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樹輔導研究中心】婚姻中的性虐待3-3 幫助受害者的12種方式

作◎達比‧斯可蘭(Darby Strickland)
譯◎雅憫

關於女性在婚姻中遭受性虐待的議題,達比‧斯可蘭(Darby Strickland)寫了三篇文章。她的目標是讓輔導員和牧師們能識別妻子是否遭到丈夫的性虐待,並為受虐的妻子提供適當的幫助。在上兩篇文章中(請參考3657、3661期22、23版),她定義什麼是婚姻中的性虐待及操控手法,而這篇文章中,她會就如何幫助受虐中的婦女提供一些想法。

當神把婚姻中受到性虐待的女性交給我們照顧時,祂是把一個溫柔而明確的使命信託給我們。這些女性面臨巨大的苦難,需要我們用溫柔的智慧來照顧她們。她們也需要我們堅強──直面邪惡行為的本質,指出它們是邪惡的。這不是一個容易的呼召,卻是一個至關重要的呼召,也是一個符合耶穌心意的呼召(路加福音4章18~19節)。通常,這意謂著我們自己需要獲得更多智慧,學習向這些親愛的受苦之人彰顯耶穌。我們最不想做的事情,就是在我們試圖幫助她們時,無意中傷害了她們。所以,讓我們從最基本的開始。

我們知道,我們要彼此承擔重擔(加拉太書6章2節),特別是當有人正在面對邪惡時(羅馬書12章9~12節)。我們照顧人的時候要有同情心、溫柔和耐心(以弗所書4章2節、彼得前書3章8節)。除了這些基本的知識外,這裡還有一些與這些女性同行並服事她們的實用方法。

1 探詢

揭露婚姻中的性虐待,是令人畏懼的事。可悲的是,在我輔導的女性中,經歷過身體和言語虐待的人,有很大比例也經歷了性虐待。這通常不是女性會披露的事情,羞恥、汙名和困惑會讓她們保持沉默。但把它說出來並接受幫助,對安全和醫治來說至關重要。

幫助受害者的一個方法是提出這個話題。我通常會說一些像這樣的話:「我看過在壓迫性婚姻中的女性,超過一半以上會在性關係上經歷到非常困難的狀況。妳對身體的親密關係有什麼掙扎嗎?有發生什麼讓妳不舒服的事嗎?妳是否經歷過任何不想要的性行為?妳曾經感到壓力嗎?」

有時,受害者對這些問題只準備好說「有」,但對討論侵犯行為本身卻覺得不舒服。不要催促她,只要時不時問她是否準備好討論或有沒有問題。

可以考慮邀請她帶一位女性朋友和支持者一起參加輔導,特別是在教會環境中。與牧師或其他教會領袖討論這種虐待行為可能讓人不知所措,而這位朋友提供理解的安慰,會減少她的孤立感和脆弱感。

2 傾聽

虐待不是你用言語就能解決的事,這種事有我們用言語不足以形容的複雜和罪惡。不要覺得你需要說些什麼來讓它變得好一些,你做不到的。與苦難同在,僅僅是你的同在就充滿了能力,可以解除羞恥。

要謹記,受害者感到受傷、恐懼和憤怒是好事,也是正確的事。不要為她們說出來的話消毒,要相信隨著時間推移,上帝會編寫她們的哀歌。現在,重要的事情是讓她們說出自己的故事。無論它聽起來像什麼,她們都是把自己生命中可怕的祕密帶進亮光中,這是一種倚靠和信心的美麗行動。

3 傾聽她們覺得自己有責任的錯誤

用這種方式虐待妻子的丈夫是責任轉移大師,他們能說服受害者相信一切都是她們的錯,尤其在性虐待這件事上。這造成極大的傷害,所以,很重要的是始終如一地提醒妻子們,永遠不要為另一個人的罪負責(馬可福音7章20~23節)。

通常情況下,對聖經的錯誤解釋會導致妻子們相信丈夫的謊言。要警惕類似哥林多前書7章2~5節等經文的誤用(性是妻子的責任),這會加重她們的罪疚感和痛苦。(註1)要澄清,婚姻不等同於同意無限制的性或無限制的性行為形式。

4 再三告訴受虐者,不是她們的錯

一旦你發現她們覺得自己有負任,就要設法消除她們的羞恥感和負罪感。永遠不要厭煩做出這些聲明,並肯定這是事實。

5 讓她們有所保留

不要問太多和細節有關的問題,這種問題會造成進一步的暴露和羞恥。可以詢問更大範圍的問題,從她的回應中找線索,以了解她覺得舒服、可以分享的內容和時間。

要考慮你的角色。對她來說,如果你知道細節,會是什麼樣子?如果你是牧師或長老,這一點尤其重要。有時在教會的處境中,資訊分享是必須的,所以要清楚你會告訴誰以及你會說什麼。只要可行,就盡可能不要暴露她故事中的敏感細節。詢問她誰是可以知道的人,誰知情讓她感覺安全。為了對她的故事表示尊重,邀請知道她經歷的人努力與她建立互動。即使是通過一張紙條,這些人也應該承認這個女人的確經受苦難。我從太多受害者那裡聽到,那些知道她們經歷的教會領袖的沉默令她們極度痛苦,那感覺就像是拒絕和厭惡。

6 分享她們的故事對你的影響

性虐待帶來隔絕、孤立,感覺像是所有人、甚至上帝都看不到或不關心正在發生的事情。可怕的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們需要體現神對她們的心意。神恨惡正在發生的事情,並為此感到悲傷──你發自內心的回應和眼淚可以為她們療傷。

7 提供需要的資源

她們需要知道,她們並不孤單。提供她們各種資訊,讓她們與律師、牧師、輔導員、醫療照護、法律資源、另一位受害者或值得信賴的朋友取得聯繫。

8 說出美麗的真相

受到性虐待會伴隨著一種特殊的羞恥感。這種羞恥感腐蝕人心到一個地步,使受害者開始相信可怕的謊言。她們可能會開始相信自己噁心、不可愛、骯髒、是永久的恥辱,甚至認為她的故事會汙染我們。

請提醒她,她是神揀選的珍貴的子民(申命記7章6節),是被疼愛的(申命記33章3節),是耶穌的朋友(約翰福音15章15節),是無有瑕疵的(以弗所書1章4節),也是被救贖的(以弗所書1章7節),是聖潔蒙愛的(歌羅西書3章12節),是神的兒女(約翰一書3章1節)。

9 要有耐心

婚姻中的性虐待是毀滅性的創傷。研究證明,揭露親密伴侶的性虐待比陌生人的更困難。更糟糕的是,許多女性繼續與侵犯她的丈夫生活在一起(註2)。我們不會希望性侵的受害者與強姦犯接觸,更不用說共用一個家或一張床。她經歷的事相當難以想像,所以我們要有耐心。

這種創傷的受害者也會重複講述故事,陷入無法跳脫的迴圈,對她們來說,做決定很困難,甚至要始終如一地相信自己是受害者也很困難。要謹記,活在創傷之中的她們,並不總是能夠面對創傷。很多時候,我們對於她們的處境會比她們自己更有緊迫感。為了照顧好她們,我們必須接受這種張力,按照她們的節奏前進。當我們看到她們承受痛苦和折磨時,要做到這一點可能很難,但這樣做對她們來說至關重要。上帝對我們有永不止息的耐心,祂總是不厭其煩地向我們傳遞帶來生命的真理,請效法祂。

10 不要告訴她們該做什麼,也不要替她 們做決定

由於虐待是以權力和控制為燃料,這些女性在家裡往往沒有選擇的自由。因此,她們不需要多一個人告訴她們該做什麼。她們必須自己做決定,這一點很重要而且具有救贖性,特別是考慮到她們才是那個必須承受後續結果的人。

無論她們留下、離開、對抗或保持沉默,她們的選擇都會導致更多痛苦。藉著提供一些有智慧的選項,我們可以幫助她們釐清,然後為這些選項禱告,並依序處理可能潛在的結果。鼓勵她們,相信神會供應她們需要的智慧,也讓她們知道我們會支持她們。

11 讓必要的權威參與

要辨別我們應該如何及何時進入法律程序,並不總是那麼容易,所以這裡有一些指導方針。

婚內強姦是一種刑事犯罪,但很少有女性希望報警,最終仍取決於她們的選擇。雖然我們為她們感到害怕,但我們應該記住,是她們在承受後果,所以必須讓她們準備將採取的自我保護措施。警方知道這一點,所以他們通常會要求受害者而不是輔導員報案,除非出現危及生命的暴力行為。法律上我們沒有為家暴事件報警的責任,但我們應該與受害者溝通報警的效果和可能帶來的保護作用。當受害者準備好向警方報案時,幫助她完成這個過程──這將是一個極其困難的過程。

原則上,讓受虐婦女自己做決定,但有一個例外,即是涉及兒童。任何時候,只要兒童目睹性虐待(或是他們自己受到身體或性方面的虐待),就視同對兒童的虐待,我們就需要報案。要謹記,這將會給母親和孩子帶來危險,這位婦女需要知道你正在向警方揭露虐待事件,並應立即執行一些保護安全的措施。

12 與她們一起哀傷

當難以言說事情發生時,會連找到言語來描述發生的事都很困難。這些女性若願意禱告,會需要一些話語──將她們的心與神和其他人聯繫起來的話語。講述她們的故事、分享她們的心聲,都是醫治的關鍵。幫助這些女性找到話語,幫助她們向神和其他人(有智慧的幫助者)傾訴她們的苦難。找出聖經中那些為她們的經歷說話的經文,如詩篇22、27、55、109和140篇。與她們一起禱告,也為她們禱告,提供她們可以帶到神面前的話語──以光明揭露黑暗的話語(以弗所書5章13節),帶來救贖和醫治的話語。

我的祈禱和盼望是,這些想法能裝備你,但更重要的是,我希望能鼓勵你靠近那些受到配偶侵犯的女性。你或許已經知道這些女性是誰,但更有可能的是,還有許多不為人知的受害者正生活在你們中間。她們需要智慧而溫柔的幫助者,準備好帶著基督的憐憫和神的話語來引導她們。

註:

1. 有關這個議題的更多資訊,參閱本系列的前兩篇文章。

2. 雖然分居可能是最好的,但受害者可能會有很多無法離開的原因,這意謂著至少在一段時間內,她們會繼續與施暴者生活在一起。


關於作者

達比‧斯可蘭是威斯敏斯特神學院的輔導神學碩士和芝加哥大學的生物心理學學士。她從事輔導工作已超過十年,除了在北愛爾蘭擔任兩年宣教師,也是婦女退修營會講員、聖經學習小組教師和教會支援小組組長。
斯可蘭專注於婚姻和家庭輔導同時,也關心受虐待和發育遲緩的兒童。她和她的丈夫約翰有三個年幼的孩子,業餘愛好包括攝影、游泳、閱讀和文字遊戲。

※原文Sexual Abuse in Marriage載於CCEF,版權歸CCEF所有,請勿用於謀利。


延伸閱讀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