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好好玩】可以寫廢話嗎?

相片為示意圖,非文中人物。

◎劉曼肅

有一天,在安靜創作的氣氛中,有個孩子突然舉手大聲問我:「老師,可以寫髒話嗎?」男孩們全都抬起頭來看我,一雙雙躍躍欲試的眼神閃閃發亮。

「唉!」我緩緩吐出一口長氣,儘量「處變不驚」的回答:「當然可以!」

等男孩們的歡呼聲像揚起一片灰塵之後緩緩落下,我才繼續說:「但是,文章中的每句話都必須是有意義的,否則就是廢話,必須要被刪掉的,對吧?髒話也一樣,如果你可以證明在文章當中這句髒話必須存在,一點也不是多餘的,那當然可以寫!」

我看見那幾個男孩的眼睛骨碌碌的轉,他們勢必正努力想辦法讓髒話存在。

我告訴他們:「髒話要寫得精采很不容易,你們知道嗎?有一篇專門討論髒話的文章,寫得非常精采,被收錄在散文精選集裡了。」

我想說的是,《天下散文選》收錄董橋那篇〈李嘉誠先生不罵娘〉,通篇振振有詞的說「他媽」,也通篇斯文。孩子們再一次被我說服,那幾雙躍躍欲試的眼神,馴服的低下頭來繼續爬格子。原本厭惡髒話的女孩們,也終於鬆了一口氣。

當然,事情沒有這樣簡單。有一天,班上新來的學生大膽的問起:「老師,可以寫髒話嗎?」我還來不及回答,孩子們立刻齊聲說:「可以!」還此起彼落的幫忙說明:「只要證明你是非說不可的,就可以。」新同學原以為自己很勇敢的挑戰老師,沒想到這件事竟然一點也沒有殺傷力,不禁垂下眉梢。

這天,我說了一個充滿奇想的故事之後,問孩子:「你們聽了故事,心裡想到什麼?」這時彷彿某種靈感被啟動了,坐在最後一排的新同學興奮的問:「老師,那我可以寫廢話嗎?」

我遲疑了一秒鐘,把心一橫,對他說:「可以,你可以寫廢話。」我只是想做個實驗,沒想到他竟歡呼著說:「耶!我想寫廢話已經好久啦!」

這位新同學很正經而認真的寫了一大篇「廢話」之後,發現了創作的另一種方式,產生了另一種風格。從那天起,他下筆很順暢,創作的質和量都大幅進步。這個言簡意賅的男孩,一直因為文章總是寫太短,無從發揮而困擾。廢話只是一個觸發,幫助他突破了自我障礙,得到了寫作和思考的自由!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