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的是人】外籍移工職災不斷 事故顯示制度問題

(相片提供/《九槍》臉書粉絲專頁)

「我們要的是勞動力,來的卻是人。」

——馬克斯.弗里施(Max Frisch)


【林婉婷專題報導】紀錄片《九槍》將於9月1日正式上映。導演蔡崇榮在不同場合與報導中皆強調紀錄片是呈現外籍移工在台灣的處境,而不是要挑起移工與警察的對立;事實上該片也收錄多件移工遭遇職業傷害、權利侵害事件。本篇專題報導將近幾年發生之外籍移工相關事件彙整並以四個面向呈現。

【職業災害】缺乏職訓、防護、即時救護和落實重建

2019年8月28日,菲律賓籍移工Deserie Castro Tagubasi於位在苗栗縣的鼎元光電竹南廠從事作業員,在清洗晶片時不慎遭濃度49%的氫氟酸化學蝕刻液噴濺到腿部、釀成嚴重化學灼傷,送醫不治。

事發當下,由於業者未安排、移工們也未接受過職業衛生安全訓練,不曉得藥劑危險性之高,更不曉得大面積接觸時該如何急救,藥品甚至沒有英文或移工熟悉的母語標示。另針對業者未指派主管在場監督、未提供非浸透性全身式防護具等問題,經中區職業安全衛生中心全面勞檢,最終裁罰新台幣30萬元。

家屬為Deserie Castro Tagubasi辦理後事。(相片提供/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外籍移工因為惡劣勞動環境而受傷、失去性命之事件層出不窮。在2022年9月就接連發生彰化縣環保公司機械絞死移工、高雄市煉鋼廠爐渣爆炸燒死移工的事件,分別裁罰30萬與38萬;甚至在今年5月,台中某建築工地傳出移工在缺乏安全防護設備的情況下施工、不慎墜樓喪命之憾事。

在Deserie的案件後,監察院委員王幼玲、王美玉主動申請調查,並根據勞動部的「勞保職災給付統計」資料指出,製造業移工的失能率是本國勞工的兩倍以上。事實上,近十年來移工的職業災害保險給付平均落在1500人上下,失能落在250至300人間,死亡落在20至25人間。

監委在報告中歸納移工職災反覆發生的原因有四點:缺乏安全設備的老舊機器、追求產出速度而關閉安全裝置、欠缺職前教育訓練、未建立有效職災通報平台。另調查結果顯示,除了危險的勞動環境,近十年移工應申領卻未申領、或中斷申請失能津貼的金額超過4000萬元,顯示雇主未遵循《勞動基準法》第59條、職業災害補償相關規範,或是仲介未能協助申辦法定補助與補償等問題。

【人身安全】雇主圖管理之便而未將住宿與廠房分離

南方澳跨港大橋於2019年10月1日上午斷裂崩塌,橋體掉落壓毀三艘停靠於橋下之漁船,造成9名外籍漁工受傷、6名不幸罹難;這件事件也讓社會看見外籍移工們缺乏港區宿舍、非勞動時間仍要以船為家的處境。

2020年,追思斷橋事件中罹難的外籍漁工。(資料照片,攝影/林宜瑩)

而2020年3月22日晚間,台中市大肚區傳出工廠大火,三名住在工廠頂加鐵皮宿舍的移工逃生不及、命喪火場。2018年4月28日,桃園市平鎮區敬鵬工廠宿舍火災,奪去2名移工、6名消防隊員共8人的生命。2017年12月14日,桃園市蘆竹區矽卡工廠宿舍火災,造成6名移工死亡、5名受傷。

為節省成本而以鐵皮搭建宿舍,為管理之便而採取「住廠未分離」,除了廠內可能堆放易燃物質、物品,還有加裝防盜鐵床、單一出入口、甚至上鎖的案例,阻斷事故發生時的逃生動線。事實上,根據《勞工保險被保險人因執行職務而致傷病審查準則》第14條,宿舍發生之事故也被視為職災。

接連發生的事件引起監察院重視與調查,不預警檢查13處宿舍,發現在環境衛生、空間分配或消防規畫等方面充斥問題、竟沒有合格者;在2018年12月5日糾正勞動部、內政部營建署及消防署,並請行政院督促改進。勞動部已於2019年3月12日預告修正「外國人生活照顧計畫書裁量基準草案」,增加雇主聲明建築安全、消防安全、廠住分離及工廠是否有危險因子等項目,以利地方政府針對高風險住宿地點實施檢查,或建管、消防單位依法核處;自2021年1月1日生效。

【限制權利】三級警戒期間違反平等原則的移工自由禁令

2021年,台灣疫情嚴峻;6月初,苗栗縣電子廠房發生群聚感染,其中包含本國籍和外國籍;然而在該月7日,苗栗縣政府官網和時任縣長徐耀昌臉書粉絲專頁宣布「全縣移工禁止外出」,規定全縣移工自即日起非工作停止外出,生活用品由宿舍或專責人員採買,工作由企業或仲介接送,警方也將加強巡查,違者開罰雇主或仲介。徐耀昌8日於臉書提到禁令適用對象包含家庭看護、養護機構移工,然10日調整為「社福類移工非必要不出門」。禁足令直至該月29日解除。

此公告引來中央關切與社會輿論。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在6月9日的記者會上回應,三級警戒為「非必要不出門」,提醒苗栗縣在移工防疫上還是要回歸三級警戒標準。而包含台灣人權促進會等公民團體,亦多次呼籲苗栗縣收回汙名化政策。此事件亦被列入國際特赦組織及美國國務院公布的年度人權報告。

在2022年,監察院通過糾正苗栗縣政府。監委王幼玲、王美玉在調查報告中指出,移工禁足令缺乏明確法律授權即限制包括沒有傳染病接觸史移工之自由,嚴重侵害人權,甚至致使其他縣市及雇主跟進,因此提出糾正。

監察院也針對勞動部未能及時、有效為移工提供防疫資訊提出糾正,並要求勞動部檢視移工住宿政策、指揮中心重視失聯移工防疫與疫苗覆蓋率。

2020年,外籍漁工們閱讀母語書寫的防疫宣導。(相片提供/海員/漁民服務中心)

【失聯移工】從不同的個案看見制度需要改善之處

2018年4月19日、在阿里山中,越南籍失聯移工黃文團的遺體被前來尋人的家屬發現,當時遺體面部腐爛、雙手遭手銬束縛。

黃文團在2016年以外籍漁工身分來台,因薪資低廉、無法償還高額仲介費,轉往山林非法打工,包含採茶、種菜、盜伐林木。2018年4月14日遭警方追捕,過程被防暴網槍打中頭部、制伏,上銬後趁隙逃走卻受困於山中、失去性命。

截至2023年6月底,全台灣有8萬2822名失聯移工;移工為何放棄合法身分、選擇成為黑工?多數人的原因與來台灣的原因相同:為了賺錢。移工來到台灣,要先支付高額仲介費,甚至不少是先向銀行貸款才能湊足金額;已經負債的移工們,如遇到勞動條件苛刻且實際報酬不若預期的情況,加上無法自由轉換雇主,或無力給付實際上並不合法的「買工費」,很可能就此成為失聯移工、以便投入更多報酬的工作。

2022年,移工遊行提出自由轉換雇主訴求。(資料照片,攝影/邱國榮)

不過,失聯移工也不全然是經濟因素,有些不良雇主或仲介故意將移工申報為失聯移工,而移工在不知情中被迫變成黑工。印尼籍移工Lilik Rahayu在2002年來到台灣,原以為是擔任看護,沒想到成為食品工廠作業員,且勞動環境嚴苛,合約到期後更無法回國,被威脅恐嚇、限制行動範圍與人身自由長達14年,直到2016年,警方突擊搜查工廠才救出Lilik Rahayu和其他移工。她的故事被收錄在紀錄片《6354天的等待》中。

由於被驅除出境後依法將禁止入台三年,再加上要持續工作以清償負債,這也導致不少失聯移工想方設法躲避警方查緝、甚至不惜跳樓逃走等等。事實上,警方查緝失聯移工導致傷亡或產生爭議時有所聞。2017年8月31日,越南籍失聯移工阮國非在吸食毒品後與民眾發生衝突,警方獲報抵達現場、在制止試圖進入警車的阮國非時連開九槍,最終阮國非失血過多、傷重不治。

另就在今年5月28日,警察於主日彌撒時間闖入新北市樹林區天主堂逮捕失聯移工,造成教友恐慌;7月3日誤將新住民二代少年認為失聯移工、強行逮捕,少年以為遭遇綁架、抵抗過程面部受傷。

奪去失聯移工生命的不只是公權力,也可能是整個社會與大眾。今年1月6日,警方獲報在屏東縣高樹鄉有越南籍移工陳屍在租屋處、疑似遭人毆打致死;經追查發現兇嫌是六位台灣人,因為在小吃店有騷擾糾紛,於是跟蹤到移工租屋處報復;死者為遭到牽連、無辜受害,另有四名移工受傷。

此案件適用國民法官審理,8月11日召開程序庭,當中被害人家屬與委任律師因擔心社會對移工存有歧視、進而影響國民法官判斷,表達希望此案交由專業法官審理。聲請將以書面形式交由法院審議。

 

|延伸閱讀|

【來的是人】紀錄片《九槍》9月1日上映 從個案看移工議題

【來的是人】紀錄片《九槍》台南特映 警員王惀宇談執法面

廣告/美好腳蹤368認購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