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珍動物園

繪圖╱CHC

◎陳金順

「獅、虎、豹、鱉、猴、狗、象、鹿。」阿芳掀開台語課本咧唸聲調圖。
伊今年10歲,當咧讀花園國小四年。伊 ê 目睭重巡大蕊,nih 咧 nih 咧親像會講話 ê o͘-lín-gió(洋娃娃)。
伊 ê 身軀頂穿一 su 粉紅色洋裝,看起來袂輸小公主。這 su 洋裝是舊年生日,阿爸送予伊 ê 禮物。
「獅、虎、豹、鱉、猴……」阿芳繼續唸聲調圖。
「阿芳,阿芳。」伊聽著熟似閣溫柔 ê 音聲,taⁿ 頭看見阿爸 ê 好笑神。
「阿爸。」阿芳流落歡喜 ê 目屎,緊 mé 共阿爸攬牢牢。
「戇查某囝,緊共目屎拭掉。」阿爸那講那撏手巾仔予阿芳。
「阿爸 chhōa 妳來去八珍動物園。」阿芳共目屎拭掉,隨聽著阿爸講這句話。
「阿爸,八珍敢毋是三八 ê 意思?」阿芳頭殼抓咧抓咧出喙問。
「稍等咧妳就知。」阿爸現出神祕 ê 笑容。
阿爸騎伊彼台野狼仔載阿芳。秋天日頭無蓋炎,風吹微微,阿芳共阿爸攬咧,路裡 ê 光景對熟似到生份,一幕換過一幕。
無偌久,兩爸仔囝來到一跡秀麗 ê 山坪。佇一欉大 kah 愛兩人做伙攬 ê 榕樹邊,chhāi 一塊量約兩米懸、柴刻 ê khâng-páng,「八珍動物園」五个大字清清楚楚刻踮頂面。
「阿爸,這个動物園咱 nái 無來過?」阿芳目睭 nih 咧 nih 咧笑笑仔問。
「八珍動物園頂禮拜拄開幕。」阿爸目睭沙微沙微笑笑仔應。
阿芳參阿爸手牽手行入動物園。內底 ê 視野不止仔曠闊,花草樹木 ê 種類佮色緻濟 kah 予阿芳 ê 目睭毋甘 nih。
「阿爸,這个所在有夠闊,空氣嘛足新鮮 ê。」阿芳那講那伸勻,目睭瞌瞌享受清新 ê 空氣。
Tng 當阿芳目睭擘金,看著面頭前50公尺遠出現一隻獅仔,驚一下緊覕咧阿爸尻川後。
「阿爸,彼獅仔 nái 無關佇櫳仔內?足恐怖–ê!」阿芳那講身軀那咇咇掣。
「阿芳,這搭動物攏足溫馴 ê,毋免驚。」阿爸好喙安搭阿芳。
這時,獅仔拄好來到怹目睭前。
「恁好!歡迎來八珍動物園行踏。我號做一貴獅。」獅仔講煞伸出一肢跤表示善意。
阿爸伸出正手佮獅仔相握。
阿芳看阿爸參獅仔握手握 kah 足自然,嘛學阿爸 ê 動作。握了,閣輕略仔摸獅 ê 頭毛。
「有夠古錐 ê。」阿芳笑笑仔講。
「到今妳才知。」獅仔發出司奶 ê 聲。
獅仔離開了後,阿芳參阿爸繼續向前行。
量約行兩百公尺,搪著一隻黃皮烏斑 ê 虎跍咧路邊吼。
阿芳行倚這隻看起來猶成少歲 ê 虎,出喙問:「你是按怎咧吼?」
「我號做二八虎,因為阮阿母死去,我才會佇遮吼。」
「阮人類常在講『人死不能復生』,請你勇敢活落去。」阿爸出喙安慰。
「是啦,有閒阮會定定來看你。」阿芳那講那共虎仔 ê 尻脊骿捋捋咧。
虎仔頕頭向阿芳表示感謝,目屎嘛是閣㴙㴙滴。
無偌久,兩爸仔囝看著面頭前有三座小山崙。一隻身軀 hoe-pa-li-niau ê 豹用緊 kah 目睭袂赴 nih ê 速度,踮小山崙走來走去。
「豹是地球頂面走上緊 ê 動物,並 Bolt 走閣較緊。」阿爸講。
「Bolt 是啥人?」阿芳問。
「伊是世界走上緊 ê 人類,毋過猶差我誠遠咧。」拄才彼隻豹袂輸閃電,無講無呾傱來阿芳面頭前。
「恁好,我號做三山豹。」相借問了,豹閣像閃電仝款,走 kah 無看影跡。
「Ai-iō,妳差一點仔踏著我。好佳哉,我 ê 殼 tīng kah 若戰甲,若無,早就去西方見佛祖矣。」
阿芳目睭咧看天頂 ê 雲尪,無注意著一隻鱉佇咧塗跤勻勻仔趖。
「歹勢啦,我毋是刁意故–ê。」阿芳面仔紅絳絳會失禮。
「小朋友,無要緊啦。歡迎恁來遮參觀,我號做四七鱉。」講煞,鱉閣勻勻仔向前趖。
面頭前是一片青翠 ê 樹林。阿芳看著四、五隻猴山仔佇樹仔頂趒來跳去,模樣不止仔古錐。
阿爸對揹仔提出一枇弓蕉。猴母咻一下對樹頂跳落來,雄介介共彼枇弓蕉搶過手。那走那跳那回頭對兩爸仔囝講:「阮號做五二空猴。」
「這隻猴母 nái 遮爾雄介介?」阿芳喙仔翹嘟嘟問。
「這陣猴 ê 祖先枵過飢,莫怪伊會按呢。」阿爸用平穩 ê 口氣回答。
「Uáng!Uáng!Uáng!」一陣狗仔共阿芳佮阿爸圍做一輾,那圍圓箍仔那跳舞。
「阿爸,參咱頂回去九族文化村看 ê 山地舞足成–ê。」阿芳越頭看阿爸。
「妳 ê 目色閣真巧哦。」阿爸笑笑仔應。
「恁好,阮號做六三狗,請多多指教。」這時,狗仔舞拄好跳煞,做陣共兩爸仔囝相借問。
阿芳嘛擛手共狗仔回禮。
狗仔走了後。透中晝,阿爸牽阿芳去就近 ê 樹蔭跤覕日,順紲對揹仔提雞卵糕佮滾水罐出來。
阿爸拍開滾水罐,用蓋斟寡茶㧣予阿芳。阿芳接過手啉一喙,現出滿足 ê 表情,講:「酸酸甜甜,足好啉 ê。阿爸,這是啥物茶?」
「這是阿爸透早燃 ê 百香綠茶。」
這時,一隻大象行來怹面頭前 ê 草埔。伊彼條長鼻管擛咧幌咧袂輸咧拍招呼。
阿芳徛起來參大象相對相。
「囡仔姊,妳好。我號做七崁象,真歡喜佮恁熟似。」
「大象,我敢會當坐踮你 ê 尻脊骿?」阿芳掠象金金看。
大象無應話。咻一下,用長鼻管共阿芳勾起去伊 ê 尻脊骿坐。
大象載阿芳踅一輾才共放落來。紲落,一步一步穩穩在在向前行。
一隻幼鹿仔傱來阿芳面頭前。阿芳伸手挲伊 ê 頭殼。
「你號做啥物名?」阿芳那挲那問。
「我號做八八鹿。」鹿仔話講煞隨走離開。
「這八種動物 ê 名攏佮咱台灣歷史有牽連。妳敢知?」阿爸聲音低沉。
阿芳幌頭。
「獅、虎、豹、鱉、猴、狗、象、鹿……」阿芳那唸那抓頭殼。
「阿爸,這敢毋是台語聲調圖?」
阿芳越頭煞看無阿爸 ê 形影。
「阿爸,阿爸……」阿芳予家己喝聲喊精神。
原來是一場夢。
阿爸頂月日車厄過身矣。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