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媽媽遊日本 下

文圖◎花媽媽

公園是幸福之地

飯後閒暇,興致勃勃地與懷著身孕的小嬸閒聊:「我覺得日本的媽媽真的蠻幸福的。」

「為什麼?」

「在日本到處有公園啊!」因為有公園,日本媽媽們不用被關在家裡,而且公園的設施很安全,盪鞦韆前面設有護欄,不怕他人靠近撞傷,鞦韆還分級,兩、三歲的幼兒可以坐在類似安全座椅的椅型鞦韆,伸出白嫩雙腿自由擺盪。

公園設施安全,媽媽安心。

劉黎兒在《日本幸福時間》提到:「公園最多的是北海道,有7009個,其次就是東京都6743個。」公園是日本人解憂的幸福之地,亦是人們小確幸的朝聖之地。暢飲啤酒、品味壽司、笑談人生,地鐵上緊繃的臉孔融化了,換上微酣的粉頰,映襯櫻花的嬌艷;不管情侶、夫妻、同事、親子,皆享受休閒時光,暫拋令人憂悶的繁雜事務,斯情斯景,不禁使我想起在台灣某一便利商店牆上讀過的一段話:「匆忙走過,也會錯過;休息是為了走更遠的路。」

我也對日本生活便利性抱持高度興趣,日本的腳踏車功能超好,前後都可載物,同時載兩個小孩也沒問題。

超市採買物美價廉

一家五口為了將消費控制在10萬元預算內,幾乎都是在當地超市採購,算是深入民間。熟悉了超市的物價後,外頭餐館都走不進去了。在有限的預算內學習生存,旅行不再只是享樂而已。

此行幸運地住在可開伙的居所,第一晚姊夫帶我們夫婦到錦系町當地超市買菜,像劉姥姥進大觀園般驚奇,根本與我想像不一樣!日本食物不是都很貴嗎?怎麼如此物美價廉?關東煮物清爽美味,鮮乳純淨,豆腐溫潤,高麗菜乾淨到覺得可以生吃,優格、蛋、土司及零嘴等日常食品都不比台灣貴。唯一要挑剔的話,大概就是布丁、飲料等甜食過於甜膩。味覺敏銳的我,頓時幸福感湧現;「食」是人間大事啊!若單為了吃,我還真想留在這裡;食安方面,日本也秉持過馬路那樣守法的精神,以良心守護人與大地。

超市裡唯一讓我嚇一跳的是架上那顆像籃球一樣圓的西瓜,標價竟是日幣「2300」,還是特價品,隔幾天依然原封不動擺著,隔日再見已被切成兩半分售,實在是令人不敢恭維的貴。

寸土寸金的東京生存不易,難怪地鐵上的日本人常不苟言笑,看起來頗為沉重,聽說臥軌自殺事件也層出不窮。

特價日幣2300的西瓜。

百元商店好瞎拼

行前我跟上帝禱告:「拜託!讓我找到物超所值的東西。」嘻!嘻!這是本人生活習慣與樂趣。感謝上帝!住家附近發現Lawson Store 100商店,舉凡吃的、用的不勝枚舉的百元商品,與女兒們常流連其中。因全球經濟,Made in China已是普遍情形,但還是固執地睜亮眼想挑日本製,如我平日愛寫的楷書筆,台灣一枝就近50元,但百元商店即可購得,若不是坐廉航,行李限重7公斤,真想多扛一些回家,自用送禮兩相宜啊!

阿美橫丁物美價廉。

講到購物,大家愛買的藥妝也要順便一提,上野有一處類似台北迪化街的「阿美橫丁」,叫賣聲絡繹不絕,維他命與腸胃保健食品確實比台灣便宜,要記得帶護照,有些店家要求一本護照限購兩罐。

人多時,往往是被後面的人推著往前走,一路走下來,在擁擠人潮中漸漸感到缺氧,所幸逛完街,只要橫越馬路,即可通達蓊鬱廣闊的公園,這也是我常感不可思議之處。公園不會在車程很遠才會到達的地方,就隱身於繁華地帶,榮華與自然並融,真是可愛!

人生是趟旅行

回國後參加團契,牧師帶練的第一首詩歌恰巧是〈世界是個旅行地方〉:「世界是個旅行的地方,喔!喔!喔!不是長久居住地方,世上一切都要過去,只要準備輕便行囊……啊,人的生命不在家道豐富,有主耶穌才是真正有福……」雖知詩歌重點是要表達我們彷如過客,勿太看重世間的一切,有主耶穌同在的一生才是真正福氣;但弔詭的是,只要唱到「世界是個旅行的地方」,櫻花就不自覺輕輕灑落心田!真是中毒了!

歸國一陣子,仍處在不適應階段,隱藏內心深處已久的旅遊魂暴衝而出,就像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異地而處,不同的樣貌,不同的思維,不同的文化,10天9夜好像重回自由身,暫拋煩人事務,沉澱、反思,思路更清晰。一個安靜夜晚躺床上反問自己:既然我是那麼喜歡旅遊看世界的人,過去為什麼不放下一切出走?回頭一望,孩子一個個出生,購屋款要還,這些都是別急著吃棉花糖的主因,得像電視劇〈我們這一家〉裡的花媽精打細算。如今,孩子熱切地想跟著我看世界,響噹噹在撲滿裡繼續丟下夢想,旅遊魂已喚起,以致常常沉思與疑惑:「主啊!接下來我要過怎樣的生活?」

這樣的問題中年後就常思想,只是旅行後更加強烈。五彩斑斕的國度衝擊著我,立志以旅遊、閱讀、書寫與有意義的服事為人生下半場的志業。我更想重拾書寫夢:「主啊!我還是好喜歡書寫。」黎明現曙光,彷彿看見上帝微笑說:「孩子!喜歡做就去做,我會支持妳的。我是妳的北極星,我是妳的指南針,我將指引妳人生的方向。」

有些東西似乎就在這趟久別的旅行中開始有些不一樣了,因為旅行,讓人學習如何生活。 (完)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