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婉婷台東報導】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原住民宣教委員會主辦的第2屆「原住民普世人才訓練營」,8月10日上午的第2場專講,由Tao族群區會退休牧師Syapen Mapanop(張海嶼),分享「Tao族群區會宣教困境及現況」。在講座開始,他先簡介當年仍是戒嚴,國民黨欲將達悟族人遷至大武山,並將蘭嶼全島作為儲存核廢料之處;好險有長老教會的傳道人力阻。他以這個例子提醒在場所有傳道人:肩負維護原住民族權益的責任,要以行動去捍衛,不只是禱告而已。

延伸閱讀:蘭嶼豎反核大旗 風雨中飄揚

在宣教歷史方面,約在1950年代,駱先春牧師先後4度到蘭嶼宣教,後又向總會建議後,在1950至1970年代陸續派多位阿美族宣教師來蘭嶼傳福音;雖有語言隔閡,但仍引領達悟族人信主。另外有加拿大籍宣教師魏克琳(Grace Irene Wakelin)投入聖經翻譯事工並以注音符號呈現。在這個時期,達悟族人沒有明確的教會與聖經概念,信仰先從「禱告」開始;卻也引來衛生所提告,認為族人都以禱告治病,又因為以注音符號表現聖經被視為「竄改中華文化」,同樣遭提告。

1969年,首位達悟族傳道人Syapen Lamolan(董森永)從玉山神學院畢業並回到蘭嶼傳道;1971年,Tao族群區會成立,陸續有其他達悟青年到神學院接受裝備;1977年,Syapen Mapanop從玉山神學院畢業。後來,Tao族群區會開始翻譯聖經,這是突破性的事工,並在1994年出版;除了長老教會,其他教派與教會也使用。現在也與台灣聖經公會、中華威克理夫翻譯會的協助下發展「有聲聖經」,讓學校和電台可以播放。

(攝影/林婉婷)

在社會參與方面,抗議放置核廢料和設立國家公園的社會運動,都是Tao族群區會率先發起的。這兩項政策都會大規模損害與破壞達悟族人的健康和文化;當時政府承諾要給蘭嶼人的工作只是「清潔員」,這讓族人感到不公、憤怒,於是各村召開說明會,透過集體反對的力量推回國家公園政策。另外還有其他不合理的政策,例如「禁止穿著丁字褲」,被以「不美觀」為由遭到公權力管制;「拆除地下屋」,現僅存野銀和朗島部落保留,原因是當時族人以身體阻擋拆除工程;「侵佔原住民土地並賣給財團做水泥預拌廠」,也是靠集體反對的力量阻擋。

延伸閱讀:

政府跳票 原民吶喊還我土地

蘭嶼東清土地遭濫動 警察維誰安

Syapen Mapanop強調,「集體力量」很重要,教會亦加強「土地」重要性的教育和宣導,才沒有讓土地落入政府和財團的勢力。他認為,幸好有認同鄉土的長老教會深耕蘭嶼,已不怕死的精神阻擋一次次的厄運,成功守住蘭嶼。

最後,Syapen Mapanop補充自己的見證:他剛畢業時,蘭嶼的生活與牧會環境很辛苦,謝禮只有基督教芥菜種會給的每2個月新台幣150元,無法靠此養家活口,所以有段時間他也想要逃走、逃避,但上帝「鎖定」他,最終還是領他回到這條宣教的路上。「生命不是你我說得算,而是上帝說得算。只有回到上帝的手裡,生命才有保障。」

在問答時間,Syapen Mapanop坦言,早期沒有族語聖經、沒有教堂,傳道人數少,又身兼教會、族群區會和個人生活,還要在傳統觀念中取得平衡,例如信徒安息不會特別告知牧者,因為傳統上參與喪禮可以分地;因此早期宣教確實遇到不少挑戰。

當時還因為政治立場不同,有段時期學校禁止青少年到教會聚會;這個陰影仍存在於不少蘭嶼人心中,再加上年輕世代受到離開蘭嶼的生活經驗、金錢和利益主義影響等,Syapen Mapanop不諱言,現代傳道人或許正面臨比過去更嚴峻的挑戰。

Tao族群區會Jiranmelek(東清)教會傳道師Syaman Mapanop(張傑)則表示,現代傳道人除了結構和體制問題,其實也面臨許多基本且隱形的問題,例如青少年的生活、不認同教會的聲音,這些看似小問題,但會影響整個部落的氛圍和團結,讓傳道人忙碌於此,「我很認真在認識自己的部落、自己的族人,也在思考未來的方向。」問答中,眾人也討論蘭嶼商業化的問題。

▶ 延伸閱讀:

【原住民普世人才訓練營】第2屆登場 前往蘭嶼

【原住民普世人才訓練營】上帝在族群的啟示

【原住民普世人才訓練營】在地文化照顧與安寧

【原住民普世人才訓練營】認識這地與那地

【原住民普世人才訓練營】蘭嶼議題思想原民處境

我有話要說