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師娘奮鬥記

◎螢火蟲

生父於我兩歲多離奇失蹤,從小沒了父愛,天性又偏多愁善感,因而常感孤單寂寞。還好天無絕人之路,上帝差派慈師引領進教會;平安喜樂入心懷,鬱悶陰霾如沙漏一點一滴慢慢流逝……光來!黑暗就離去。

繡花少女變農婦

2016年9月,我回母會新興長老教會參加牧師嬤吳李善姜的告別式,她享年104歲,真是長壽。一進教堂,聽聞弦樂團演奏優美詩歌,不禁潸潸淚流,青春回憶幕幕翻飛。會後與幾年未見的牧師大兒子吳建恆打聲招呼,昔日他是將歡笑帶給眾人的大哥哥,大家也喜愛他,現在他已是知名廣播與影視界主持人。

遙記某個得戴上圍巾、手套的週六夜晚,冷颼颼的寒流未能澆熄去團契的熱情。團契結束後,我身著厚黑大衣站於教堂外,害羞地不知要找誰聊天,建恆兄從三樓牧師館看見我,下樓笑著說:「妳看起來好像牧師娘。」我頓時像撒拉高齡聽到還可生育時竊笑起來:「別跟我開玩笑了,這怎麼可能,那可是要很有能力的人才擔得起的服事啊!我只是一位初信主黃毛丫頭,憑我害羞內向的個性,也沒什麼才華,上帝一定不會用我的。」

沒想到上帝早已設計好藍圖,使不可能成為可能,使荒漠成為花圃。上帝呼召一個人,就像使用摩西一樣,即使他拙口笨舌,上帝依然不讓他推託,一步一步帶領前往祂的國度。

職場努力幾年後,我於唐崇榮牧師佈道會決志服事,信不足仍戰兢開步啟程。在母會吳牧師鼓勵下,考進台灣神學院基督教育系,因有興趣做學問,又工作了一些年後,再度回校念完道學碩士。上帝也這樣讓我的肩膀從繡花少女般孱弱到下田農婦般堅韌,可以承擔更艱難的挑戰。

回應呼召當牧師娘

大二參加基督精兵營,遇見坐在後排猛對著我傻笑的外子,做了幾年「你說的我懂,我說的你也愛聽」的好朋友後,走進婚姻天地。於冷冽的嶺頭,適應兩人差異,吵鬧難免,卻同甘共苦、吃苦當吃補,在課業、教會服事與經濟上操練信心,度過物質不很豐裕、心靈卻豐盛有餘的歲月。

大女兒1歲7個月時,外子抽籤牧會,也因他封牧,印驗建恆兄的先知預言──「妳看起來好像牧師娘」。

牧會初期,是夫妻重要磨合期,我較易給自己壓力,連續懷孕兩胎流產,相對地也對外子施加不當壓力。破碎自己、整理自己,領悟應該讓先生當領頭羊,我則於背後扮演支持與鼓勵者,會是更榮耀上帝的模式。

如果說一路走來沒有任何難處,鐵定是謊言與虛假;挫折、憂傷、淚水都曾交錯攪擾。「我不想再做了!我只想躲在背後!我想離開!」低潮困境時,痛哭之後總跟自己說:「又多一顆珍珠可串項鍊,往後見主面,一定要請耶穌為我戴上這串項鍊。」

「得力乃在於平靜安穩!」覺悟服事根基要歸回上帝,沉澱安靜才有力量前行。更明白不需活於他人期待,人的眼光不一定正確;重要的是上帝看我的眼光是什麼?上帝呼召我的心意是什麼?因為我的身分、地位不是人給的,是上帝給的。

若不是重新領受呼召,哪能再次往前;就像魏連嶽老師在《台神院訊》所寫:「當我們決定接受主的呼召,不是因為這是一條蒙福的道路,所以我們願意去走。恰恰相反這乃是一條『苦路』,是一個『火坑』,但我們仍然願意去走,仍然願意跳下去,因為是這位為我們釘在十字架的主,祂揀選了我們,祂要我們去跟隨祂的腳蹤,去走這條捨己的道路。」

掙扎時,也會想起神學殿堂中林鴻信老師緊閉雙眼、緊握拳頭深情帶唱〈感謝主〉畫面:「可是這卻要違背自己,將過去的自己拋棄,且要讓聖靈來帶領所有一切……我們要感謝祢,賜我生活得勝更新,縱有萬事纏繞著我,生命更得力,我要感謝主,雖然環境橫逆險阻,我深信必能見主面,因主就在其中。」

12年的堅持與蛻變

時光荏苒,當初陪伴來牧會的大女兒如今已長成164公分高、亭亭玉立的國二少女,流掉的兩胎上帝也親自補足,一家五口雖有吵鬧,卻願意在同艘方舟上彼此陪伴,更願意貢獻恩賜服事,且感服事甘甜。

12年了!真的沒想到會是12年,以我這種愛流浪的個性更是不可思議;若不是當初牧會菜鳥順服牧會老鳥小會議長張德慶牧師所說:「如果你們在這裡遇到的問題學不會,到下一間教會還是會出現同樣的問題。」可能還在流浪。

12年了!不敢說什麼都學會,但敢說一輩子還有很多要學。學習如何跟不同個性的人相處,有些人可以很有話聊,有些人會氣到你想跟他吵架;學習剝洋蔥剖析內在,有時問題不是別人,而是自己該被醫治;學習接納自己是不完美,有人喜歡你,自然就有人討厭你;學習受傷時可以不用勉強自己繼續愛,因溝通後不見得和好;學習表達負面情緒,而不是只能躲在黑洞孤單地舔傷口。

12年了!學習夫妻意見不一時,不是各持己見,而是禱告與順服;學習讓自己當個快樂的師母、太太與媽媽,自己都不快樂,如何有能量助人?學習靠自己的專業與能力都無法解決時,就專心倚靠神;學習發出求救,並請屬靈牧者代禱;學習身處曠野,前不著村、後不著路時,舉起疲憊的雙手繼續敬拜與宣告上帝得勝;學習多去看所結果子,少去看難以改變的現況;學習「賴」給上帝:「是祢呼召我服事,我的人生道路祢要親自負責。」;學習馬約翰牧師12年前對一畢業就分派到分裂教會的菜鳥傳道夫妻睿智的鼓勵:「傾聽他們!用上帝的話餵養他們!用新的眼光來看上帝對教會的祝福。」

12年了!當年的主日學小孩已從稚嫩臉龐化為青春臉孔,從接受者晉升給予者,於詩班、營會和聖誕節使力,燦爛自信演出,是前進動力。時間淬鍊,幫助我更加確定以服事上帝為人生下半場重要目標。

邁向人生下半場

某日隨興漫步從小成長的台南街道,突憶起年輕歲月,心想什麼是我最不後悔的人生記憶?心中湧出盡是主日禮拜、團契聚會、吟唱詩歌、教導兒童及神學院受造就及教會服事畫面,在在牽動我的心。那裡有一種遠離陰鬱帶著永恆希望的味道,有一種沒有白活的味道。我知道答案!回應恩典為上帝而活的日子,才是我最不感遺憾的人生。

30幾年前,那個陰鬱不安的國中少女接受老師邀請走向教會,門鈴聲響起,牧師打開鐵門親切迎接那一刻,她就預感人生會開始不一樣。上帝憐愛那個常感到人生找不到方向的女孩,不捨她在苦痛世界撕裂徘徊,帶領她進入光明國度;上帝見她對人常存憐憫,揀選她協談關懷,藉由不同生命故事擴張深度與廣度,聽見被幫助者回頭跟她說聲:「謝謝妳的陪伴。有妳真好!」找到自我的存在意義與價值;上帝更賞賜她書寫興趣,跳躍文字為上帝舞動,自許於黑暗世代能像螢火蟲般有光從她手中發出。她深知牧師娘一路仍有苦路、火坑,但只為回應起初的愛,願意勇敢地邁向第13年冒險與奮鬥之路。

後記:謹將此文獻給已在天上,疼愛與鼓勵我的吳森壁牧師;你曾說過我寫的文章你都會看。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