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婉婷採訪報導】疫情不只重創台灣內需市場,也影響國際人力引入;平安基金會所屬勞工關懷中心主任簡長榮受訪時表示,在與仲介、雇主接觸、媒合的過程,確實能感受到「缺工」現象,而這個議題可以從「人力引入」和「轉換雇主」2個面向談起。

首先,境外移入者可能因檢疫未通過而無法進到台灣;其次,因為疫情影響全球,不少廠商回到台灣發展,開始增建、擴建廠房,市場需求提升但人力供給不及,也會造成缺工現象。

另一方面,國內既有移工可能會想要轉換雇主,雖然法律上強調轉換時不准收「介紹費」,但實際運行上仍然防不勝防,這個問題也阻礙轉換雇主;事實上,由於勞動條件較辛苦與薪資、福利考量等因素,很多看護工希望能轉換成為廠工。簡長榮也點出,轉介這件事,最終還是要看勞雇雙方是否合適與彼此接受才能順利;對大廠商而言,政府有制定相關配套措施協助,但中小型企業與個人就可能會遇到缺工危機。

2018年勞動關懷中心活動照片。(攝影/林婉婷)

在缺工情形下,移工們是更能夠選擇工作、還是勞動負擔增加?簡長榮指出,在正常情形下,移工轉換工作確實較為困難,因為企業可以引入國外新人力替換,因此開放給國內移工競爭的缺額相對減少;這種時候就以介紹費高低為影響因素。但疫情之下,國外人力引入困難,因此國內人力的競爭條件就較為單純,整體而言還是對國內移工較為有利。但他重申,介紹費問題仍然是國內轉換雇主的干擾因素。

廣告

在移工防疫權方面,經過幾次工廠群聚感染事件,大型企業可能願意負擔移工疫苗接種費用,但對中小型企業而言,預備這筆經費很有壓力,若要求移工自行負擔也很困難;此外,台灣的疫情紓困方案也僅針對本國籍勞工,簡長榮認為這是政策可以改進之處。

延伸閱讀:侵害人權或超前部署?苗栗發布移工禁足令

為減少群聚感染情事再度發生,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在6月5日至7月12日期間暫停國內移工轉換雇主作業,簡長榮評估受到影響者約7000人,他認為這些人應該也被納入紓困方案;他強調,政府紓困方案立意良好,但期待能夠彙整各方意見並調整,也防範未來有類似情形發生時可以即時因應。

雖然警戒降級,但防疫仍然持續,勞工關懷中心也配合政府措施,向移工們宣導避免跨縣市移動或非必要外出;另關懷移工們在疫情期間面臨的問題,連結不同服務單位向勞動部提出相關建議。簡長榮特別說明,看護工勞動條件需要改善與保障,否則台灣將面對「需要照顧者」隨著高齡化增加,「提供照顧者」卻越來越少的處境;如何讓看護人力穩定將是考驗,也是政府在規畫長照政策時要審慎考量的部分。

簡長榮舉例,重症臥床的病患幾個小時就需要有人協助翻身,和一般長輩的看護需要大不相同,前者的休息和工作時間都被切割;然不同的工作量,卻領到同樣的薪資,久了自然減損看護工們的服務意願,改選擇待遇更好的工作;政府規定重癱瘓病人可以聘雇2名看護工,說明政府知道不同病況的長輩照顧工作量存有差異,那麼薪資也應該分級,且不要讓基本薪資「低標」反成為薪資「天花板」,否則實在難以留住勞工。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