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殉道者的呼聲

中東宗教研究專家大衛‧皮諾特博士在位於韓國首爾的殉道者之聲(南北韓)總部舉行記者招待會,介紹埃及科普特基督徒持續遭到迫害的情況。

◎南宮川吉

寶琳‧艾亞德(右四)帶領丈夫遭殺害的婦女們學習饒恕加害者。
寶琳‧艾亞德和她的三個孩子。

巴基斯坦基督徒

受害遺孀饒恕恐怖分子

寶琳‧艾亞德(Pauline Ayyad)的丈夫萊米‧艾亞德(Rami Ayyad),曾經在巴勒斯坦加沙地區經營唯一一間基督教書店。萊米多次受到死亡威脅,但他拒絕關閉書店。2007年,他遭到綁架,遭受酷刑虐待後被射殺。

當時,寶琳正懷著他們第三個孩子。出於安全的考慮,寶琳帶著孩子們搬離了原來的住所,但是在新的居住地,她只能找到一份低薪的兼職工作。那個殺害她丈夫的凶手可能與哈馬斯恐怖組織有密切聯繫,卻受到政府的庇護。

寶琳孤單、彷徨、無助和悲傷,其他人對她說,要禱告求神使殺害丈夫的凶手得救,但是她十分排斥這樣的禱告。她希望那個凶手不得好死,在地獄裡受苦。經過痛苦的扎掙,最後她禱告說:「主啊,我應該饒恕殺害萊米的凶手,因為我是祢的女兒。但是我做不到,請幫助我饒恕他們,真正原諒他們。」

但對寶琳來說,饒恕是一個漫長的過程,經過充滿傷痛的掙扎,最終她徹底原諒殺害丈夫的凶手。即使在她最軟弱的時刻,主仍然看顧她,除去她的疑惑,她說:「主對我說,我已經被赦免了。後來我開始感謝神賜給我的十字架,我可以感受到主的擔子是輕省的,因為神賜給我力量。」

後來,殺害寶琳丈夫的凶手被指控謀殺了一位哈馬斯高級軍官,身分終於被公諸於世。寶琳將凶手的照片發在臉書上,並且寫道:「此人已得到我的饒恕。」

12年後的今天,寶琳持續幫助一群寡婦,她們與寶琳有類似的經歷,藉著一起祈禱、讀經,屬靈生命得以成長。寶琳經常對她們說:「妳們都是君王的女兒。」

「作為殉道者的妻子,這是無比的榮耀,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得到的。」寶琳說。寶琳教導加沙地區其他殉道者的家屬,饒恕殺害她們家人的凶手,並為他們的得救禱告,這也是寶琳自己正在操練的功課。目前,她服事的這些寡婦皆為基督徒,但有機會的話,她也想幫助那些同樣失去丈夫的穆斯林遺孀。

殉道者之聲(南北韓)的共同創辦人兼首席執行官埃里克‧弗利(Eric Foley)說,神使寶琳看到,她丈夫的死彰顯了神的愛,藉著他不惜捨命作神忠心的見證人。寶琳也彰顯神的愛,不同的是,她是藉著活出信仰,並且給予饒恕。

殉道者之聲(南北韓)對寶琳的事工進行各項支援,包括為她們提供安全的聚會所、門徒訓練和聖經教導,並通過組織宣傳活動,讓更多人知道她們走出悲痛、創傷和給予饒恕的故事。


博科聖地刀下倖存的丹朱瑪(左)。

奈及利亞基督徒

失明少年原諒博科聖地加害者

2015年1月28日,伊斯蘭武裝分子襲擊奈及利亞男孩丹朱瑪(Danjuma)所在的村莊,造成23人死亡、38人受傷。一名武裝分子用長刀砍傷丹朱瑪,他的頭部左側被切開、左臂被砍傷、生殖器也被割掉。

當時丹朱瑪的傷勢極為嚴重,村民們以為他已經死了,便挖坑欲把他埋葬。沒想到,丹朱瑪突然哭喊起來,接著被緊急送往相隔約25公里最近的醫院。

經過救治,丹朱瑪最終倖存下來。醫院負責人海蒂拉‧阿妲木(Hadila Adamu)感到驚訝,她說:「他失血過多,能活下來真是個神蹟。」後來,丹朱瑪便經常以「奇妙」來介紹自己。

雖然丹朱瑪在襲擊中倖存了下來,但他失去了左眼,右眼視力也嚴重受損,必須隨時插著輸尿管,並依賴家人的照顧。他的父親是基督徒,前幾年被伊斯蘭武裝分子殺害。雖然生活無比艱難,丹朱瑪和他的母親仍然常常感謝神。

當提到那些襲擊者時,丹朱瑪說:「我已經饒恕了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知道。如果他們知道什麼是愛,他們就不會那樣做。我沒有任何的重擔,因為我把這一切都交給神掌管。」

在丹朱瑪和他母親遭受襲擊之後,殉道者之聲(南北韓)立即向他們提供援助。丹朱瑪經歷了多次重大手術,現在他已進入盲人學校接受教育。共同創辦人兼首席執行官埃里克‧弗利說:「遺憾的是,在奈及利亞,丹朱瑪只是個例外。大部分基督徒在伊斯蘭武裝分子的襲擊中喪失性命、失去家人,很多人失去四肢而殘疾,身上留下可怕的傷疤。」

事實上,就在10月17日,伊斯蘭武裝分子闖入奈及利亞卡杜納州一所基督徒技術學校(Engravers College),6名女學生和2名學校工作人員遭到綁架。

殉道者之聲(南北韓),目前正為丹朱瑪發起籌款,呼籲全球基督徒支持生命受到威脅的肢體。


馬來西亞的許景裕牧師2017年遭綁架後,迄今音訊全無。
許景裕牧師

馬來西亞基督徒

請願施壓,徹查牧師遭綁真相

2017年2月13日,馬來西亞牧師許景裕(Raymond Koh)駕車時被四輛黑色4×4車包圍,並遭至少15名蒙面人綁架,之後他與所駕駛的車輛皆消失無蹤,至今音訊全無。

殉道者之聲(南北韓)共同創辦人兼代表賢淑‧弗利(Hyun Sook Foley)表示,馬來西亞執法部門對此案的反應十分可疑。許劉秀玉師母(Susanna Koh)向警方報案時,被問到許景裕牧師是否有向穆斯林群體傳播基督教的行為。當局似乎更關心許景裕牧師的基督教信仰,而不是他被綁架。儘管馬來西亞經常被外界認為是「溫和」的穆斯林國家,但由於近年來不斷有穆斯林改信基督教,引發爭議,大部分政府官員傾向實施嚴格的伊斯蘭教法。

之後,許劉秀玉在案發現場附近挨家挨戶尋找最後看見許景裕牧師的目擊者,並搜尋任何可能拍下事件經過的監視器。觀看影像紀錄後,許劉秀玉極度震驚,她說:「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整個過程非常專業,我認為一定是某些有權勢的人下令綁架我丈夫。」

殉道者之聲(南北韓)的共同創辦人兼首席執行官埃里克‧弗利表示,可以肯定的是許景裕牧師的綁架與他先前收到的幾次威脅有關。許景裕牧師參與希望慈善機構(Harapan Komuniti)的事工,致力於幫助貧困的單親媽媽、兒童、戒毒者及愛滋病患者。這項事工令一些穆斯林感到不安,認為是該機構向穆斯林傳教的手段。

2011年,希望慈善機構舉辦慈善晚宴,有30名來自雪蘭州伊斯蘭部門的官員衝進會場,拍下所有人的照片。隨後,許景裕牧師夫婦便接連受到死亡威脅。許劉秀玉師母說,他們還收到一個裝滿白色粉末、疑似是炭疽桿菌的信封和一盒子彈。儘管如此,許牧師仍然繼續他的事工。

許景裕牧師失蹤後,馬來西亞人權委員會(SUHAKAM)隨即展開獨立調查。2018年5月,一位名叫山再尼(Shamzaini Mohamed Daud)的政治部官員站出來,聲稱馬來西亞政治部所屬的武吉阿曼員警總部涉及許景裕的失蹤案。但不到一個月,山再尼便在警方報告中收回他的說法。

殉道者之聲(南北韓)呼籲世界各地基督徒支持許景裕牧師和他的家人,通過網上請願向馬來西亞政府施壓,要求公布事件真相。網上請願書即日起至11月底可至vomkorea.com/zh/freepastorkoh簽署,請願書將於12月遞交到馬來西亞駐首爾大使館。


中東宗教研究專家大衛‧皮諾特博士在位於韓國首爾的殉道者之聲(南北韓)總部舉行記者招待會,介紹埃及科普特基督徒持續遭到迫害的情況。

埃及科普特基督徒

10個世紀的受苦與忍耐

2019年10月17日,中東宗教研究專家大衛‧皮諾特(David Pinault)博士在位於韓國首爾的殉道者之聲(南北韓)總部舉行記者招待會,介紹埃及科普特基督徒持續增長的迫害。皮諾特教授說:「每一個科普特人都是以殉道者的精神成長,正是這個精神使得科普特教會忍受埃及穆斯林群體的壓制10個世紀之久。」

殉道者之聲(南北韓)共同創辦人兼代表賢淑‧弗利(Hyun-Sook Foley)說,基督新教非常熟悉天主教和東正教,但對科普特基督徒所知甚少,其實科普特人正是早期基督徒如亞他尼修的後代。科普特人和新教徒許多信仰認知和表達有所不同,但是在韓國,即使最老練的牧師,也可以向最普通的科普特信徒學習苦難和忍耐在基督徒生活中的果效。

殉道者之聲(南北韓)的共同創辦人兼首席執行官埃里克‧弗利補充道,科普特基督徒不但忍受超過10個世紀的迫害與排擠,而且他們中間有些就是名聞於世的殉道者。2015年在利比亞的某處海灘,被ISIS直播斬首的21名身穿橘色連身衣的埃及基督徒,即是20名科普特基督徒及1名迦納基督徒。

埃里克‧弗利說,在被處極刑之前,這些科普特基督徒無一人讀過神學、參與教會工作或宣教。他們只是到利比亞工作的建築工,都是普通的科普特人,但沒有一個人在殉道之前否認基督。「事實上,每個科普特人都做好了隨時為基督而死的準備,這是我們所有基督徒需要向他們學習的。」

大衛‧皮諾特說,所有基督徒都應從21名科普特殉道者學習苦難的意義與目的,見證基督和祂的愛。科普特教會所受的迫害使科普特人更加看重自己的身分,更加委身於他們的信仰,並且以非暴力的方式為信仰作見證。一位在卡羅接受採訪的科普特人說:「我們隨時準備好殉道!」

埃里克‧弗利表示,自2011年起,已經看到科普特群體面臨的迫害程度愈演愈烈,他們教會經常受到襲擊,他們的女人經常被綁架,男人們被殺害,這些都是因為他們拒絕否認基督。「雖然科普特基督徒和新教徒在某些方面有所不同,但我們在基督面前有責任去幫助所有為祂的名受迫害的人。我們可以為他們禱告,而他們為我們作了忠心的見證。」

埃里克‧弗利最後說,皮諾特此次赴韓,即是為了在基督徒與科普特基督徒之間建立「施與受」的關係。


機構介紹

殉道者之聲(南北韓)簡稱VOMK,是有50年歷史的宗教機構,在韓國註冊成立,總部位於首爾。

VOMK致力於援助全球受迫害的基督徒,在宗教受迫害最嚴重的國家都有宣教師和當地的合作夥伴。

若您對以上事工有感動,請通過新地平線基金(New Horizons Foundation)支持這些事工,奉獻網址為:rebrand.ly/alms

共同創辦人埃裡克‧弗利(Eric Foley)與賢淑‧弗利(Hyun Sook Foley)。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