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屋議題 如何真正安居樂業

124
(相片提供/屏東縣政府)

【林婉婷綜合報導】禮納里「脫鞋子部落」共享空間遭舉報為違建,屏東縣政府因建戶未實現自行拆除承諾,依法已於10月15、16日強制拆除;在此之前,莫拉克災後權利促進會、魯凱民族議會、台灣基督長老教會Ngudradrekai(魯凱)中會、台灣原住民族政策協會等單位於10月13日在屏東縣政府前請願,表達永久屋居民在空間、產業與文化面向遭遇的困難,盼望政府暫緩拆除,能給永久屋族人真正「安居樂業」機會;請願過程發生自焚憾事,讓這起抗爭與永久屋議題引起更廣泛關注與討論。

延伸閱讀:永久屋如何成為家 當地住民談心聲

(相片提供/屏東縣政府)

2009年莫拉克風災重創台灣,屏東縣境內的Ngudradrekai族Kucapungane(好茶)、Payuan族Tjavadran(達瓦蘭)和Makazayazaya(瑪家)部落遷移至永久屋區,組成「禮納里部落」。因脫離原鄉土地,Kucapungane部落族人以「脫鞋子部落」為名組織接待家庭、發展觀光,創造在地就業機會,也讓長輩們能傳承原住民族文化之美;根據「禮納里好茶部落永久屋居住正義自救會」聲明,禮納里部落不僅是台灣原住民部落觀光典範,更成為屏東縣政府對外宣揚政績的亮點,不斷鼓勵族人強化基礎設施、改善周邊環境、提升服務品質,甚至主動經費補助,讓「脫鞋子部落」成為接待國際旅客進入原鄉的窗口和平台。

10月13日的請願行動中點出,永久屋無法因應使用需求改建、建物基地使用與產權劃分不清、產業發展更有諸多限制,導致族人無所適從;永久屋聚落為響應政府發展觀光,近幾年開始進行局部空間改建以因應需求,如今縣政府針對個案強行拆除,不僅違背當初鼓勵居民自主發展的承諾,更抹煞了永久屋族人重建家園、自力更生、復振文化的努力。

Ngudradrekai中會總幹事Palri Aruladenge(盧天武)牧師受訪時說明,隨著時間過去,人口增加和產業發展,原先劃設空間確實不足,這其中值得思考的是,在居民籌備自行增建的當時,縣政府是否有盡輔導之責。近期中會將會召開臨時會議,請相關教會與教社部共同出席,商討教會如何持續回應與關懷。「權利有分個人與公眾;基督徒也是,有個人信仰也有團體信仰。」其中取捨與平衡需要學習,中會將朝教牧關顧、急難救助及社區宣教方面著手,陪伴身心靈受傷者,並連結更多有關公民團體發聲、讓族人掌握議題話語權。

對於教會長老Kalrimadrau Redraedrame(盧啟村)選擇自焚,在Palri的印象中,Kalrimadrau的個性向來是「認為對的事就全力以赴」,在信仰上是很敬虔的前輩;自焚需要擁有極大勇氣並忍受極大痛苦,除了是個人明志,也為永久屋議題帶來更多群體反省;另對當事人及家屬的後續關懷,也是教會要重視的。

禮納里好茶部落永久屋居住正義自救會則指出,縣府將請願行動窄化為個人違建問題,刻意忽略請願真正訴求是為了「永久屋長期穩定的生活與生計」以及「民族文化的永續發展」,另質疑政府的《永久屋基地違建拆除計畫》制定並未有在地居民參與。最後也提出以下呼籲:1.強烈譴責縣府粗暴的拆除作為,漠視永久屋族人生存發展的權益。2.反對縣府針對個案,選擇性執法,打壓特定對象的作法。3.要求縣府近期內制定《永久屋基地管理與發展辦法》,讓永久屋居民有所適從,落實居住正義。4.呼籲中央相關部會及立法院認真檢討當前永久屋的問題,調整相關政策並積極展開修法相關事宜,確保永久屋居民生存發展的權益。

(相片提供/屏東縣政府)

根據屏東縣政府新聞,稱預定拆除之違建位於山坡地的公有土地上,是「緊鄰住屋興建的3層樓鋼構建築」「密閉且量體過大」且「有對外營業的商業行為」,因此認定明顯有危害公共安全之虞。去年4月中旬,經查報為違建,因逾期未補照、未自行拆除,依法執行強制拆除;新聞中強調依《永久屋基地違建拆除計畫》規定,凡「以公共設施用地違章影響公共安全者」優先拆除,其次為「住宅用地違章興建密閉空間違章建築物3層樓以上者」。

拆除作業後,屏東縣政府也發表新聞,表示縣政府修訂自治條例、已獲縣議會支持通過,永久屋剩餘土地可供家戶人口增加者申請、自費興建,縣政府亦研擬向中央爭取同意提高建蔽率與容積率,解決住戶自住空間不足問題。

小米穗原住民文化基金會也在10月18日舉辦2場線上論壇,邀請多位相關學者與工作者們從專業與經驗角度出發,分析禮納里部落抗爭緣由,及遷村部落的空間需要、產業發展與社會支持,並透過網路留言與民眾交流、解答;上午場論壇中談到《永久屋基地違建拆除計畫》的出現,是2017年時審計部建議地方政府應與部落協商、擬定永久屋管理與維護辦法,縣政府在回覆報告中寫明「加強橫向聯繫將違章建築案件依違章建築處理辦法相關規定辦理」,但當時本次拆除的空間尚未落成,擔任與談人的國立中山大學社會學系教授Sasare Taibange(台邦・撒沙勒)認為,若是政府當初有確實召集住民、展開對話,讓族人更明白相關規定,或許就不會出現這類問題。

另外論壇中也探討永久屋的「停滯性」,只是建築和居住區域,卻沒有文化與生活蘊含其中;身為與談人的法律扶助基金會原住民族法律服務中心主任謝孟羽律師表示,個人認為政府拆除做法雖然合法,但沒有「溫度」,也建議對於永久屋議題的未來研討方向,可以思想狩獵自主、朝部落「土地管理」自主前進;而同為談人的國立政治大學地政學系助理教授戴秀雄認同「空間自治」確實是未來檢討重點,並重申族人一定要參與到討論中。

Sasare Taibange在結語提到,政府施政應該要有「溫度」,對於苦難中生存的族群,不應再透過強硬施政造成二次傷害,「禮納里只是縮影,全台灣有很多永久屋相關現象,政府始終沒有有效處理。」他希望地方政府多參考其他成功案例來擬定政策與執行,未來災後重建也不僅是建築「居住空間」,而要著重文化連結,否則居民們始終處於災難中、未能走出。

(相片提供/屏東縣政府)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