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口無遮欄】音樂就是最棒的獎

14
張睿銓把音樂當興趣,用饒舌歌曲記錄228事件與白色恐怖史實。(相片提供/張睿銓)

◎張睿銓(實驗學校教師)

去年跨年前兩天,打開電子信箱,收到一封信通知我「2020 Just Plain Folks」線上頒獎典禮即將於隔天舉行。因為我是入圍者之一,他們希望我可以上線一同觀賞。

JPF是美國的一個獨立音樂組織,原則上每年會頒獎給各類風格的專輯和歌曲,每年從上萬張專輯、上百萬首歌曲中挑選入圍者,然後再進行討論,最後決定得獎者。這個獎有三個和其他音樂獎不同的特點。第一,雖然頒獎地點在美國,但評審團成員來自世界各國。第二,沒有報名機制,主要是評審或組織成員於生活或工作中隨機接觸到的新音樂,若覺得特別,就會推薦給評審團。第三,受評的音樂除不限發行國家和語言,也不限發行年份,完全打破主流音樂獎每年頒給前一年發行的音樂的商業思維。

其實,印象中三年前他們就有通知我入圍,只是後來他們似乎有一些內部的財務問題,加上後來接連發生川普執政(這個對他們影響很大)和疫情的問題,得獎名單一直到現在才在線上公布。

出乎我意料之外,我十年前發行的這張專輯《出走》(Exodus),得到了他們「最佳饒舌專輯」(Best Rap Album)的評比。

這張專輯,現在自己再拿出來聽,當然不夠好,但自覺是一張概念還算完整的專輯。比較驚訝的是,專輯中大部分是台語歌,只有兩首是全英語歌;這樣的內容,JPF的評審團居然願意青睞。而且我再去聽了一下第二、三、四名入圍者的作品,實在都是非常優秀的作品。但這也讓我更相信,做自己的音樂、唱自己的母語,即使不是強勢語言,只要有自信,只要言之有物,世界是會願意聆聽的(雖然可能要等十年)。

只是,這五、六年我回到教育界,幫助過幾個實驗教育團體成立實驗學校,現在也在一個實驗學校任教。想起20年前組第一個重金屬樂團,並開始寫歌寫詞,因為感受到很多人覺得講台語很俗,所以有一個很浪漫的發想,就是我決定要用台語創作,不用華語,要寫到不再有人覺得講台語很俗為止。這一陣子,幾個記者問我還有沒有在做音樂,本想很汗顏地說很少了,轉念一想,有啊,我的學生就是我的音樂了。我伴隨著他們成長,他們往前邁的每一步,畫的每一幅畫,寫的每一首詩,都是我們一起做的音樂。

再次感謝音樂這條路上曾經幫助我、疼惜我的前輩與朋友!雖然現在主帶領我回到教育工作,已離創作很遙遠了,但我永遠記得與你們一同分享音樂時的快樂。感謝主給了我一個已經很精采、充滿音樂的生命經驗──這個獎,在我第一次感受到音樂帶給我的喜樂時,早已獲得。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