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台灣人的悲哀 中學時代的李登輝

1070
李登輝是上排、左邊數來第四位學生。(相片提供/淡江高級中學校史館)

【林宜瑩專題報導】「因為李登輝在日治時期改名為岩里政男,後面的人就罵他,這樣並不公平。」淡江高級中學前校史館長蘇文魁說,台灣在日治時期大環境下,每個人都是日本皇民化政策下的被迫害者,改名也是非不得已,這也是為何李登輝說出「身為台灣人的悲哀」的原因。

蘇文魁說,1923年(大正12年)1月15日出生的李登輝,其父親李金龍(明治33年3月2日出生)在日治時擔任巡查補(日治早期,台灣警察由日人擔任,台人只能擔任巡查補);從李登輝學籍資料上顯示,當時李登輝及父親李金龍都是在皇民化政策下被迫改名,李金龍為「岩里龍男」,李登輝為「岩里政男」,而「岩里」就是日文姓氏表中「李」姓的對應詞,是官方所建議的。蘇文魁說,身為台人與日人就讀的學校也有分別,很多台人完成公學校(小學)學業後,再就讀2年的高等科就投入職場。

因李金龍工作職務常有更動,李登輝小學轉過好幾次學校,後來才又回到三芝、淡水公學校就讀;李登輝在1938年4月從私立台北國民中學(位於台北大同)轉學,轉入已被日人強制接管、由有坂一世擔任校長的淡水中學(今淡江高中)。當時李登輝被安排在二年忠班(忠組),之前淡中被列入乙級的5年制中學(甲級是日人正式立案5年制中學),因此淡中畢業生很多是進神學院就讀。

(相片提供/淡江高級中學校史館)

蘇文魁說,李登輝在淡中只讀了二、三、四年級,因其成績優異,就越級考上台北高等學校(灣高,今台灣師範大學),「日治時期,淡中能越級考上的只有2人,李登輝是其一。」他指出,若根據當時李登輝同學事後回憶描述(詳見《海天雜文》,周明德著、台北縣立文化中心出版),對中學時期李登輝的印象,就只是一個沉默文靜、很會讀書的孩子。

至於李登輝被說曾在學校擔任劍道社社長,蘇文魁說並無學籍資料可佐證,但他確實在「運動競技」項目上填寫了「劍道」,且具備「劍道二級」的檢定資格;學籍上寫到他是園藝班幹部;另外,根據當時「身體狀況」紀錄,李登輝中學時期非常健康,在淡中3年期間,身高從160公分增長到175.2公分,體重則稍輕維持在56公斤上下,左右眼視力都有2.0;老師給李登輝的評語,在「人物性行」為「溫良上品勤勉」,「思想」中正,「言語」明瞭。

據了解,李登輝學籍相關資料正本在淡江高中至今保存良好,李登輝本人多年前也獲贈複本,中央研究院內也有存檔;當年李登輝在中學四年級時退出學寮(學生宿舍),與學長陳旭日(苑里醫生)一起租屋,在淡水教會牧師樓下苦讀一年,越級考上「灣高」,對台生而言是非常不簡單的,那時也轟動了整個淡水鎮。

延伸閱讀:

前總統李登輝安息主懷 一生為主見證

我是不是我的我 鄭仰恩談李登輝獲台神榮譽神學博士學位

與上帝同行 鄭仰恩談李登輝的信仰歷程

盼台灣民主更深化 張德謙憶李登輝

李登輝以元首之姿 率先正視二二八傷痛

暗中相助讓高俊明提早出獄 李登輝於國民黨內默默發揮影響力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