰爭爆發,便可以在短時間之內改裝成為航空母艦。這就是冰川丸誕生的背景。

冰川丸這個船名來自於埼玉縣埼玉市的冰川神社,她還有兩艘姊妹船,分別是日枝丸和平安丸。冰川丸在橫濱的船塢裡誕生,1930年4月25日竣工,同年5月17日展開處女航,目的地為美國西雅圖,並於5月27日抵達。爾後冰川丸負責航行橫濱、溫哥華和西雅圖之間的北太平洋航線,在當時以良好的服務、美味的料理和華麗的內裝聞名,船上的主廚甚至曾遠赴歐洲受訓,英國知名默片影星卓別林環遊世界旅行的途中,就曾搭乘過冰川丸。

從冰川丸的舷窗望向橫濱新市區。
冰川丸的樓梯欄杆圖案來自於冰川神社。
客艙裡做工精緻的兒童木馬。
冰川丸的船鐘。

     戰爭時期醫療運輸

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政府徵用冰川丸,改裝成醫療船,航跡遍及太平洋戰場日軍所到之處,儘管她曾經遭擊傷,但幸運生存到戰後。緊接著在戰後復員的過程中,冰川丸又搖身一變成為運輸船,把散落在太平洋各地的日本軍人和僑民送回日本。台灣曾是日本的殖民地,所以冰川丸也曾經拜訪過基隆、高雄和馬公等地。

在復員工作告一段落後,冰川丸又再度回到老本行,航行北太平洋航線,直到1960年退役,結束長達30年多采多姿又驚心動魄的海上生涯,並在她的出生地保存直到今日。由於冰川丸豐富的服役歷史,日本政府指定她為重要文化資產,停靠在橫濱港供遊客參觀。

冰川丸高雅華麗的餐廳。
一等客艙的內部裝潢。
豪華客艙內的鸚鵡主題彩色玻璃。
冰川丸船尾特寫。

    緬懷過往復古風

懷抱著緬懷的心情,我從碼頭登上冰川丸,昔日高檔輪船的奢華風采一一躍於眼前。從交誼廳、餐廳、二等客房、一等客房、豪華客房,再到駕駛台、輪機艙,無一不讓人深深愛上那段美好的年代。整齊擺放的碗盤餐具、潔白的桌巾、鋪平的印花床單、絢麗的彩色玻璃、做工細緻的兒童木馬、雕花的欄杆、古色古香的駕駛台和充滿懷舊感的木質甲板,這所有一切彷彿讓人置身1930年代正在北太平洋航線上全速前進的冰川丸。直到登上甲板,望見高樓聳立的橫濱市區和附近碼頭的現代化大型遊輪,才回到現實,在船艙中倒流的時光頓時逆轉。

冰川丸經歷過戰前的歌舞昇平、戰時的海上交鋒,還見證戰後的振作復興,現在靜靜地待在港口的一角,儘管不用再出海,但她用船艏面對太平洋,似乎就象徵著橫濱如同她一樣,有如鳳凰般浴火再生,在21世紀裡繼續發光發熱,見證一頁轟轟烈烈的海上歷史。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