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武德殿】滄海桑田 又聞竹劍聲

武德殿的修復不僅止於建築體的整修,它還是一座依「原使用功能」復興的古蹟。高雄市劍道文化協會自2004年起在此經營管理,開設劍道課程,因此在每個週末、週日上午,以及週間的某幾個夜裡,古蹟內會揚起學員們隨勢而發的「氣合」聲、竹劍對擊聲或是各種步法的點踏聲,和著自長窗透出的燈火和身影,傳揚一如百年前的節奏。

文圖◎劉聖秋

海風穿越壽山上的雀榕、構樹、鳳凰木和相思樹林,送上窸窣的低語和颯爽氣息,掀動膝上的書頁。抬眼遠望,過午的陽光把這一帶烘染得亮晃晃,朝西南伸展而去的山巒和街屋,深深淺淺的輪廓往海的方向淡去,連陰影都泛著輕淺金光,這一幕令我心醉神馳。
現在我正站在武德殿前的平台上,它總讓我想起京都清水寺臨崖的清水舞台,只是規模小得多,它的下方也非懸崖,而是條叫做登山街的小街道。一棵老榕樹自平台下方穿伸上來,樹冠幾乎覆蓋了武德殿的四面坡歇山式屋頂,茂密的枝椏近年經過修剪後,樹形已經收斂許多。2003年,在武德殿整修前的那段荒廢歲月裡,這棵高大的榕樹與民居違建曾張狂地把整座建物都障蔽了。

日治高雄武道精神地標

武德殿建成於大正13年(1924年),這裡在當時是高雄最繁華的地段,劃屬「湊町」。明治、大正時期的湊町、新濱町、壽町所構成的行政區現在稱作「哈瑪星」,範圍大致是從鼓山區五福四路底沿壽山南麓往中山大學,南至鼓山輪渡站、新濱碼頭的這一帶區域。「哈瑪星」由日語「濱線」的發音「hamasen」直譯而來,濱線指的是當時一條濱海的鐵路幹線,從新濱町碼頭通連渡船頭邊的漁市場。那時這區域的居民多以漁業及港區作業營生,濱線可說是維繫人們生活的生命線,而成了這片區域的代稱。

很難想像,在明治41年(1908年)之前,這裡還是一片汪洋,這一年日本當局為擴大高雄港功能,開始進行疏濬工程,把港內挖起的泥土用於「埋立」工事,也就是填海造陸。4年之後,壽山南側填築起這塊海埔新生地,配合都市規劃,成為高雄的首善之區,當時高雄市役所,即市政府,以及警察署、郵局、銀行、學校都設於此,而武德殿,則做為警察、公務人員及學生的武道修練場館。

這座磚砌的和洋折衷式建築,除了形制莊重典雅,裝飾也富象徵意涵,例如環繞四圍長窗間的箭靶浮雕,不僅寓含尚武精神,也援引日本「破魔矢」驅魔避邪的祈福意義。而正門唐破風棚廊下的西洋柱列,配置上也頗具深意:入殿時先見到的外側方柱,代表未修習武術前的稜角,而在出殿方向會先見到的裡側圓柱,則象徵武德鍛鍊後心性上的圓融。前人的建築語彙充滿對平安和圓滿的期許,比起戰後工業時代以來充滿簡潔與效率的冷調樣式,是很不一樣的思維。

隱身山麓街道心靈祕境

依山拔起的武德殿,歷經二次世界大戰時的空襲動盪、戰後權充學校宿舍的擴增違章,見證了世事如滄海桑田,終至人去樓空。如今,二十餘階的梯道隔開了街市的熙攘,鼓山國小的課鐘規律地依時放送,操場上學童們的喊笑和頭頂上枝蔭間的雀鳥鳴叫相和,這有聲的靜謐,像是百年時光修煉出的淡泊。
平日,除了偶有新人婚紗拍照及三兩旅人尋幽訪勝,或是騎車技術高超的後山居民視陡坡如平地駛過我眼前,這裡大多時候其實是個不受打擾的所在。常常,爬一段階梯,在這個街上望不到的高度獨處一陣子,就有滌潤心境的療癒力量。這幢由愛河畔的黏土與壽山上的柴木燒煉磚砌而成的歷史建築,總以一種溫柔的姿態,接納我的靠近。我會隨身帶著相機到此,記錄某個無以名狀的美好時刻,或者,任回憶靜靜流淌。兒時住的眷村旁有一幢日式老屋大院子,同樣的洗石子矮牆和垂著鬚的老榕樹,似乎是個員工福利供應站之類的地方,家人常到這裡買吐司,而把整條吐司擺進麵包機切成片是我和弟弟最喜歡的任務,機器喀喀喀的震動聲、腳下木地板的伊呀聲和屋裡的麵包香,是我美好的記憶。現在老屋榕院和眷村早已經消失,但武德殿卻在世事多變的時光長河裡巍立,成為每個旅人、每個在地人共同情感記憶的依附。

竹劍擊節點踏化為古蹟心跳

值得一提的,武德殿的修復不僅止於建築體的整修,它還是一座依「原使用功能」復興的古蹟。高雄市劍道文化協會自2004年起在此經營管理,開設劍道課程,因此在每個週末、週日上午,以及週間的某幾個夜裡,古蹟內會揚起學員們隨勢而發的「氣合」聲、竹劍對擊聲或是各種步法的點踏聲,和著自長窗透出的燈火和身影,傳揚一如百年前的節奏。
武德殿是一座隱身在住宅區內的古蹟,它所在的這一帶街區,在日治時期即是政府機關宿舍區,現在也多是透天民居。後方民宅依山錯落,頗有些九份的味兒,小階梯、曲徑蜿蜒而上,可接千光路,順著繞過幾個大彎道,便抵達能俯瞰高雄市景的忠烈祠。若不往山去,選擇在周邊街道散步,則不時可見陳舊卻雅致的混凝土磁磚老房子。往延平街繞,會走進前身為「湊町市場」的鼓山第一公有市場,若循鼓波街前行,則能走訪另一座歷史建築「代天宮」,市場內和廟埕前,不少老字號小吃開店設攤,眾家美食值得品嚐。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