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安全網的破口亦為瘟疫的入口

◎王乾任

瘟疫爆發,一轉眼也過了4個月。雖然不知道還需要多久時間才能結束,至少到目前為止,因為政府防疫團隊與國人的團結努力(雖然還是有極少部分人扯後腿),台灣的疫情還不至於像其他國家那樣大爆發。甚至因為超前部署防疫物資,最近台灣還能有餘力捐贈海外的重災區。有些人感嘆選對總統,有些人感謝防疫團隊與第一線醫護的努力。

雖然這次台灣的防疫工作真的做得很棒,不過,也還是可以從零星的本土感染案例看到一些問題。扣除境外移入的感染者傳染給家人或朋友的案例,其他本土感染案例大多是我們社會中的相對弱勢,從白牌車司機、醫院清潔工,到非法移工、酒店小姐等等。於是我在想,瘟疫的入口,也許就是社會安全網的破口。
再看海外其他爆發疫情的國家,西班牙與義大利的醫療資源嚴重不足,與過去十年的撙節政策優先砍社福與醫療預算不無關係;原本上半場守得不錯,近來疫情卻開始飆高的新加坡,爆出感染的本土案例大多來自外籍移工群聚的宿舍;迅速成為重災區的美國,長年以來為人詬病的高昂醫療花費與脆弱的醫療系統,使得瘟疫如入無人之境,美國幾乎沒有抵抗的餘地,就連第一線醫護都沒有充足的防疫物資。還有不少國家的監獄,都成了瘟疫迅速蔓延的地方。

「所有文明的躍進,都是奴隸堆砌而成。」古希臘羅馬時代有奴隸,西歐的殖民主義時代則是黑奴,當代社會其實也有奴隸,只是換了一些好聽的說法,或是隱藏在大眾看不見的地方。那些身處社會底層的人民,平日被我們以法律或各種其他方式剝削勞動力與人權,直到瘟疫入侵人類社會,我們赫然發現,平日被我們排除在社會安全網之外的弱勢族群一旦染病,竟然可以快速蔓延到整個社會,無人能夠置身事外。瘟疫或許是不可抗拒的天災,但是,瘟疫的蔓延卻可能是人禍,因為我們輕忽了最小的一個弟兄的生活需求與照顧,放任其被排除與剝削。

記得台灣的非法外籍移工爆出確診案例時,陳時中表示,現在當務之急是防疫,希望警政單位不要在這時間點去強力緝捕非法外籍移工,怕的就是這些非法外籍移工萬一出現生病症狀不敢尋求協助,結果成為防疫的破口。或許瘟疫過後,我們應該認真思考如何修補社會安全網,讓窮人、弱勢也被納入社會安全網中,沒有人被排除在外的社會,才是最能抵擋瘟疫或天災侵襲的社會,我相信這也是上主所樂見的一種團契!

幫助弱勢強化社會安全網,本也是教會的事工,之前靈醫會神父呂若瑟發起募款捐贈義大利,短短時間內就獲得上億捐款的迴響,不正是因為多年來靈醫會深入基層與弱勢,以天主之愛幫助窮苦人的,他們所做一切,台灣人都看在眼裡嗎?

在患難的時代,看見教會的責任,往普天之下的窮人去,提供隨時的幫助,願我們每一個弟兄姊妹都能成為強化社會安全網的力量!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