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圖/黃莉娟

文◎李佑生

「方瞿牧師,我勸你不要輕舉妄動。」甫進房的安倫發聲,方瞿抓住螢幕的手頓時一鬆,快速轉身擋在螢幕前,既驚且懼看著他。

「冒犯了,我對螢幕裡的東西一無所知,所以請您不必緊張。我來,是要解釋接下來進行的方式,正如我剛剛跟丹恩先生解說的。」安倫淡定地說。漢彌爾頓先生早已叮嚀,參與者在這一關可能會出現許多情緒反應。

「這個房間叫『平衡』。」安倫指著電腦螢幕說:「您應已看到螢幕上的天秤,您的任務就是讓天秤保持平衡。您可以放心,沒有人知道您的祕密。」語畢,安倫便退出了門外。

方瞿的臉色如死人般慘白,和天秤一端相片裡巧笑倩兮的伊莉‧伊格爾形成強烈對比。幾年前,她因丈夫調職搬遷來到聖心堂,迷人的儀態舉止強烈吸引方瞿,兩人暗通款曲一段時日,不久她又隨丈夫調職悄然而去。那是方瞿有生以來最大的汙點,萬一被揭發,勢必危及他的地位及名望。

「幸好漢彌爾頓已經不在了。」方瞿深吸口氣穩住心神,坐定在螢幕。他看到天秤另一端下方有許多金幣,分別標示著「事奉」「濟貧」「恩典」等,延續先前的思路,他猜測這又是一次與漢彌爾頓的神學辯論,忍不住犯嘀咕:「你未免太固執了,而今我就算不服,又要如何反駁呢?」

方瞿很快給了正確答案,看著天秤緩緩平衡,情緒總算平復許多。他把桌上的十字架收進口袋,彷彿掌握天國鑰匙般志得意滿地走出房門。

渴望接納

納許看著螢幕,先前高張的氣焰頓失,像鬥敗的公雞般沮喪地垂下肩膀。相片裡是一對衣著華貴的男女和小男孩,男人和女人臉上帶著禮貌的微笑,男孩卻瞪大眼睛,沒有一絲笑意。

當年為了拍這張相片,擠不出笑容,還被罵了一頓……反正他做什麼都不得歡心啊!畢竟是撿回來的私生子,若是母親自己有孩子,他怎麼進得了漢彌爾頓家的門呢?他嘴邊掛著嘲諷的笑自言自語:「這輩子,要不是為了得到認可,成為一個真正的漢彌爾頓家人,我也不必這麼累啊!」

納許端詳著許久不見的童年相片,母親看起來是那麼高貴美麗。他多麼愛她啊!從小他戰戰兢兢想得到她的肯定,年紀稍長,知道自己是私生子後,恍然大悟他的存在對母親就是一道傷痕──他閃耀的金髮是不是總在提醒她那個女人曾奪走了丈夫的心?

長成後,他急切地攫取成功,屢屢冒險投資,卻總是失敗告終。當他敗光家產時,只能慶幸早幾年過世的父母沒有看到他那時的光景。走投無路時,他厚著臉皮找上只見過幾次面的路易士叔叔,叔叔小額借他幾次錢後就不再借了,只願意引薦工作,但他嫌位階不高,做幾個月便辭職。再找上叔叔,他仍然只願意給他工作,他忍不住嘲諷地說:「你是不是認為我只是個私生子,所以這樣對我?你捐錢給外面時應該很大方吧!」

叔叔沒有生氣,而是嚴肅地說:「財產是上帝恩賜給我的,我有責任盡可能妥善使用,而我非常確定你真正需要的不是錢。你最大的問題,不是你私生子的身分,而是你認為自己是受害者。你必須看到自己擁有的恩典,才能站得起來。」

納許回過神,仔細看著手上的合約,是一間不小的公司,但仍是最基層的職位。他不禁暗忖:如果剛剛選擇相信叔叔,真的什麼都不用做了?

賠償損失

華茲瞪大眼睛看著螢幕上的青花瓷,慌張地湊近看,鼻子幾乎要貼在螢幕上。雖然看不清楚花瓶的細節,但是他不會忘記那道刮痕在哪裡。

去年,餐廳購置了一批新的擺飾,其中最名貴的莫過於這件青花瓷。一次華茲上菜時,為了制止迎面奔跑而來的小孩,端的菜盤意外碰到了青花瓷,刮出一道淺淺的痕跡。由於位置不是很明顯,他偷偷將花瓶微微轉了方向掩飾過去,以為神不知鬼不覺,沒想到漢彌爾頓先生竟然知道……。

難怪!漢彌爾頓先生那天給了他一筆有史以來最高額的小費,遠比餐點還多上許多,還意有所指對他說:「你會需要的。」一定是撞見他闖禍了,華茲既震驚又羞窘不已。

「啊!怎麼辦,我根本賠不起!」華茲抱著頭低聲哀號,這下他不僅要付出巨額的賠償,還可能丟掉工作!

能力認可

萊娜看到螢幕上的字,忍不住笑了,上面寫著:「親愛的萊娜,讓我們最後一次腦力激盪吧!妳輸了也沒關係,沒有人知道的。」喔!她的確很想念漢彌爾頓先生的腦力激盪時間,他總愛說一些讓人哭笑不得的笑話。

譬如一次漢彌爾頓先生問:「為什麼失業的男人翻聖經會感到興奮?」

團隊不思其解時,他得意地說:「他以為看到了一份工作(Job)1。」

「那麼,誰是聖經裡最偉大的喜劇演員?」

沒人答得出來,他促狹地說:「參孫。因為他讓人哄堂大笑(brought the house down)2。」

看所有人都翻白眼,他正經地問:「波阿斯結婚前是什麼樣的男人?」

團隊不服氣地猜出各種答案,他搖搖頭說:「都錯了,他是個無情的男人(ruthless)3。」眾人只能絕倒。

正當萊娜因回憶而浮現微笑,螢幕上出現了第二行字:「這次的問題,可能會讓妳笑不出來了。請原諒我,但這個問題對妳真的很重要。」

接著螢幕出現一個名字:艾比。

萊娜雙手摀住嘴巴……她不僅笑不出來,而且是臉上血色盡失。

艾比是萊娜的後輩,也曾是非正規團隊成員,由於只有她們兩位女性,彼此既惺惺相惜,又存在微妙的競爭。一次研發鋁合金產品,必須通過攝氏125度的高溫測試,但設計值和實際值的誤差難以控制,與接觸的結構無法組裝。正當眾人束手無策,艾比找到更改合金成分比例的方法,並徵詢萊娜意見。萊娜最後根據艾比的想法改進,提出更完整的解決方案,卻隻字不提艾比的貢獻。之後,萊娜因建功而升職,艾比卻和她種下嫌隙而漸行漸遠,最後黯然退出團隊。

「你不明白女性在那種環境的壓力,因為是少數,所以更需要證明自己,否則難以生存。」彷彿漢彌爾頓就在眼前,萊娜喃喃說道,想到自己一路走來的艱辛,忍不住潸然淚下。

追求財富

「這些不只是數字,而是一個個家庭。」唐諾看著螢幕上的影片,心裡響起漢彌爾頓這句話。2007年美國次貸風暴爆發前夕,唐諾因掌握先機,預期次貸證券市場將崩盤,於是作空CDO(債務擔保證券),發了一筆橫財,但漢彌爾頓不認同他的做法。

事實上,不只投資理財,漢彌爾頓也不認同他為挽救公司股價時做的措施。漢彌爾頓認為賺錢的目的不只是賺錢,也包含社會責任,藉以榮耀上帝,他說:「你應該更專注實質生產,而不是資產負債表的數字。你很有能力,如果加上愛心,會更有力量。」

唐諾視漢彌爾頓為商場上可敬的對手、夥伴,但覺得他有時太唱高調,在他看來,企業不賺錢,才是不道德的事。不知漢彌爾頓去哪裡找來這支次貸買房者的紀錄片,看著一個個因繳不出房貸而失去家園的絕望面孔,他心裡堅不可摧的信念開始有一絲鬆動──他想到了父親。十四歲那一年,父親被惡意解雇,此後只能靠打零工維生,他們漸漸失去了一切。

無眠夜晚

納許走出房間後,侍者欲引導他至餐廳,他卻走進花園想透透氣。沒想到意外撞見泰勒坐在角落流淚,一時間尷尬地不知進退,只好遞出手帕。

「謝謝。」半晌,泰勒說:「抱歉,我今晚不和你們用餐,想先休息。」

「嗯,我也沒什麼胃口。」以前母親也常流淚,他總不知如何安慰。事實上,母親流淚可能就是他引起的。

兩人說了一會話,丹恩從外頭垂頭喪氣走進來,納許見狀,忍不住嘆道:「看來,這一夜大家都不好過啊!」 (待續)


1.指約伯記。

2.字面意思是拉倒房子。

3.字面意思是沒有路得。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