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五口之家 北海道與雪共舞

文圖◎謝小羊

在錄放影機尚未普遍的年代裡,自家觀眾常占據阿嬤家客廳有限的座位,雖然當時年紀小,但從大人屏氣凝神的表情,我也知道劇情一定很吸引人,也漸漸熟悉「山口百惠+三浦友和=收視率保證」的定律。

可能是受到戲劇與文學的影響,以及阿嬤對友善日人的回憶,我對日本一直存有莫名憧憬,蜜月旅行時第一次前往北海道。雖然蜜月旅行已是十幾年前6月的事了,但當時導遊「夏天遊北海道略勝一籌」的說明言猶在耳,他說台灣旅客初見下雪的北海道總是欣喜萬分,但也很快就膩了,因為接下來每一天所見的風景如出一輒!反而夏天的風景比較豐富多采。

  玩雪初體驗

2017年寒假我和丈夫剛好有機會帶分別就讀國小高、中、低年級的3個孩子前往北海道旅遊,有機會驗證導遊所言不假,風景確實單調了點,卻無法完全套用在孩子身上。對孩子來說,雪充滿了無限想像與魔力,只要有雪的地方,就是孩子的遊樂場。

當飛機降落在銀白色新千歲機場,從未真正看過雪的我們不禁雀躍了起來。直到搭上有暖氣的JR,看著窗外的雪景、軌道上的積雪,仍不敢相信已置身在電影中的雪國。

住宿的飯店位於札幌中島公園站附近,飯店側邊即有地鐵出入口,行人在雪地走出了一條路,隔天剛吃過早餐的我們,就在這裡初遇人生第一場細雪。萬分驚喜中掏出手機留影,低溫竟令手機大耗電,甚至無預警關機,於是久違的相機終於派上用場。

第一次玩雪沒經驗,可謂狀況百出。小孩興奮捧起雪地的積雪,不久就發現手指凍僵了,毛線手套雖保暖卻不適合玩雪,於是暫時先輪流用爸爸的防風手套。踩著積雪,發現僅防潑水的雪靴質料,無法阻止積雪凍痛腳趾,這才願意聽媽媽的話,將鞋面殘存的雪撥去。幸好後來在百元商店買到了園藝用的防水手套暫時應急,甚至買到了出發前在台灣一直買不到的兒童襪套,而且物美價廉。

  重溫蜜月行

小樽是蜜月旅行浪漫的回憶,但是小樽飄雪的景致,之前只在電影《情書》見過。這次在飄雪的零下5度氣溫裡,除了忙著在腦中對照夏、冬兩季不同的運河景觀外,到處可見的硝子(玻璃)館,意外令人溫習了電影情節。

然而,不論是硝子、音樂盒博物館、銀鐘咖啡館、北菓樓,都遠遠比不上七層霜淇淋對小孩的吸引力。下雪天吃霜淇淋別有風味,冰凍的天氣下,薰衣草、草莓、抹茶、哈密瓜、香草、巧克力、葡萄口味特別層層分明,一次吃到七個口味的祕訣在於用小湯匙由下往上刮,一次到位。

隔天前往札幌啤酒博物館,一樣是重走蜜月旅行路線的概念,小孩卻興趣缺缺,後來在對面的購物中心用餐時,巧遇一群年輕人正在玩cosplay(角色扮演),他們三五成群在雪地取景合照,我家的三色丸子串則忙著在一旁捧起千堆雪,任憑雪花散落一身,留下有趣的對比。

 

  兒女已成群

白色戀人餅乾人盡皆知,在北海道具代表性,連以北海道為故事場景的日劇,在台灣也翻譯成《白色之戀》。

白色戀人公園是觀光工廠,提供參觀與餅乾製作體驗,我們來到這棟歐式建築物時已是下午,在各色燈光裝飾下,歐式庭院越夜越美麗。就在大人忙著在歐式庭院留影時,小孩的目光從一開始就緊緊被庭院一隅的滑雪台吸引,一再排隊等著要玩滑雪圈。

既然已經來到餅乾工廠,不買點餅乾好像說不過去,不過當我們到了販賣部,馬上就停在可愛的拉博糖果店了,體積小小的糖果,切面圖案都不盡相同,糖果可愛清新的魅力,連大人都抵擋不了。隔著玻璃窗,還可看到糖果職人現場正在製糖、切糖。

當初蜜月旅行,旅行團是從函館機場進入日本,如今我們兒女已成行,在旅程的尾聲便選擇落腳函館,5個人特別起了大早,到「朝市」享用生猛又平價的海鮮蓋飯早餐。

我們尚未啟程去函館進行「蜜月回顧之旅」前,每天早上必到飯店旁的雪地玩過雪再去搭地鐵。中島公園的遊戲器具已全部埋在厚厚的積雪裡,若隱若現的溜滑梯像是承載著雪國孩子對來春的期盼,而我們一家五口在離開札幌前合力堆了雪人,累積一年後再遊北海道的期待。 (待續)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